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2|第 18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寒倒是没有想到,阿瑾和赵沐竟然能坐在一起聊天,两人在茶楼喝茶,谈笑风生。时寒竟是有一种感觉,赵沐大概要被阿瑾坑了。

    呃,当然,说坑了也不太对,阿瑾不是那样的坏小孩儿,但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别人,这点阿瑾一直都做的驾轻就熟。

    阿瑾感受到傅时寒的气息,立时就转了过来,时寒微笑走了过去。

    赵沐看两人,言道:“你们倒是很有默契。”

    阿瑾摇头:“不,不是默契,而是我感受到冷空气了。傅时寒一进门那身强烈的冷气流,直接就冲击到了我。”

    时寒也不恼,微笑坐在阿瑾身边,言道:“夏日里,我这样的人最受欢迎了,谁让我自带冷气流呢!”

    他这样温柔和煦,真是让齐王爷赵沐叹为观止,想到时寒往日里对他们不怎么搭理,说十句只搭理一句的样子,现在还真是如沐春风。

    这就是差别。

    “时寒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儿呢!”阿瑾知道,这几日傅时寒真是忙成了狗,皇上一点都不客气的,一个劲儿的使唤人。

    时寒抿了抿嘴,言道:“皇上下令重新彻查四王府找万三。刚才御林军果然在四王府找到了万三,只是万三奋力抵抗,并且劫持了明依郡主,双方僵持,皇上让我过去看看。“

    阿瑾“嗤”了一声,看时寒:“你去有啥用啊。你又不是万能的。”

    时寒点头:“确实证实如此。只是,我到之前,万三就逃掉了,明依郡主被救了。”

    阿瑾长长的“哦”了一声,她也不问明依究竟如何了,既然关系不好,就犯不着装熟了。

    时寒看着阿瑾,言道:“只是,现场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他带着笑意,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阿瑾见状,立时狗腿儿的为他斟了一杯茶,“傅大人,您请用。”

    时寒勾起了嘴角。

    赵沐见两人这般表现,莫名就想到了温馨。

    “明依动了胎气。”时寒轻描淡写的言道,但是不管是赵沐还是阿瑾,顿时都惊呆了。

    “动动动……动了啥?”阿瑾都结巴了。虽然知道万三和明依关系匪浅,但是她没想过这个啊!

    时寒认真言道:“我去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大抵就是万三劫持了明依作为筹码要挟逃走。御林军自然不敢乱来。只是现场太混乱了,明依跌倒,她摔的倒是不重,只是……流血了。四王府的大夫看过了,说是……动了胎气。不过倒是没有小产,现场已经乱成一团了!”

    阿瑾面上的表情十分纠结,她看着时寒,言道:“这么说……”

    阿瑾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隔壁桌冲上来个人,那人语气颇大:“你听说了么。明依郡主好像小产了啊……”

    “她不没成亲呢吗?”……

    时寒挑了挑眉,言道:“你看,现场那么多人,夏日穿的又少,明依的血顺着腿流了一地,但凡是脑子的,都知道怎么回事儿。”

    赵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她、她和谁有的啊!”问完,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问。

    时寒冷笑:“你这还没看明白?那你说她为啥藏着万三啊!御林军可是说了,上次检查,因为明依郡主突然晕倒,唯独没有检查她的房间。”

    赵沐脸色刷白,他突然就生出一股子不舒服,揉着眉心,他言道:“这……这都是怎么了。”

    时寒挑眉,内心暗寻,你一个偷自己嫂子的,有资格说别人么?不过他倒是没有说出来。

    这般想着,他们父子倒是挺像的,一个偷自己的弟媳妇,一个偷自己的嫂子,真是……呵呵!遗传也不待这么准的!

    三人一时静了下来。

    阿瑾咳嗽了一声,言道:“那个,皇叔,我……我有点被这个消息击倒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赵沐颔首,他与时寒言道:“你送阿瑾回去吧,我也回府。”

    时寒送阿瑾回府,时寒言道:“你怎么会和赵沐一起?”

    阿瑾:“偶然碰见而已,我想,既然他确实是皇爷爷的儿子,既然他是我的亲叔叔,那我倒是不必使小性儿了。说起来,他这次受到的触动也挺大。如若他真的听进了我的话,也是一件好事儿。虽然我挺乐意看撕逼大战的,但是都是我的亲人,能够和和美美的,自然更好。当然,曾经算计过我娘亲的那个缺德玩意不在我原谅的范围内。皇爷爷年纪大了,不管他做过什么,都是对我很好很好的皇爷爷,我不希望他这样大的年纪,还要为几个孩子操心那么多。”

    时寒揉着阿瑾的头:“阿瑾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小姑娘。”

    阿瑾咬唇:“我希望一家和乐。就算做不到和乐,也不要闹的太难看。”

    时寒恩了一声,赞同。

    阿瑾继续言道:“那万三还是跑了?”她可没忘了这茬儿。

    时寒点头:“跑了,明依受伤,大家都顾着她,万三就顺势逃掉了,只我觉得,这次他倒是不好抓了。”

    阿瑾想了下,言道:“他不会放心明依的,你们布好局,他会回去的。”

    时寒言道:“明依怀孕这事儿瞒不过人,现在外面已经传成一片了,等送回了你,我就进宫。这几日,我想来是不能随便来看你了。万三虽然应该不至于对你们六王府做什么,但是你们还是加强警戒,现在的事儿,都不好说。另外,府邸那边麻烦你帮着多看着了。”

    阿瑾点头:“好,我知道了。”

    就如同傅时寒说的那般,赵明依怀孕的事儿一下子就传的沸沸扬扬,这未成亲的郡主怀孕这样的大事儿,如何能不传出来。不仅如此,立时就有人怀疑起这奸夫是谁。

    传来传去,竟是那被通缉的万三似乎最有可能。要知道,明依根本就很少出门,既然很少出门,那奸夫就不能是外人。而四王府里的人,最可疑的便是万三,而明依自己的表现也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她现在还昏迷未醒,可是京中已经乱了套。

    皇上更是在御书房砸了一个砚台,如若不是沈毅拦着,他就要把早上刚启程押送到长山峰的四王爷和原四王妃周氏拽回来揍一通。

    皇上已经气急败坏,可是太医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明依的身子骨并不好,底子不好,不能随便让她小产,如若落了孩子,很有可能就会让明依一尸两命。这般情形更是让皇上措手不及。其实最合适的法子便是第一时间让她没了这个孩子,可是如今这样,倒是很难做到了。

    想到此,皇上如何能不气愤。

    听说皇上在御书房里大发雷霆,虞贵妃在自己的宫里若有似无的勾起了嘴角。

    而与此同时,四王府也是一片灯火通明,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能睡。

    四王妃许幽幽看着明依,面无表情。

    明依悠悠转醒,感受到刺眼的光,她抬手挡了一下,就听许幽幽的声音:“郡主终于醒了。”

    明依这才想到白日里发生的一切,她顿时苍白了脸色,真是怎么都想不到,结果会是这样。“你……”

    许幽幽看她,讥讽的笑:“郡主可要好生的保住自己的身子,您有身孕了呢!”

    明依几乎再次昏倒,她看着许幽幽,不可置信的指着她:“你、你你说什么?你胡说什么!你这个贱人,你休得胡说!”

    她披头散发,整个人要发疯一般。

    许幽幽后退了一步,平静言道:“郡主怀有身孕,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除却府里的大夫诊治过,太医也来过了。而且……”四王妃言道:“郡主的身子底子不好,这个孩子,不能落下,如若不然,很容易会一尸两命。现在除却外面都知道郡主有喜这件事儿,更让皇上和贵妃他们为难的是,你这孩子还轻易落不得。”

    明依如今已经不是苍白,而是灰沉沉,她死死的盯着许幽幽:“你胡说,你胡说!”

    许幽幽冷笑:“我是不是胡说,皇上知道,而且,我也没有那个必要胡说吧?郡主可要好生保重自己,来人,进宫禀告,就说郡主醒了。”

    言罢,许幽幽又唤进了两个嬷嬷:“看好郡主,免得郡主伤了自己。”

    许幽幽可不想留在这里听明依谩骂叫嚣,她径自离开,只有她不死,那就不关他的事儿了。而且,就算是死了,她也是没有责任的,她这府里现在这么多御林军,人家都看不住郡主,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呢!

    许幽幽离开,就听明依在房间里尖叫。

    明依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她怎么会有孩子的呢!怎么会呢!她明明很小心的啊!想到此,她恨不能将万三千刀万剐。当初说给他生孩子,完全都是诓骗他,没想到现实竟然真的如此了。

    明依觉得,自己要疯掉了,怎么办?怎么办呢?许幽幽说自己的孩子不能随便落下,怎么就不能!怎么就不能呢!

    一尸两命?

    不,不,她不要死!可是,她也不要这个孩子,她不要的!

    想到此,明依咬唇,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混蛋!该死的混蛋!我该怎么办,我就该杀了你的,我不该窝藏你的!”明依愤恨的大喊。想到丫鬟,她再次呼喊……

    老嬷嬷言道:“郡主还是省些力气吧,您身边的丫鬟,都已经被丈毙了。”

    明依一怔,随即恨道:“死的好,一定是她出卖我。”

    看她这般,老嬷嬷一怔,她也见识过许多主子,但是如这般偏激的,竟是没有!

    明依还在忿忿咒骂,几个老嬷嬷都站在了门口,她们只消看着不让她死就可以了,别的,她们无须多管。只,往日里看着温柔胆小又善良的明依郡主竟是这样一个样子,真是出乎她们的意料之外。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再细想她们姐妹,竟是觉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往日里她们还觉得明玉郡主太过歹毒,只会欺负自己这个妹妹,可现在看来,这明依郡主分明也不是什么好人。

    只是,这四王府是要没落了啊,也幸好,她们当初坚定的站在了王妃一边,而没有在她失势的时候疏远。

    人啊,站队太重要了。

    ………………………………………………………………………………………………………

    皇宫。

    皇上揉着眉心,这件事儿算是他的家务事,可是,弊端却又是显而易见的,她这般的放纵,对其他郡主也是一个影响。这个时候皇上倒是觉得,幸好,其他几个郡主都和明依关系一般,并不密切,如若不然,真是影响巨大,只,这样也是很大的问题了。

    “你们觉得,该是如何处置明依?”

    沈毅立时言道:“此乃皇上的家事。而且这般情形,臣等不好参与。”

    皇上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生气了,只是言道:“朕实在是头疼。”

    时寒接话:“既然是内宅女子之事。那便是交给贵妃娘娘处理更好。”

    男人处理女人的事儿,像话么?

    这般言道,皇上皱着眉心,“对,交给贵妃,朕真是气极了。”

    “行了,都下去吧。时寒,万三的事情,由你接手。这个人,一定要死!”

    时寒称是。

    等出了皇宫,时寒与沈毅言道:“舅舅。我先走了。”

    沈毅似笑非笑的言道:“你倒是不客气,我好像还不是你的舅舅吧?”

    时寒认真:“您自然是的。”

    沈毅挑眉,“那然后呢,说我是舅舅之后,你又要说什么呢?”

    时寒:“四王爷去长山峰了,那里山势险峻,很容易失足的。”

    沈毅摇头:“不需要。”停顿一下,他言道:“有些人活着,比死了还痛苦。既然是活着更痛苦,那作为他的仇家,为什么要让他死呢,还是活着甚好。”

    时寒了然:“都听舅舅的。”

    与沈毅告别之后便是回到了二王府,说起来,他这好几日没回来了。二王爷听说时寒回来,将他喊到了书房,纵然好几日都没睡好,时寒依旧是很有精神。

    看他这般,二王爷言道:“到底是年轻。”

    谨书敲门,二王爷将他唤了进来。

    三人均是坐下,沉默一下,二王爷言道:“倒是不想,事情竟是发展至此。时寒,不知你从中做了什么,多谢!”

    时寒微笑摇头:“我什么也没做。是皇上自己想好的。”将皇上私下与他言道的话告知了二王爷,二王爷颇为动容。

    “我一直以为父皇是有动摇的,原来竟然真的不是如此。倒是我小人之心了。”

    时寒:“现今皇上太累了,姨夫好生辅佐皇上,比什么都强。说这些,没有意义。”

    二王爷微笑:“你说的对。”

    “我等会儿过去看看阿瑾。”

    谨书笑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

    时寒挑眉:“我这是抓住有限的时间。天知道忙起来多久会见不到他。你们也该清楚,最近京城事儿多。”

    谨书点头赞成。

    时寒并不在王府耽搁,又是交代了一些,便是奔着六王府去了,人家六王府最近可是暗爽到不行,谁让四王府倒霉了呢!

    筹谋了一辈子都没有成功,现在四王爷倒霉了,六王妃表示,心情好好哒!

    连看六王爷作死都觉得分外顺眼了呢!

    等时寒到了,六王妃更是笑容可掬,阿瑾与滢月抱怨:“姐姐,你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成亲了,你看娘亲,一点都不关心你。”

    六王妃对自家小姑娘挑拨离间的功力跪了。

    “你就不能像样点,找揍是吧?”

    阿瑾瑟缩到滢月身后,“姐姐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