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3章:大结局(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063章:大结局(完)    民证局

    一前一后,两人直接上了楼,入坐。

    “离婚。”

    白歆莉把证件拿了出来,离婚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极其平静。所有的不平静,已用一晚的时间压至心底深处。

    “萧慕言,你的证件。”

    见萧慕言没动,白歆莉侧头催促着。急的是他,现在磨蹭已经没有什么意思,都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此时表现的不舍毫无意义。

    萧慕言听到白歆莉的催促,目光依然是看着她的侧脸,在她转头时对上她的目光。从两人上楼入坐后,他的目光一直不避讳的看着她。白歆莉目光在撞上他注视的目光时并未避开,只是安静的看着,精致的妆容,平静的眸子,没有任何起伏,在她的眼底看不到一丝不舍。

    他本该知道,他的萧太太一直都很理性,从两人结婚最初无爱无xing开始,他就知道。他提出离婚都不用担心萧太太会纠缠,也不用担心萧太太会不同意,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如此了解自己的萧太太。

    慢慢收回目光,敛去的眸色,藏住心底最深的情绪。拿出结婚证和自己的身份证,接下来,除了一些手续之外,两个人再无言语。

    并没花多少时间,两人的结婚证已经变成了离婚证。

    白歆莉把离婚证装在包里,一前一后的离开民证局。

    “我先走了,再见。”

    出了民证局,白歆莉直接走向自己车,站在车边拉车门前,转头对随后离自己几步远的萧慕言,平静的道别。

    这个时候,她说不出来祝福的话,祝他和夏千寻幸福吗?为了利益可有幸福可言?也许有,就如同他们最初的开始一样,也许他和夏千寻也会有,但心底深处,却不愿意把祝福说出口,能够做到不吵不闹不纠缠,已经是她能做的极限了。

    “一起吃个饭?”

    萧慕言看着白歆莉,顿了几秒,开口。并非是赶时下的流行,离婚还吃个散伙饭,以示和平分开,各自安好。只是,过了今天,也许真的很久都不能再见面了,更别说面对面的近距离的说话了。

    “不了,我约了火云。庆祝,先走了。”

    最后还是加了庆祝两个字,在最后要分开的时候,存心的嗝应了一下萧慕言,在看到他瞳孔收缩的时候,白歆莉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收回目光直接拉开车门,弯身上车,车直接开离。

    萧慕言站在原地,直至白歆莉的车开离自己的视线许久,这才拉开车门上了车。并未立刻开离,坐在车里,垂眸看着手中一直紧捏着的离婚证。

    在把离婚证砸向前方的时候,手也重重的捶在方向盘上,发出巨响。

    ***

    机场

    “你不是要哭吧!”

    白歆莉看着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的火云,为了缓一下离别带来的悲伤氛围,调侃着火云。

    “谁哭啊!”

    火云切了一声,眼眶却还是红了,眼泪在里面打转。

    “两年后我就回来了,我走到哪儿都会给你寄礼物的。”

    “等的就是这句话啊!你可别忘记了啊,你要是忘记了,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火云借着笑把眼角的泪抹掉,这的确是好事。如果说和萧慕言这段维持了一年的婚姻有什么收获,那应该就是换来了两年的自由。

    在当天晚上她从白白口中得知,萧慕言即将要娶夏千寻。夏千寻这个名字她是从白白口中得知的,也知道了夏千寻就是和萧先生一起上报的女人。

    白白在说起她家萧先生处理的方式时,那翘起的嘴角,洋溢着幸福,以萧先生的处理方式,相当满意。

    而她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萧先生的处理方式真的超级棒,也难怪美的白白提起来都忍不住翘起嘴角。

    当时白白一手撑着下额,翘着嘴角,说着感觉夏千寻对萧先生有想法。当时她在调侃着白白,其实心底是认可白白说的,白白并非是那种疑神疑鬼的女人,她因为理性,所以她如果感觉到了夏千寻对萧先生有想法,那一定是真的有想法。

    想着那天白白还在说并不担心夏千寻会影响到她和萧先生,第三者有机会那都是男人给了机会,男人不给机会,作为老婆的她也不无理取闹,外面的女人再有想法也没有机会。

    谁也想不到,就是她们嘴里没有机会的人,竟然会成为萧慕言会娶的女人。当她听到白白说,萧慕言竟然要娶夏千寻的时候,怒的她从沙发上跳起来就要去找萧慕言,问问他是不是男人!

    白白拉住她,看着她很认真的说:“火云,当他有这个想法,或是说认可了顾凤鸣的这个想法,并且接受了,这个男人,我就不想要了。”

    他可以为了利益选择放弃她一次,以后就会有第二次,这样的男人就算爱上了,她也不会要了!

    “不会忘记的!”

    白歆莉伸出双臂抱住火云。

    “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

    “快登机了,我过安检了。”

    简易的行李已经托运,白歆莉背着重重的相机和自己的包。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可以背上相机去世界各地,去拍自己想拍的美景。

    松开火云,白歆莉对她挥挥手后退。

    “白白,不再等会了吗?”

    在白歆莉往后退着小步,一边挥手的时候,火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再见。”

    没回答火云的问题,白歆莉挥挥手,在后退了几步后,果断的转身去安检。在过安检的时候,白歆莉转身间,目光看向火云站的地方,在安检人员的指挥下转身,目光还是忍不住环顾机场的四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并没有萧慕言的身影。

    她并不想承认自己在等他,至于为什么要等,也许只是想在离开前,再看一眼。

    安检结束,白歆莉在往里走的时候,看着火云还在挥着手,也跟她挥了挥手,这次是真的头也没回的提着自己的包和相机往里走。

    ****

    火云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机场里,莫名有些伤感。以为白白寻到了自己的幸福,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想着白白刚刚装着并不在意,可是眼神已经出卖了她。因为这几年的朋友,所以,就算白白装的再若无其事,并不为和萧慕言的离婚而难过,可是火云就是知道,没有一个人在付出感情后要抽身出来,会是毫无感觉的。

    只是,白白不愿意让她担心,也是不想把自己摆上被抛弃人的位置。

    自怨自艾的让人可怜,这不是白白需要的。

    一直到飞机起飞,火云这才转身离开。白白把车留给了她,去了停车场取车,火云在拉开车门上车的时候,伸手拉安全带的时候,目光看着前面一辆熟悉的车从另一个道开走。

    火云手上扯着安全带一时忘记扣上,看着那辆熟悉的车。之前白白和萧先生请自己吃饭的时候,开的就是这辆车。也有几次,来接白白的时候,开的也是这辆车。

    原本以为是同款的,扣上安全带,火云跟了上去。在出了停车场时,在明亮的视线里,看到前面车的车牌的时,火云便立刻确定了刚刚自己看到的车,真的是萧慕言的车。

    ****

    “子坤,疼。”

    车停下,卞子坤下了车,绕到副驾拉开车门,把车里的夏千寻直接拖下车,扣着她的手腕,怒气让他忘记了所谓的温柔,直接把她往两个人的爱巢拖。

    门打开,在关上时,直接把夏千寻往牀上一扔。

    夏千寻跌在牀上,坐起身,看着自己被捏红的手腕,力道重的差点捏碎她的骨头。之前在她靠近萧幕言的时候,他虽然愤怒,吃醋,可是却不曾那样愤怒过。

    就算也粗鲁的扯自己,却没一次是这样,完全没有控制力道,可见他的愤怒程度。

    “你看!”

    夏千寻坐在牀上,也没去扯自己的裙摆,任里面若隐若现的风光,尽现。把自己的手腕扬起在卞子坤的眼前,让他看清他刚刚粗鲁造成的结果。声音娇滴滴的,眼神也是柔柔弱弱的,是卞子坤最吃的一套。

    “弄疼我了!”

    嘟起的嘴,撒着娇。

    “你帮我揉揉。”

    见卞子坤无动于衷,夏千寻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的坐姿更是撩人。

    “死了嫁给萧慕言的心,我是不可能让你嫁给别的男人!”

    卞子坤从口袋里抽出烟,打开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点燃,别过目光不去看夏千寻那撩人的模样。

    夏千寻慢慢坐正身体,伸手拉了拉自己的裙摆,然后慢慢起身。知道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只是,她想做的事情就必然要做。

    嫁给萧慕言是她的梦想,她想嫁给萧慕言,这样的想法从未变过。就算因为想嫁给萧慕言付出过惨痛的代价,她依然没有恨过萧慕言,她恨的人只是顾凤鸣。如果没有顾凤鸣,当她生下孩子,也许,慕言会因为孩子娶自己。毕竟没有一个人会不喜欢自己的孩子,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在不健全的家庭成长。

    “子坤!”

    夏千寻慢慢走向卞子坤,从后面抱住他劲瘦的腰身,把脸贴在他的后背,声音柔柔的叫着他的名字。

    双臂慢慢的收紧。

    卞子坤吸了一口烟,伸手扯开夏千寻的手,用力掰开,往后推了一把。

    夏千寻被他推开,他的力道过大,身体往后退了几步,撞到牀侧,不至于很疼,但一向被卞子坤娇惯着,哪受得了卞子坤对自己这样的粗鲁。

    看着自己撞红的小腿,以及卞子坤绷着的脸,并没有上前来问自己有没有撞伤。以前自己哪儿碰到撞到,他都会紧张的过了度,对此刻卞子坤的无视,夏千寻也没了哄他的好言好语,冷着脸,坐到牀上,翘起腿,看着站在那里抽烟的夏千寻。

    从牀头摸到烟盒,拿出一支女士香烟,同样点燃,靠在牀头,动作熟练的夹着烟抽了一口,在吐出烟雾的时候,语气冷冰冰的说道:“我可以不嫁给萧慕言,只要你娶我,我可以立刻嫁给你。”

    卞子坤闻言,表情变了,看着坐在牀上拿自己最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来堵自己。他爱她,爱进了骨子里,可是,他没办法娶她。

    卞家不可能会接受她,他如果要娶她,她的身份势必会被揭开。到时候,如果爸知道了她是谁,别说娶了,她的下场一定会……

    她明明知道他不娶她,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想保护她。可是,为了嫁给萧慕言,她竟然能在自己面前说出让他娶她。

    “子坤,你不能娶我,而我嫁给萧慕言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应允你的,并不会改变。”

    收放自如,夏千寻看着卞子坤眸子里染上痛楚。

    “子坤,嫁给萧慕言是我的梦,帮我圆了,好吗?你会帮我的对吗?”

    夏千寻灭了手中的烟,再次起身,一步步走向卞子坤,面对面的站在他的面前,伸手揽住他的脖子,这次,卞子坤没再推开她。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劫,也许萧慕言是她的劫,所以飞蛾扑火她也要一次次的往上扑,就算知道也许是一条死路,还是要往上扑。原本,她可以拥有新的生活,可以在国外生活的好好的。可是,她依然选择回来。即使他已经娶了妻,她却能自欺欺人的说他不会爱她娶的妻子。她没说过,他却都知道。

    他也没说过,为了她他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在别人的眼底,她很坏,从认识她的时候,就知道她并不善良,但是,他却是自欺欺人的迷恋着她和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这样的女子,心如蛇蝎,他却甘愿臣服。

    明明有一条铺好的道路,可是他却因为这个女人而一步一步的走的越来越远。后悔吗?他也曾在知道她的心一直放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的时候,问过自己,后悔吗?

    ……

    伸手揽住夏千寻的腰,把她的身体贴回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低头

    在看着怀里女子唇上勾起的那抹笑容时,卞子坤闭上双眼,把夏千寻打横抱起往不远处的牀走去,在把她抛进大牀,身体随之靠上去

    叶海瑶,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

    ****

    半小时后,两人收拾好,卞子坤和夏千寻一前一后的离开两人的小爱巢。夏千寻走在前面,两人坐着不同的电梯出来,夏千寻先出电梯,没等卞子坤,自己直接往前走,脚步突然停下。

    一楼的悬挂液晶电视,屏幕里正播放着发布会,吸引夏千寻让她驻足的是因为屏幕里那张熟悉的面孔。

    萧慕言。

    俊美的五官依然惹的她怦然心动,这个即将要成为她老公的男人。她知道,卞子坤没有办法动她,一扯也会扯到他的身上,不仅仅是他,甚至会影响到他爸,他不会冒险,也不会忍心让她没路可走。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会有这个结局,最后的赢家只会是她一个人。

    会有发布会她并不意外,但明明是明天,怎么会变成了今天。

    卞子坤乘坐的电梯也到了一楼,见夏千寻还站在一楼正看着悬挂的液晶电视。在他走近的时候,正是萧慕言开口。

    ……

    瞳孔放大,夏千寻整个人呆了,愣愣的转头看向身侧的卞子坤,手扣在他的手臂上,颤着声音问道:“他刚刚说什么?”

    “他刚刚说什么?”

    夏千寻不敢相信自己精心布的局就这样成了一场空,如同水中月一样,那样不真实。

    宣布破产,他明明知道,只要娶了她,她让卞子坤疏通一下关系,没有银行会再刁难他,新上任的g员也会立刻解除项目的审核,项目会继续进行,一切都会没事的。

    只要娶了她,只要卞家的势力在,以后他会顺风顺水的。顾凤鸣怎么可能会同意他宣布破产,现在宣布破产,就算不会欠下多少债务,可是等于一无所有。

    他疯了吗?

    明明可以一步就跨过这个坎,为什么他会选择一条傻子才会选择的路。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夏千寻没办法接受,没办法接受自己明天就可以成为萧慕言的妻子,转眼间就成了泡沫。

    ****

    夏千寻上了车,车直接往新闻发布会的地点前去,发布会是现场直播,离这里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她不愿意接受,一切就这样成了泡沫,碎了。

    在半路,夏千寻的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只差几个路口了,在等红灯的时候,看着来电是妈。

    “海瑶,你在哪,你妈想见你最后一面,在第一医院。”

    电话是叶祖德打过来的,最后一面几个字,让叶海瑶整个人懵了。

    车,最终是转了个方向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