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9|03.15 |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且不提林姑姑如何着急,安王和诚王收到口谕,是真的始料未及,当天因着时辰太晚,宫门就要下钥了,他们来不及进宫,第二日一早,兄弟两个非常有默契,大清早就进了宫,直奔乾清宫而去。

    自然是要为自己做最后的争取。

    圣人却不见他们,安王和诚王翘了早朝,结果等萧长风下了朝过来,还看到两人跪在了乾清宫门口。

    毕竟是兄长,萧长风不能装作没瞧见,走近了自然在劝:“大哥二哥这是怎么了?跪在地上怎么好,父皇知道也要心……”

    安王和诚王却顾不上那么多,一时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拉了萧长风的袖子,连连道:“三弟,你行行好,帮忙带我们进去吧,我们要见父皇一面……”

    话刚落音,李成已经出现在对面,朝几人行了礼:“咱家见过三位王爷,睿王,万岁爷在里头等您呢,快进去罢。”

    萧长风犹豫的看了安王和诚王一眼,诚王脸色一片阴郁,安王却是抓着他不放,不顾形象的求道:“三弟一定要帮我在父皇面前说说话,我不想去云……”

    话还没说完,李成清了清嗓子,打断安王的话,微微躬身道:“睿王请别让万岁爷久等了。”

    萧长风只能冲安王和诚王微微颔首,抬脚跨进了大门。

    目送着萧长风离去的背影,李成才看向安王和诚王,恭敬的低头道:“两位王爷,万岁爷叫咱家带话给您们,明儿就要启程了,还请两位别耽搁准备,若有空闲,不如多陪陪陈妃和蒋妃罢,二位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两位娘娘只怕放心不下了。”

    安王和诚王脸色一变,根本来不及说话,只能看着李成说完也转身离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萧长风跟圣人汇报完正事,顿了顿,面上闪过一丝迟疑。

    圣人虽然兴致不高,倒也没有错过萧长风的脸色,不由挑眉:“你还有什么事?”

    萧长风抿了抿唇,低声道:“儿臣不知大哥和二哥犯了什么错,只是大哥和二哥在门外跪了几个时辰,儿臣也于心不忍,倘若父皇无事,不如见大哥二哥一面?”

    圣人摆摆手,幽幽的道:“见与不见,朕都意已决,不会改变心意,何必浪费精力。”

    萧长风毕竟不知道安王和诚王所犯何事,贸然劝圣人原谅他们,自然不合适,更何况安王和诚王虽然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竞争对手,平时没少给他使绊子,这会儿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善良了,就算真于心不忍,在圣人跟前帮他们说了好话,也只是点到为止,并不打算为了帮竞争对方,反而让圣人厌弃了自己。

    思及此,萧长风点了点头,温声道:“甭管如何,父皇也别气坏了身子,大哥二哥如今受了惩罚,想必也知错了。”

    “朕不生气,只要他们让朕省些心,不再闹出这些幺蛾子,朕也就放心了。”圣人这两日受往事所累,倒是沉寂了许多,平日跟萧长风只有政事上的交流,现下也开始交心了,“这个时候你还能给他们说话,朕也十分欣慰,到底没挑错人,往后他们真知错了,你也别再计较。”

    萧长风笑了笑,到底没为了让圣人高兴,就完全捧着他的话,反而道:“儿臣与大哥二哥,平日里也确实有过摩擦,不过兄弟之间哪有不吵架的?儿臣小时候还跟大哥二哥打过架呢,但是吵完打完之后,该怎样相处还是怎样相处,这才是一家人。”

    圣人若有所思的点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响后,才喃喃自语的道:“你们几兄弟长大,朕虽然并未关照过,但至少不会让你们手足相残。”

    萧长风眼神一闪,权当没听见圣人这句自言自语。

    圣人的态度已经那般坚决了,安王和诚王也知道再跪下去毫无意义,最后还是认命的离开了。

    安王脸色灰败的来到延禧宫,瞧见陈妃洗去铅华,伏在案上抄写经文,褪去以往的意气风发,脸色看着竟有些苍老,安王一时难掩愧疚,跪在了陈妃跟前:“儿臣不孝,竟连累母妃至此。”

    陈妃放下笔,起身扶了安王起来,脸色苍白,眼神却是难得的安宁,静静的打量着安王,好半响才安慰道:“我儿此次远行,一定要注意身子,好在你父皇给的口谕,并非圣旨,等你父皇气消了,到时候再回来便是。”

    “儿臣不孝。”见陈妃这个时候还只关心自己,安王更愧疚了,自责的道,“若不是儿臣鬼迷心窍,让母妃掺和进来,母妃现下也不会被禁足。”

    陈妃摇摇头,轻笑道:“不怪你,是母妃自己也看不透,如今彻底死心了,才能安心过日子,咱们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陈妃说得不错,虽然她生了圣人的长子,如今也才到中年,且自来养尊处优,身子无甚大病,少说也还有几十年的好活。

    至于安王就更年轻了。

    “咱们也不必再去肖想不属于咱们母子的了,睿王上位总比六皇子好,淑妃宽厚,比元贵妃好相处多了,皇后也不会随意刁难人,倘若新帝大发善心,本宫指不定还能出宫和你们过,往后含饴弄孙,日子倒也快活自在。”

    安王点点头,也认命了,沉声道:“儿臣定想办法接母妃出宫,咱们一家团聚。”

    陈妃欣慰的点头,笑道:“所以说这也不算太坏,你也别怪你父皇心狠,他已是留了一线,只是罚你去云南,那地儿比漠北好多了,少不得再过几个月,又把你们召回来了。”

    安王闻言却有些震惊,“父皇雷霆震怒,都把儿臣发配出去了,母妃还说留了一线,咱们这次犯的到底是什么?”

    陈妃沉默了许久,才叹气道:“罢了,罚都被罚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此事涉及辛秘,与先帝、先太后、还有先太后的娘家都脱不开干系,这么多年来无人敢提这件事,你父皇震怒也怪不了谁。”

    “皇祖母和皇祖母的娘家?”

    “母妃所知的也不多,你皇祖母娘家当年犯事,满门抄斩,你父皇当时还是太子,太子侧妃就是先太后的娘家侄女,侧妃与你父皇青梅竹马,感情甚笃,那年正好有孕,临产前得知娘家造此噩耗,悲痛之下发动,难产而逝,一尸两命。”

    安王闻言震惊了好久,才不解的道:“可是父皇当年的侧妃,和元贵妃又有何关联?”

    “本宫曾经有幸瞧过那位侧妃的画像,元贵妃与其有七八分相似。”

    “母妃的意思……元贵妃是那位侧妃的替身?”

    陈妃抿唇道:“不然你以为你皇祖母为何这般容忍她?除了言语上的警告,到死也没对元贵妃下过手。”

    安王喃喃自语的道:“难怪父皇不看重儿臣,他真正放在心上的长子,几十年前便夭折了,元贵妃长得像侧妃,父皇爱屋及乌,对侧妃之子的喜爱,也转移到老六身上,所以眼里除了老六,才瞧不见其他人……”

    陈妃说的简洁,是因为她知道的不多,作为太后心腹的岑姑姑,说起当年的密事,自然要比陈妃的具体多了。

    外人不知内情,一向仁慈、甚少发怒的圣人,这回竟然数道口谕,把安王和诚王发配出去,甚至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规定隔日就要他们启程,这般的举动,别说后宫,整个京城都被圣人惊呆了。

    圣人怒成这样,对安王和诚王的惩罚意外的严厉,与安王诚王不沾边的人,看好戏之余,自然也免不了感到危机,至少也要打听出来安王和诚王到底犯了什么事,不然以后自己怎么踩雷都不知道。

    一时间满京城都动了,四处奔走打听消息,少不得打听到简珞瑶身上来。

    简珞瑶当然也不知内情,被这些人打听来打听去,自己有些意动。正好圣人体谅萧重乾离家太久,让萧重乾回王府住几日,岑姑姑自然也跟着萧重乾回来了。

    岑姑姑在宫里混得开,辛秘什么的没人比她知道的更多,简珞瑶打听消息便直接打听到岑姑姑身上去了。

    倒也不怕犯了忌讳,简珞瑶知道岑姑姑一直很有分寸,不能说的话,一定不会随意说出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