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2章 大结局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两百三十二章

    此时整个京城都被笼罩在夜幕之中,谢清骏看着皇宫的方向,久久都没说话。他站在五城兵马司衙门院子中,而昌海侯聂坤则从后面匆匆而来,在看见他后,很是大吃一惊。

    “不知谢大人深夜到访,有何贵干?”谢清骏在翰林院供职,乃是文官,自古文武不交融,说句不好听的,如今本朝也依旧是文官瞧不上武官粗俗,而武官看不上文官酸儒。

    谢清骏立即正色道:“不知聂将军可看见皇宫的大火?”

    京城不少人家都注意到了皇宫之中漫天的大火,这会不管是勋贵人家还是朝臣,都差不多是乱了套,但凡正三品的官员都进宫领宴了。这宫里头要真出什么事儿了,只怕谁都承受不住。

    自古天家骨肉相残的事情,简直是在每个朝代的史书上都能看见。所以皇宫这一失火,冲亮了半边天,实在是让人害怕。

    聂坤看了谢清骏,这才说道:“还请谢大人进内室再详谈。”

    此时皇宫之中,太后眼睁睁地看着十四皇子从台阶之上摔了下去,待成洙下去将人捡上来的时候,半边脑袋都是血,看得实在是吓人。

    太后亲自抱着十四皇子,看着成洙说道:“我知你定是不会同意去请太医,那就让金嬷嬷去内殿,将止血的伤药拿过来。”

    成贤妃虽厌恶林雪柔,可这会林雪柔都被人拖走了,她再看十四皇子,也有些不忍心了。成洙一瞧他姑母的样子,便知道只怕姑母是心软了。

    太后又看了成贤妃一眼,成贤妃本就惧怕太后,这会便赶紧点头,对成洙道:“你让人陪着金嬷嬷一起进宫去拿吧。”

    待金嬷嬷将止血伤药拿出来之后,太后身边的宫女,赶紧将十四皇子接了过去。好在这大厅之中便有清水,有夫人将清水递了过来,宫女为十四皇子清洗了伤口之后,这才发现他摔到的是后脑勺,这会头发上都粘着血,实在是有些骇人。

    这一夜太过漫长,漫长到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黎明永远不会到来的时候,突然在皇宫的一角窜起一道红色信号弹。

    在史书之中,这个夜晚被记载为‘千秋政变’,正德帝的第三子,因不服正德帝将其册封到偏远之地,在太后千秋宴上发起兵变。兵部尚书陈江之子,禁卫军副指挥使陈政杀死指挥使杨玄,接手禁卫军,包围皇帝及一干大臣。

    众大臣以血肉之躯,阻挡在皇帝面前,而关键时刻恪亲王陆庭舟,以一己之力杀出重围,活捉景王。而慈宁宫中,有侍卫杀出重围,将太后救出,击杀景王之母贤妃。

    就在景王下令冲破大臣的包围圈,活捉皇帝的时候,陆庭舟提刀冲出。而原本景王三千人的队伍之中,突然有数百人突然挥刀杀出重围。

    随后恪王带着这数百忠义之士,保护皇帝冲出重围,一直至皇极门处,竟是与勤王君正面相迎。

    昌海侯聂坤带领着五千兵马赶到的时候,整个皇宫已是震天彻地地喊杀声,原本最庄重地深宫大院,此时已是血流成河。

    整个京城都风声鹤唳,家家户户将门户紧关。一直到黎明时分,整个皇宫的战场才结束。此时陆庭舟身上的透着浓浓地血腥之味,满地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断肢残缺的身体,血已将灰白色地地砖染成一片红。

    此时皇帝和一众大臣都被保护在宫殿之中,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沉重,这一夜不知死了多少人。

    “那孽障呢,”皇帝看着陆庭舟,抬头问道。

    陆庭舟的神色深冷,一双眸子依旧如浸在黑幕中般,原本英俊的面容上沾着不少血迹,放佛是从地狱之中重新洗礼而过的人。他沉声回道:“景王已畏罪自杀。”

    景王在兵败之时,没等昌海侯下令活捉他,他就先杀了其他几个皇子,就挥刀自尽了。不过他自杀之前,却是哈哈大笑,只说道让皇帝断子绝孙。

    就算皇帝再恨这个儿子,可是听到他畏罪自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满目怅然,竟是不知说什么了。骂也好,怒也好,可是人死就是青烟飞过,这前程往事就再也不关他的事了。

    就算陆庭舟此时都不忍在说下了,可他还是看着对面的皇帝,忍着痛开口道:“不仅他畏罪自杀了,在他自杀前,八皇子和十一皇子也没保住。”

    皇帝一下捂住了胸口,站在他旁边的两位内阁大学士,一把托住他。后面众人就要围上来,吵吵嚷嚷地全然了没了往日威仪。

    “来人,宣太医,将皇上送回乾清宫,”陆庭舟一挥手,身后就上来几个士兵,其中一人将皇帝背在身上,周围几人则是在左右护卫。

    当皇帝出去的时候,外面的战场已经结束,只是有些叛军还逃到了皇宫各处。

    所以待皇帝走后,陆庭舟看着众多朝臣,说道:“如今还有残余叛军逃到皇宫各处,因为暂时还不能放各位大人回去。还请各位在此暂候,我已命昌海侯率军在宫中四处搜索。”

    “不知太后娘娘,此时可还安好,”内阁大学士唐友明开口问道,而此时他身后的人都是目露期待的看着对面的人。

    陆庭舟在之前已是得到了慈宁宫的情况,也不知从何处窜出一小股侍卫,将太后和十四皇子抢走后,就留下宗亲女眷和命妇。当时混乱之时,死伤了不少人。

    “诸位大人,本王会尽快着人搜索皇宫各处,找出叛军之后,便会放你们回去与家人团聚,”陆庭舟不忍说出慈宁宫处的情况,只得如是说道。

    就在此时,又有侍卫从外面进来,对他禀告道:“王爷,找到楚王殿下。”

    等陆庭舟带人匆匆赶到的时候,才发现陆允珩离出宫只有一步之遥,只是如今他身上的状况并不算好。陆庭舟看着他的左肩,那处已没了手臂,只剩下一团血肉模糊。他们找到此处的时候,陆允珩已经醒来,当他看见的左肩时,整个人都疯狂了。

    “杀了我,杀了我,”他怒吼着就要去拔侍卫的刀,侍卫并不敢和他对着干,但是也不敢让他真的摸到刀。

    在两方开战的时候,陆允珩就失去了踪影。之前陆庭舟也只是找到了八皇子和十一皇子的尸首,他以为景王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杀了,没想到他到最后,还是给陆允珩留了一条生路。

    此这条生路显然并不被他接手,陆允珩这样骄傲的人,在看见自己的左肩时,便是一心求死。

    “够了,允珩,”在陆允珩一头要撞到朱红色墙壁上时,陆庭舟上前抱住他,怒斥道:“你父皇今晚已经死了够多的儿子了,难不成你还要再让他没了一个儿子。”

    陆允珩被他的话,震得立在那里。可是当他的余光瞄到自己的左肩的时候,终究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昨晚之前,他还是这个皇朝尊贵的王爷,可是不过是一个晚上,就什么都变了。

    他的亲哥哥成了反贼,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篡位者,他的母妃生死不明,而他自己则失去了一只左臂。

    “六叔,你就再心疼我最后一回吧,”陆允珩蜷缩地靠在墙壁之上,他的头狠狠地顶着朱红的宫墙,嗓子里囔囔道:“你就再心疼我最后一回吧。”

    陆庭舟也是喉头一哽咽,他微微抬头,此时整个天空已从一片漆黑变成了青灰色,东方天空的尽头,已被冉冉升起的初阳染上一片橘色。

    “来人,带楚王殿下去安置,立即去宣太医,”陆庭舟在眼眸变得清明之后,便沉声吩咐身边的侍卫。

    侍卫伸手想要背陆允珩的时候,却被他一脚踹翻在地上。不管谁想要靠近他,他都像是濒临绝望地野兽一般,疯狂地攻击着每一个人。

    而侍卫根本不敢还手,最后陆允珩拖着残缺的身体,居然把四五个侍卫打翻在地上。直到陆庭舟狠狠地将他敲晕之后,侍卫们这才能上前背着他。

    待这处结束之后,他又是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寿康宫。此时裴方已将太后安置在寿康宫中,十四皇子依旧和太后在一处,但是他作为从台阶摔下去之后,却是一直没醒来。待今日让人宣了太医来了之后,太医瞧了许久,就是开口说实话。

    “小六,让母后来看看你,”太后一生之中都没遭此大难,此时惊慌之下,再看见儿子真是说不出的亲切和感动。

    陆庭舟没坐下,太后就看见他手臂上的伤口,连忙又让太医替他包扎伤口。

    太后拿着帕子,此时就算想哭也哭不出来了,这一夜就跟是在地狱走了一圈,她没想到自己居然没被阎王爷收了去。

    “母后,我会派人在此保护你,你不用再担心了,”陆庭舟安慰她道。

    太后一直被困到后面,即便后来被救了,也一直不知前面的情况,她颤颤巍巍地问道,前头怎么样,有没有伤亡的时候,陆庭舟都不忍告诉她真相。

    待太后仔细看着他的脸色时,颤抖着问道:“是谁出事了?”

    一夜之间,皇帝七个成年儿子居然只剩下一个断了手臂的陆允珩,至于十四皇子,方才太医偷偷同陆庭舟说,只怕十四皇子醒来之后,会有后遗症。

    陆庭舟微垂着眼眸,太后用帕子拼命地捂住鼻子,但是低哑地哭声还是漏了出来。

    这一夜,谁都没有赢。

    ******

    “王爷,此时正是需要您主持大局的时候啊,”聂坤看着面前的陆庭舟,便明白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赌赢了,他一向稳扎稳打,就算行军打仗的时候,都从不喜剑走偏锋,可这会他将宝压在恪王爷的身上,此一役后,恪王爷权势必将滔天,只怕就是那个位置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这会聂坤便忠言劝谏陆庭舟,毕竟这会留在宫中,剿灭乱党可是重中之重。

    谁知陆庭舟只沉声道:“我知聂公忠义,只是本王心有所急,必须现在就回府。”

    这会,他让侍卫去找的谢清骏也来了。之前谢清骏已经带人将前朝宫殿都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此时陆庭舟叫他回来,一见着他便立即说道:“恒雅,我现在要回去陪清溪,这乱党之事我便全权交给你和聂大人。”

    先前聂坤还不知道他为何坚持回去,待这会他将缘由说出来的时候,他真是心中大吃一惊。而谢清骏也担心不已,这一夜也没有消息,也不知清溪如今怎样了。

    “你回去也好,宫中有我在,你就放心吧,”谢清骏并不劝他留下,反而是让他放心回府。

    待陆庭舟匆匆离去的时候,聂坤看着谢清骏,闷声道:“谢大人,你该劝王爷留下的,这儿女情长……”

    “聂公,对于王爷来说,有些人同他自己的性命一样重要,”谢清骏看着聂坤,傲然道:“我妹妹的性命在王爷眼中,和他自己的一样重要。”

    聂坤结舌,再无他言。

    ******

    当陆庭舟一路快马加鞭回府的时候,在恪王府的小院之中,也同样经历这一轮鬼门关。整整一夜,谢清溪疼得死去活来,终于等到要生的时候,孩子却怎么都不出来。

    “王妃娘娘,再加把劲啊,”接生嬷嬷似乎除了这句话,就再说不出别的话了。

    可是谢清溪此时脑子里头已经空了,她无神地抬头看着头顶,她放佛看见一个虚无的影子在她头顶漂浮着,当她仔细地盯着影子的脸看时,却发现那竟是她自己。

    难道我已经灵魂出窍了?

    谢清溪无力地扯了扯嘴角,她还真是疯了,可见生孩子是真的会让人疯狂吧。她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真的要死了吗?

    “谢清溪,你给我振作点,”一直在一旁握着她手掌的萧氏,终是忍不住怒骂道。

    清溪转头盯着萧氏,有些无力地看着她,而此时萧氏满脸怒气,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生了你三个哥哥还有你,就能闯过来。你如今难道要放弃吗?”

    “清溪啊,你不是不孝的孩子,你不会丢下爹娘不管的是不是?”萧氏说着眼眶就要湿润了,整整一夜了,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受苦,可是她除了骂她,什么都帮不了她。

    此时接生嬷嬷也着急不已,这都整整一夜,要是再不生下来,只怕不仅两个孩子有危险,就连大人都要挺不住了。

    谢清湛竟是在谢清溪的叫喊声中,听到了萧氏怒斥她的声音,他忍不住扒着正厅的门框,眼珠子都红了。

    当他的手掌抓着门框边缘,指关节都泛白的时候,就听见里面的接生嬷嬷欢喜地叫喊声:“看见头了,看见头了。”

    朱砂和丹墨又是不停地出来又进去,手里端着黄铜戏鱼盆里的水都是通红通红的。谢清湛抓住朱砂的手臂,便着急问道:“清溪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六少爷,奴婢要去打水了,”朱砂别过通红的眼睛,嗡声说道。

    啪,只听一声巨响,门口原本上着栓的木门,居然被一脚踹开了。谢清湛看着陆庭舟一身血,气势汹汹地进来,他忍不住指着他的衣裳,大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进宫参加太后的千秋宴的吗?”

    因着他一直守在这院子中,虽然恪王府其他地方的人都知道宫中的事情,但是这个小院却如同遗世独立一般。

    “让开,”陆庭舟顾不得和他废话,便要推开他进去。

    此时谢清湛想起萧氏之前吩咐她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都不要让别人进去。于是他立即双手拦住,大吼道:“我娘吩咐了,谁都不让进。”

    “我是她相公,”陆庭舟头一次这么失态地怒吼道,险些吓得端着热水的朱砂和丹墨,差点端不稳手中的水盆。

    谢清湛也不怕他,依旧拦着不让他进去。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就听见产房里面,传来一阵欢喜的喊声:“生了,生了。”

    朱砂和丹墨两人看了一眼,赶紧端着热水盆就进去了。

    而陆庭舟盯着产房的窗户,因谢清溪是要在十一月生产,所以陆庭舟特地让人将这所有的窗子都换成五彩琉璃窗户,他盯着那琉璃上的彩色花纹,放佛能穿透窗子看见室内的场景一般。

    当陆庭舟走到梢间的时候,正赶上接生嬷嬷匆匆将孩子抱出来的时候,蓝色锦缎襁褓中裹着一个红通通的小孩子。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是小王子,”接生嬷嬷将孩子凑近,想让陆庭舟抱着。

    陆庭舟低头看着小孩子,这还是他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到新生儿,当初他在皇宫的时候,也见过皇兄的不少孩子出生。可不管是小公主还是小皇子,抱出来都是白白嫩嫩的,身上还香香甜甜的。

    他再看面前的小孩子,红通通的皮肤,看起来皱巴巴的,头发倒是挺浓密的,可鼻子几乎没有,眼睛细成一条缝儿,真是怎么看怎么丑啊。可是就是这么一团丑丑的小家伙,陆庭舟竟是不敢身手,他突然后退了一步,慌张道:“我身上有血。”

    早等在一旁的谢清湛,看他磨磨蹭蹭了半天,就是不抱孩子,便立即上前,笑嘻嘻地说道:“还是让我抱抱吧,我可是这孩子的亲舅舅。”

    结果他正要抬手的时候,突然从被人从后面拽住脖子,他一时不察险些被甩出去。等他稳住身形的时候,就看见陆庭舟已经将孩子接过来抱住,只是他接过孩子之后,就再不敢动了。

    谢清湛忍不住怒道:“你自己不抱,还不让人抱?你……”

    “这是我儿子,当然得我抱住,”陆庭舟看着面前的小孩子,虽然还是那么地丑,可是却怎么看都觉得顺眼,他又笑了,嘴中念叨:“这是我儿子,这可是我儿子。”

    谢清湛看着他这模样,最终忍不住怒道:“疯魔了吧?”

    陆庭舟也不搭理他,只抱着孩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