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屋子里一阵寂静,郑氏满腹愁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简珞瑶请安都没听见,还是方嬷嬷小声提醒,她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着自家如花似玉的姑娘,眼眶蓦地就红了:“瑶儿……”

    简珞瑶从小带着上辈子的记忆,自出生以来,就没看到一贯坚强爽利的娘如此脆弱的模样,心里也忍不住一酸,不过忍住了,上前一步伏在她膝上,笑道:“娘今儿去刘府了?”

    郑氏一面抚着她的鬓发,一面问:“你知道了?”

    “方才六妹妹去了我那儿,女儿倒没想到自己如此受刘夫人看重。”

    郑氏闻言又是一阵心酸,那刘夫人哪是看重,真要看着不是这般强娶,婆婆将压箱底的嫁妆都送出去了,对方瞧了一眼便笑,说信物收下了,定会好好置办聘礼,让瑶儿嫁得风风光光的……分明就是欺负他们简家无能。

    也确实是他们无能,女儿都护不住。郑氏心头既心酸又愤怒:“是娘对不住你……”

    简珞瑶反倒笑了,穿越一场,除开婚事不顺,其实这辈子她是享福的,衣食富足的活到现在,又有如此疼爱她的家人,她有什么不满足的?已经比绝大多数人幸运了。

    思及此,简珞瑶笑道:“娘说的什么话,刘大人是朝中重臣,他的府邸又不是龙潭虎穴。”

    郑氏摇头,心道以那刘洋荒唐凶残的性子,确实比龙潭虎穴差不了多少了。

    “女儿知道,娘是担心刘五少爷打死过丫鬟的事,女儿嫁过去是正妻,爹说什么也是朝廷命官,与签了卖身契的丫鬟自然不同,刘五少爷再残暴,还能对我动手不成?”简珞瑶说得很残忍,却也是实情,签了卖身契的奴才,就跟私人财物一般,家里有点势力的,打死个奴才真不是事。

    “你不懂。”郑氏眼底的担忧并未减少,若真是打死丫鬟,她还不至于担心成这般,听说是那刘洋有特殊癖好,在那事上残暴异常,那丫鬟就是被折磨致死的,如此骇人听闻,她怎么敢把女儿嫁过去?

    简珞瑶心说她懂,虐待狂嘛,上辈子听得多了,却真不敢让她娘知道自己其实很懂。

    皱眉思索如何才能让她娘放下心来,毕竟反抗不了,也只能接受了,别的不说,自保的能力她自忖还是有的,大不了做对挂名夫妻,相信稍微有脑子的男人都不会上赶着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样想的话,嫁人也不是不能接受。

    简珞瑶正在组织着劝她娘放宽心的语言,老夫人屋里的流月过来了:“不知二太太这会儿是否得闲,老夫人想请您过去一趟。”

    郑氏先是一怔,瞥了简珞瑶一眼,又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亮了亮:“得闲,得闲,这就过去。”老夫人这个时候找自己,说不准是有法子了。

    简珞瑶起身道“既然如此,女儿便去厢房千珏了,还请娘待我替祖母问安。”

    郑氏不敢耽搁,衣裳都没来得及换,便匆匆去了松荣堂。

    屋里除了老夫人和刘嬷嬷,再无旁人。

    老夫人因着简珞瑶的事,劳心劳力,夜间又没睡好,看起来苍老许多,正靠在榻上打盹,听见脚步声才睁开眼,眼神有些浑浊,缓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打量了郑氏一眼,见她身上还穿着出门见客时的那身衣裳,便知她心里着急,道:“老二家的来了啊,坐罢。”

    郑氏忐忑的在下首坐下:“母亲唤儿媳过来,不知有何事?”

    “自然是四丫头的事。”老夫人也不说虚的,直接道,“刘夫人出自昌国公府,你可记得?”

    “儿媳记得。”郑氏眼睛一亮,没一会儿又暗淡下来,“可是因着退婚的事,昌国公老夫人和林太太如今也恼了咱们,想必定不会替咱们说话。”其实她早考虑过这条路子,却自知希望渺茫,林太太到现在见了她都脸色冷淡,可见气还没消呢。

    “死马当活马医罢。”老夫人叹了口气,道,“不必去找昌国公夫人,叫老二出面试试林大少爷,当日若不是林大少爷自己同意,亲事也退不了。”

    郑氏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在没发生那事前,林子昂对自家也是很亲近的,将丈夫当恩师对待,要不然也不会主动向自家女儿提亲。

    且不提他生性风流,却是个极为尊师重道的,当初能看在丈夫的面子上提亲,如今说不准能帮一把呢?

    这比找昌国公夫人有希望得多!郑氏心下激动,忙告别了老夫人回了自个儿院子。

    老夫人看着郑氏离去的背影,又叹了口气。

    刘嬷嬷不解问:“不是有应对之法了吗,可老夫人为何还在叹气?”

    “我竟不知该不该期待林大少爷出手相助了。”

    “这是何意?”

    老夫人却只是摇头:“罢了,都是四丫头的命,合该我们简家没这福分。”

    且不提郑氏如何喜不自胜,夜间拉着丈夫商议到半夜,简司业倒不推辞,虽说读书人重脸面,脸面如何比得过女儿的幸福重要,连老夫人都拉得下老脸求人,他当亲爹的自然更豁得出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