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章 大结局(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凤仪宫内殿一阵悄然无声。

    片刻后,明蕙又道:“所以我让哥哥晚些天来,看看爹是什么意思。万一,荣氏那边又闹将起来,只怕不得消停。说不定还要扯到分家……”看向母亲,“所以,刚才在国公府的时候,娘留我歇歇,我没歇。想着提前商议一下,再告诉爹。”

    沈氏想了想,看向仙蕙,“你觉得呢?”

    仙蕙不妨母亲让自己做决定,有些意外。继而一想也对,自己现在身份是皇后,不管做什么决定,----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父亲肯定都会答应的。

    明蕙也看向了妹妹,等着拿主意。

    仙蕙思量了下,抬头问道:“娘,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能撒谎。”继而认真问道:“你希望爹留在京城,留在你身边吗?还是希望他回江都去?”

    沈氏愕然,目光复杂没有言语。

    丈夫停妻另娶,不顾自己和儿女们的生死。到了江都,他不仅处处袒护荣氏母子,又把女儿偷偷送去选秀,这些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即便是现在,荣氏被贬为妾,丈夫仍旧嫌弃自己憔悴衰老,----在江都时不时找荣氏同房,来京城又京城出去鬼混。

    从来没有碰过自己一下子,更别提任何真心实意。

    他贪图的,不过是梁国公的荣封,以及小女儿皇后娘娘的权势罢了。

    可是小女儿能做皇后,那是她精力九死一生,用命换来的,不是他邵元亨栽培的!自己为何还要守着一个不堪的丈夫,整天恶心自己?寻常妇人再苦再难,离不得丈夫,那是应为没有办法分开。

    自己有机会,自然不会选择委曲求全。

    沈氏终于下定了决心,淡声道:“往后我就守着你们兄妹几个,过清净日子。”

    仙蕙看向姐姐,彼此眼里都闪过一丝解脱,以及淡淡失落。不过最终,都还是支持母亲的这个决定。既然让父亲留下来,并不会让母亲更加快乐,何必自找苦吃呢?因而对姐姐说道:“你就照实说罢。”

    明蕙点了点头,又迟疑道:“其实,荣氏是不是真的病了,也难说。”

    仙蕙淡笑,“这不重要,天高皇帝远的,随便她去折腾好了。”握了握母亲的手,“娘你做了决定,我们支持你就行了。”

    沈氏勉强笑笑,“挺好的,娘心里并不难受。”

    仙蕙是经历过“被丈夫背叛”那种心境的,知道母亲的感受,就算不痛苦,但肯定也不会舒服就是了。于是转移话题道:“对了,最近我的胃口变了很多,爱吃酸的,小日子昨儿又没来。刚才你们进门之前,我正想传太医把把脉呢。”

    “真的?”沈氏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欣喜道:“这是有了。”

    仙蕙微微羞赧,“不知道,还得让太医瞧了才作准。”

    明蕙忙道:“那快请太医啊。”满脸欢喜,“要是你有喜,我们也不用等着传消息,马上就能知道,跟着你一起欢喜了。”

    “传太医。”仙蕙朝外笑道。

    寝阁内,母女几个都是欢喜起来,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十分温馨。

    ******

    “皇后娘娘有喜了?!”邵元亨高兴道。

    沈氏笑道:“是啊,仙蕙还一直不敢相信,等太医诊了脉才踏实了。”

    “哎呀,这可真是大喜事啊。”邵元亨喜得直搓手,兴奋道:“咱们得准备点什么?吃的、穿的、用的,对了,对了,再打一对足金的金项圈儿。”

    “还是省省罢。”沈氏泼了一盆凉水,“仙蕙如今是什么身份?她怀的是龙种,不说要什么有什么,便说宫里的规矩,要送的东西也不能随便送的。”

    “哦,这倒也是。”邵元亨有点扫兴的坐了下来,“东西是不能随便送,回头啊,你先问问皇后娘娘的意思。”不过很快复又欢喜,“你说,要是仙蕙这次能够一举得男,那……,岂不就是稳稳的太子爷?哎呀,没想到我还有这等福气。”

    能做未来新君的外祖父,真是……,祖上积了十八辈子的德行都不够啊。

    沈氏低头喝茶不语,由得他,让他先欢喜一阵。

    邵元亨幻想了好一会儿,扭头间,这才发觉妻子表情不对,担心起来,“你这是什么脸色?难道皇后娘娘的胎像……”

    “呸!”沈氏当即喝斥,“别说不吉利的啊。”现如今,有做皇后的女儿撑腰,她说话自然硬气,面色不屑道:“是荣姨娘,说是病重的下不了床,让明蕙捎信,请老爷回去看望她一趟,免得她死了,丢下景钰没有人看管。”

    邵元亨有些烦躁,正高兴呢,荣氏怎么又不消停起来?不过荣氏可以不管,儿子景钰却不能不管啊。思量了一番,景钰今年秋天就十五岁了,可以订一门亲事去媳妇了。等他成家立业的,再给一个铺子让他管管,也就不用再操心了。

    不如先回去一趟,把事情办妥,然后再回进城来享清福。

    “既然如此。”邵元亨如今不比从前,对沈氏客气的很,“我就先回江都一趟,顺便把景钰的亲事给定下来,往后就不用管他了。”

    沈氏没有异议,淡淡道:“行,明儿我让人给老爷准备车马。”

    邵元亨笑道:“反正仙蕙生产还早着呢,我顶多回去几个月,年前必定赶回来的。顺便啊,再给仙蕙带一点江都特产,她隔得远经年吃不到,必定嘴馋了。”

    “有劳老爷。”沈氏笑笑,并不说破不想再看到丈夫回来的话。

    邵元亨比较急,第二天下午就动身离开了京城。

    而怀思王妃则要缓慢一些,因为她这一去,可就是再也不会京城,大大小小的东西都要带上,自然啰嗦繁杂不少。不过都是宫人们在忙活,她仍旧和以前的每天一样,在佛堂里面度过白天日子,轻悄悄的,好似一缕飘荡在世上的幽魂。

    天黑时分,她颂完了最后一遍经文,收起佛卷。

    “王妃娘娘。”侍女进来道:“早点用晚膳,早点歇下罢,明儿一早就要动身了。”

    “嗯。”怀思王妃表情淡淡,眼睛里面似乎没有任何情绪。吃了饭,沐浴完毕,还换了一身干干净净的新衣裳,然后撵了侍女们,坐在窗台边独自出神。

    撵自己走?圣旨?皇帝还真是一个痴情种子,为了皇后,什么罪名都揽在他的身上。

    “可惜啊。”怀思王妃轻声自语,看向凤仪宫的方向,目光仿佛穿透虚空,能够直接看到仙蕙和高宸。她轻轻的笑,“这一次,我是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反正活着,孤独无助的被人监视一辈子,和死了也没什么分别。

    怀思王妃从袖子里掏出一粒药丸,用茶水送下,然后她和往日一样上床睡觉,面容平和安详,好似没有一丝一毫的烦恼。

    这一觉,她再也没有能够醒过来。

    次日清晨,凤仪宫便得知了怀思王妃的死讯。

    高宸当即变了脸色,目光微寒,露出几分愤怒却无耻发泄的光芒。

    仙蕙披着衣服,问道:“这要怎么办才好?皇上才下了旨意,让怀思王妃回江都养病,结果她就死了,肯定会让人误会的。”

    ----倒好似逼死了她。

    “都是朕对她太宽容了!”高宸怒声道喊:“李德庆,赶紧让太医们去一趟,查查怀思王妃是怎么病卒的?赶紧去!”直接给怀思王妃的死,下了定论。

    “是!”李德庆面色紧张,当即跑了出去安排。

    然而事情却有些出乎意料。

    尽管高宸让太医过去做了遮掩,并且对外宣布的是怀思王妃死于旧病,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有流言蜚语传开……

    说是当年林岫烟被皇帝始乱终弃,皇后不仅不同情,还耿耿于怀,并且对护着林岫烟的怀思王妃,也是暗自怨恨。因而才制造了怀思王妃落水之事,结果害得林岫烟身亡。这件事,怀思王妃过了很久才查出真相,不免和皇后吵了几句,结果惹恼了皇后。皇帝为了息事宁人,便将寡嫂逐出京城,结果皇后还是不肯罢休,竟然对怀思王妃的饮食做了手脚,这才造成暴毙而亡。

    这小道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而且还挺有逻辑。

    把高宸气得摔了一个茶盅,然后严令,“不许在皇后面前透露半个字,谁多嘴,敢在皇后面前嚼舌头的,一律通通打死!不必回朕!”

    林氏简直就是疯了!她肯定是提前安排好了,在她死后,故意制造出这等像模像样的流言。不仅败坏自己和仙蕙的名声,而且仙蕙怀孕,若是因此听了心里不愉快,影响了胎气算是谁的?更可恶的是,偏偏还不能剥夺林氏的封号,否则越发像是和她有仇了。

    不,自己忍不下这口气。更不愿意,让哥哥的陵墓里面,安葬一个如此忘恩负义、蛇蝎心肠的毒妇!便是自己背负骂名,也绝不让林氏的卑鄙心思得逞!

    次日早朝,高宸下了林氏八大罪状书。

    不孝公婆;不亲妯娌;不向夫家;不知恩图报;教唆林岫烟入庆王府为妾;借机害死林岫烟陷害皇后;被遣返回江都故意自裁,并且制造流言污蔑圣躬和皇后。因此褫夺其怀思王妃的尊号,贬为庶人,不得入皇陵安葬。

    此圣旨一出,顿时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有说林氏恶毒深藏不露的,也有说事情另有蹊跷的,还有说不管真假皇帝行为过激的,总之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又在京城掀起一场风波。

    恭亲王妃听了,叹气道:“皇上也是,俗话说人死灯灭。对着一个死人都如此大做文章,大动干戈,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睨了丈夫一眼,“谁知道几分真、几分假,怕是皇后如今有了龙种,金珠儿似的,一切都要顺着她的心思来罢。”

    “叮当!”高敦将手中的茶杯狠狠一墩,“你给本王闭嘴!”然后劈头盖脸的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