关灯
护眼
字体:

182|第 18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姐姐保护我。”

    滢月笑了起来,时寒见她这样,言道:“阿瑾心情还真是不错。”

    阿瑾点头承认:“你看不顺眼的人过得不好,你还不高兴,那不是很奇怪么!”

    众人均是意会的笑了出来。

    ………………………………………………………………………………………………………

    翌日。

    苏柔带着丫鬟出门,她自然是真的要去拜神,如若不去,怕是就被别人怀疑了,而且,她感觉得到,有人跟着她,想来也是的,如若她是齐王爷,也断不会让她一个知道这么多内幕的人随便在街上溜达,自然要派人看顾好,费尽心机的甩掉了跟踪的人,苏柔乔装一下,乔然从后山下山。

    她必须见到五王爷,听姐姐说过,每到初一十五,五王爷都会去吃斋念佛,这是为了他之前那个未过门的妻子。

    只要顺利的抵达,五王爷所在的寺院,她就算是万事大吉了。她本是打算选择同一个寺院,但是担心齐王爷多想,因此才故意选了不远的这个庙宇。既不明显,也能最快的见到五王爷。

    苏柔快步穿过后山,闪闪躲躲终于到了五王爷所在的寺庙,她擦着脸上的汗,累得不行。

    “苏柔,快走,不要休息。只要见到了五王爷,一切就安全了。”她给自己打气,为了避免有人追赶,她走的都是山间的小路,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女子,自然是不能适应。还没等到了山顶,便已经累得满身大汗。

    因着这是小路,上下山的人都极少,苏柔不断的往上走,眼看庙宇已经近在眼前,苏柔得意,她快跑几步,就要上前,却突然睁大了眼睛。

    缓缓低头,苏柔看向了胸口,一把剑,已经由后向前刺了过来,她不可置信的回头,见到那人,甚至不知此人是谁,便是倒了下来,“你……”

    大内侍卫冷酷言道:“皇上有旨,苏柔,杀无赦!”

    一剑拔出,又是一剑,接连三剑,剑剑致命!

    齐王府的小妾上山祈福,被逃窜的万三杀死,一时间,真是风声鹤唳。

    而这话大家都信,唯独齐王爷是不信的,他想了想,言道:“请旨进宫……”

    再次踏入御书房,赵沐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皇上坐在上首,他看着皇上手臂的绷带,立时跪了下来:“臣有罪。”

    皇上挑眉:“沐儿这是什么话。”

    赵沐面无表情言道:“微臣结党营私,微臣年少之时爱慕苏青眉,更是因她的死迁怒五王爷。从而结党营私,企图篡得皇位。微臣……”

    赵沐不待说完,就被皇上制止:“这一切,都不需要说了。”皇上看着赵沐。

    他不解的看皇上,“皇上为何……”他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对他宽容至此。

    “朕说过,不管你做什么,朕都会原谅你的。沐儿,忘了那一切吧。好好的生活,重新生活。既然你肯主动来说这些,朕也要告诉你。朕以自己的皇位发誓,苏青眉真的是自杀!”

    赵沐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皇上。

    皇帝言道:“她真的是自杀。也许,那是她一直以来信念崩塌的激烈反应吧。”

    皇上肯以皇位来保证,这他又怎么可能不信呢!

    他本就是因着仇恨和企图争夺皇位生活,而如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

    “沐儿,放下一切吧……”

    赵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皇宫,又是怎样回到了王府,原来,自始至终,他做的一切皇上都知道,可是皇上为他隐瞒了,他没说,只是因为他是皇伯父。而他父亲也只有他一个儿子,想到这里,赵沐顿时不知道自己能继续做什么了。

    “苏柔企图将你与苏青眉的关系告诉老五,朕不能让她活。”

    想到皇上的话,赵沐默默出了门,他在京中转悠,也不知转悠了多久,终于转到了书社。

    他看着书社的招牌,想到自己见阿瑾的情形,又觉得,也许自己还没有一个女孩子看的透彻。

    也许,是时候放下一切了……

    “齐王爷。”一阵男声响起。

    齐王爷回头,见是男子,他只一考量便想到此人是方志蕴。

    方志蕴也算是一个奇人了。

    “原来是方大人。”

    方志蕴微笑:“您是进去,还是出来呢?”

    齐王爷看他斯斯文文的笑,突然问道:“你有喜欢的人么?”

    方志蕴一怔,随即言道:“自然是有的。”

    “那,你们在一起了么?不,你没成亲。”

    方志蕴依旧是带着笑意,他摇头:“没有,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她不喜欢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她。”

    齐王爷突然言道:“赵瑾。”

    方志蕴变了一下脸色,并没有反驳,但是也没有承认,只是微笑言道:“王爷怕是看错了,郡主不在此呢!”

    “其实,也是可以看出来的。你唯独和六王府交好。”齐王爷言道。

    方志蕴笑:“王爷说笑了。”

    “你从来没有想过告诉她么?”

    “如若我喜欢一个人,而她已经有了好归宿,我不会打扰人家。人不是动物,应该有自控的能力。好的人,谁都喜欢,何止是我呢!除了自己不够好,也说明,你们没有缘分。既然是如此,我不会强求的。”方志蕴十分淡然。

    齐王爷突然就觉得,自己最近受到的冲击太多了,很多人的,皇上的,六王爷的,阿瑾的,甚至是眼前这个方志蕴的……他们都让他有了不同的想法。

    “也许,我错了。”

    方志蕴看他,不解:“王爷?”

    齐王爷越过方志蕴,径自离开,徒留方志蕴留在原地,他喃喃自语:“我表现的,果然明显么?”

    第二日早朝,皇上收到两个人的启奏,一则是齐王爷,齐王爷提出,自己想出海,他要离开京城,去感受一下不同的风景。虽然齐王爷这两年出去的少了,但是他之前一直都是四处游历,如此说来,也不突然。

    另一则,则是方志蕴,方志蕴突然提出要辞官,他言称,觉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想出去开拓一下眼界,而不是留在京中,固守自封。

    他这一出倒是让人万万想不到了。

    别人不清楚,赵沐却突然明白了。是因为他的话,是因为自己说,他喜爱赵瑾是能看出来的,所以他才要离开。

    为了一个根本就不知道你喜欢她的人放弃能够拥有的一切,赵沐莫名就觉得,这才是真的喜欢,什么是喜欢呢,这才是。他们总是说自己放弃了一切,可是,他们却根本就没有方志蕴放弃的多。

    方志蕴一个农家子弟,他这放弃的,就是全部。

    “既然本王有这个意思,方大人也有这个意思,倒是不如我们结伴同行?不知方大人对航海感不感兴趣呢?”

    方志蕴淡然的笑:“下官更喜欢一个人行走。”这是拒绝。

    齐王爷倒是坚持:“不看一看,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呢?也许,广阔的大海才能让你的心彻底的放松。”

    见两人旁若无人的倒是讨论了起来,皇上坐在上首,面色难看:“你们俩,谁都不准走。朕不批!”

    言罢,一摔,走了!

    傅时寒来到齐王爷身边,带着笑意问道:“皇叔这一出儿,还真是让皇上措手不及。”

    齐王爷微笑:“本王的性格就不适合留在京中,现在想想,竟是那些四处漂泊的日子更快活。不如,傅大人来帮我劝方大人?如此一来,本王也有个伴儿了。”

    方志蕴继续拒绝:“那王爷该是找个美人相伴才是更好,也更算是有个伴儿。”

    有那不知情的,想到齐王爷当初为了纳苏柔为妾几乎和嘉和郡主闹僵的事儿,深深觉得,他是因为苏柔死了,才心灰意冷的要离开。

    不止是他们,连五王爷也这样想,他来到齐王爷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太过痴情了。”

    齐王爷看着五王爷的手,摇头言道:“不是痴情,而是放下。我将一切都放下了。五哥,你也早日放下一切吧。总不能……总不能为了死人为难自己。”言罢,他笑的更加厉害,“我仿佛听到大海在呼唤我了……走,喝酒去!”

    皇上并不愿意让齐王爷走,同样也不希望方志蕴走,只是这二人都十分坚决,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齐王爷他倒是能够理解,可是方志蕴真是理解不能。

    不过既然他坚持,皇上倒是也不多言了,只好松口,可是他却要求两人一同出海。大抵是为了离开,方志蕴终于同意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大家还没明白,齐王爷和方志蕴一同出海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这事儿本也没啥,可是,六王爷站在齐王府的门口,足足骂了两天。齐王爷无奈,谁让他挖走了人家六王爷看好的人呢!

    六王爷坚持认为,齐王爷挖走了他的厨子。在他看来,齐王爷真是太狡诈了,一定是因为知道方志蕴做菜好,他才出了这个损招儿,真是个缺德又倒霉的玩意儿。

    六王爷这样愤怒,真是超乎了别人的想象。不知道咋事儿,皇上竟然还觉得挺解气的。这赵沐非要走,他也是担心。也该有个人好好骂骂他,让他知道一下,不能这样!

    再皇上的纵容下,六王爷又是好一通闹。不过赵沐也不是马上走,滢月和景衍没有多久就要成亲,他们自然是要在他们成亲之后才会离开。

    而此时阿瑾还在家里消化最近接踵而来的爆炸消息呢!

    她问六王妃,“娘亲,你说最近都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好像有点看不懂了呢!”

    六王妃叹息言道:“别说是你,就连我这么大岁数都看不懂了。不过,我们也不需要看懂,谁走谁留,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你们都好,我就放心了。”

    阿瑾笑眯眯的靠在了六王妃的肩膀上:“那也是的。不管是明依怀孕还是万三逃跑,亦或者是皇叔出海方志蕴辞官。都和我们没啥关系,与其关心他们,倒是不如想一想姐姐的婚事,姐姐就要成亲了啊!嘤哒!”

    滢月坐在另外一边摆弄自己的卦,摆弄够了,认真言道:“柳暗花明又一村。卦象很好。”

    阿瑾:“啥?”

    滢月言道:“我是觉得近来京城事儿有点多,就卜了一卦,卦象显示,柳暗花明又一村。是不是很好呢!”

    阿瑾笑:“自然是好的。”

    说够了这些,滢月又拿起卦,“不如我为明依卜一卦吧?”

    阿瑾立刻:“不要。”

    滢月不懂。

    阿瑾:“不要卜卦。有时候卦象好不好,不是单单只因为这卦,而是因为她自己的行为,她自己一直都在作。而现在不过是她作的一个结果罢了。又何须给这污名赖到卦象上呢!”

    滢月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还是觉得很有道理,她点头:“你说得对。”

    阿瑾微笑。

    “只是不知她怎么样了?她的孩子,真的要生下来么?”滢月言道。

    阿瑾言道:“好像是吧,虞贵妃和皇爷爷的意思是生下来。不然怎么办呢?总不能为了这个孩子要了明依的性命吧?”

    虽然这样,阿瑾觉得更加残酷,可是虞贵妃他们这么决定,也是没有错的。古代医疗条件不好,明依再怎么也是一个郡主,总不能为了这事儿要了她的命吧?

    “生下来更艰难,跟着这样一个母亲,这孩子也不会好过。”六王妃言道。

    阿瑾挑眉:“谁都知道啊,不过我想贵妃娘娘他们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六王妃点头:“只盼着,时寒能够快些抓住万三。”

    阿瑾跟着点头。

    而此时,万三阴森的盯着四王府的守卫,琢磨怎么潜进去。他已经知道明依怀孕的事情了,她真的有了,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个傻丫头,当时她说要给自己生一个孩子,他还劝她不要,倒是不想,她竟是真的这般了。

    可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如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她又遭受了千夫所指,万三几乎不敢想象明依的处境。

    他必须进去看她,必须的,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去,就算是……就算是死了也没有关系,她会给她生一个孩子,会照顾好他们的孩子的……

    深夜。

    万三悄然的潜入了四王府,他左右闪躲,生怕遇见侍卫,虽然这里侍卫很多,可是并没有他熟悉环境,如若不然,上次也不会让他逃了出去。

    万三终于潜到了明依的院子,他打量,院子里竟然有六个侍卫,可见明依果然是被严密的看顾了起来,正想怎样才能见到明依,就感觉一阵剑气。

    “万三在此!”一声大喝,立时就有人围了上来,明依在屋内听见声音,就要往外冲,几个嬷嬷立时拉住了她,明依披头散发,大声斥责:“我要见他一下,我要见那个混蛋一面!”

    这两日她不断的咒骂,几个嬷嬷已经习惯了,两个嬷嬷一边一个,扶着明依来到门口。

    门被打开,万三望了过去,就见明依才几日的功夫就瘦成了一团,她眼睛里淬着剧毒,恨恨的盯着万三。

    万三疲于应付,还是大喊:“明依,你好好照顾自己!”

    “万三,你去死!你去死去死去死吧!”明依愤恨的看着万三,恨不能将他大卸八块,唯有如此,才能一消她心头之恨。

    “谁要给你生孩子,你个鱼唇的人,我不过是利用你,我恨不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死吧,你死了,我也不会要这个孩子的,我马上就会让他下去陪你,你这个蠢货,你死吧!”

    万三一怔,被侍卫抓住机会,直接刺进了他的胸口……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