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6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自来结亲结的是善缘,哪里还有人想修这等孽缘,谢家疯了不成。”娇娘皱起了眉头,凤目微微眯起,冷笑道:“这般欺人,可当真是没有把魏氏一族放在眼中。”

    “若非如此,臣妇也不敢进宫来叨扰娘娘。”文氏轻声说道:“今日谢家必有行动,您父亲也是担心谢家会先发制人,这才让臣妇进宫一趟,想求娘娘给拿个主意。”

    娇娘微阖着眼,手指曲起轻敲在桌几上,声音虽轻,却带着摄人的节奏,半响后,才淡淡的开口道:“拿什么主意,已这般撕破了脸,难不成还能圆乎儿回去?他谢家既如此轻贱萱娘,打魏家脸面,他这层脸也甭想要了。”

    文氏抬头瞧了一眼娇娘,没敢接口问要如何行事,毕竟如今这位已不是当初的小小庶女,而是宠冠六宫,高高在上的皇贵妃,便说这周身气势已比上一次她进宫时来的更为慑人。

    轻哼一声,带着冷意,娇娘睁开双眸,似笑非笑的道:“他魏家所怕的不就是丢了面子在丢里子嘛!如此,便把他里子都扒个干净,瞧瞧谢家如何在京都做人。”说罢,唤来小允子道:“且去找高贤打听一下今儿早朝可发生了什么事,在给皇上请过来。”

    娇娘话一出口,便把文氏等人惊了一下,虽说她们有借皇上之势来压谢家之意,却也不敢真到皇上面前去告御状,毕竟没有哪个皇上会管到大臣后宅之事。

    娇娘却是自有思量,在她看来,谢家不是没有把魏氏看在眼中,而是没有她,这个皇贵妃的身份放在眼里,若不然,明知萱娘是她的妹妹,便是不喜,也会好好待着,又怎敢如此轻贱磋磨于她,想到当日在雍阳殿时侧耳听见谢尚书给自己身上泼的污水,娇娘真真新仇旧恨齐涌心尖,此次她若是不给谢家一个颜色瞧瞧,倒真让那些文武百官当她是个好欺的了。

    早朝时,戚望之便被这些文武百官闹得脑仁子疼,于他看来,不过是屁大点的事,魏三做的事虽不地道,往大了说也至多是辱骂朝臣罢了,往小了说,那就是大舅子来给妹妹出气,也至于闹到朝堂上来,当真是以为他这个皇帝无事可做了不成,却不想,一下朝,又小允子这个奴才拦了人。

    “魏家人告状来了?”戚望之皱着眉头,他知魏家人进了宫,想来也是为了谢家的事。

    “回皇上的话,一早就来了,告状不告状的奴才也不知,只知惹得娘娘动了气。”小允子低声说道,缩着头。

    戚望之轻哼一声:“一个个都不知所谓,真当朕是父母官不成,胡闹。”口中这般说,戚望之到底上了轿辇,去往昭阳宫,又吩咐人去把太医叫到昭阳宫,生怕娇娘为那些不知所谓的人气的动了胎气,若真如此,不论哪个,都是该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