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若是有来生,伴君天下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 若是有来生,伴君天下舞(《》)

    九重天,云海间,风雷台,一线天!

    这里,便是九重天大陆,上三天,一处绝地,风雷台!

    上可接风雷,出入一线天!

    但此刻,风雷台上,却是一片腥风惨雾!

    “楚阳,交出九劫剑!饶你不死!”

    “楚阳,你已经死到临头,还是交出九劫剑吧。我等可以为你留一个全尸!”

    “楚阳,九劫剑这等天下第一神物在你手上,纯属浪费,多少年了,你毫无进展,根本就是暴敛天物!还是交出来吧。”

    一阵阵喧嚣的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风雷台中央,微微凸起的一块大石头上,楚阳一身黑衣,浑身浴血,披头散发,但脸上,却是恒久的冷漠。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静凝定!-身躯,依然如标枪一般笔直!

    正如他手中的剑,充满了宁折不弯的意味!

    纵然他已经受了致命重伤!

    在他的脚下,四周方圆数百丈之内,无数的残肢断体,鲜血淋漓。

    看着四周一片只是呼喊,但却并不冲过来的一众高手们,楚阳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傲慢而不屑!

    面对这如云高手,纵然他已经山穷水尽,却还是傲气冲天!

    这些人都打得好算盘。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但无论谁上来,都要面对自己同归于尽的一击,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垫背的。只盼望有人愣怔怔的冲上来找死。但却谁也不傻,所以他们干脆在这时候竟然不约而同的停了手。

    这样的人,这样的心性,修为再高,人数再多;纵然可以杀我一万次,也不配与我为敌!

    楚阳讥诮的笑着,缓缓坐了下来,脸上虽然仍旧声色不动,口中依然一言不发。但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九劫剑在自己手中的事情,怎么会泄露出去的?

    自己明明前后考察了三年才确定这上三天风雷台中有第九劫剑的一截剑身,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机会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到上三天,但为何自己来到了这里之后,却遇到了如此声势浩大的埋伏?

    今日,自己进入上三天,也才不过第五天而已!刚刚寻找到风雷台,就遭遇了这次伏击!

    今日之局,纯粹死局!

    自己一向以行踪诡秘出名,谁知道自己的计划?

    自己连续冲了十几次,每一次,都被人挡了回来!而自己选择的这些地方,都是属于死角!按常理来说,自己绝无冲不出去的道理!

    是谁如此了解自己的习惯?这个暗中的敌人,是谁?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楚阳很久。

    九劫剑闪亮的剑身,映照着天上的日光,便如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长虹。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心头火热。恨不得那神物就握在自己手中!

    上古神物!九重天大陆第一神物!

    谁得到了九劫剑,谁就能天下无敌!九劫剑之中,就有这个天下无敌的大秘密!据传说,九劫剑的威力,还不止于此。

    九劫九重天,一剑灭世间;千秋尊万古,九重天外天!

    这是世间流传的关于九劫剑的唯一的一句歌谣。来处已不可考。九劫剑,一向都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九劫剑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楚阳心中也在疑问。九劫剑,不错,自己是得到了九劫剑,而且一步一步的寻找到了五截剑身。但他却失望的发现,九劫剑的威力并不是想象之中的大!而且,自己与九劫剑之间,始终有一道明确的隔阂。无论自己用鲜血浇灌,还是用自己的诚心感悟,都没有丝毫效果。这是为什么?

    为何?为何?!

    极于情,极于剑!自己灭情入剑,以剑道入武道,以武道求天道,以终身孤独为代价,以遍地杀戮为度世宝筏,可惜终究还是不能练成九劫剑,练成九重天神功!!

    是自己选择错误?还是这条路根本就是错误的?或者说……自己的无情,还未能符合于九劫剑?

    无情剑客无情剑客,剑客若有情,还算什么剑客?剑道武道天道,终究都是无情的……可生死之际的现在,为何却如此动摇?

    九劫剑啊九劫剑,你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看着四周贪婪地盯着九劫剑的目光,楚阳心中苦笑一声。你们只知道得到这九劫剑就能天下无敌,但你们可知道,我为了这九劫剑,付出了多少?

    什么都没有了啊。

    一条红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脑海中闪现,越来越是清晰,慢慢的红袖轻扬,冥冥中,似乎有飘渺的音乐响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虚无飘渺中缓缓起舞……

    楚阳的眼波突然变得悠远怅然、伤感……

    鲜血在流,楚阳清晰地感应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他一生追求武道,入情、破情、出情至无情后灭情,在濒临死亡的一刻,他本以为唯一的遗憾应该是有生之年没有达到他追求一生的至高境界,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脑海中竟然冒出来一个,他本以为早已忘却的身影。

    那红衣飘飘丰姿绝美的身影啊,那一回眸,一扭身……都是绝顶的风情,在轻灵曼妙的在自己心里载歌载舞,每一次回眸看着自己,都带着如海的深情……

    莫轻舞,楚阳入情破情的女人!

    “原来,我并没有真正的破情……”楚阳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喃喃自语道。

    一丝悔意,悄然在他的心中蔓延,如同烟雾般,刹那间席卷了他的整个心灵。

    在这一刻,他的心再也不受控制,也不想控制……

    轻舞!未知我此次赴黄泉,可能与你相聚?

    轻舞,你可知当初为了修炼三劫灭情斩离开你,我有多么后悔……

    楚阳心中一片怅然酸涩……

    “大家一起上!干脆的剁了他!至于九劫剑,咱们徐徐商议不迟!”一人大声叫道:“若不然,等他回复一些,就轮到我们大费手脚了!”

    四周众人轰然一诺,顿时刀剑齐举,向着楚阳围拢过来。

    楚阳依然出神的坐着,一动不动,眼神凝视着前方某处,仿佛亘古恒定的苍凉,染血的发丝在他额前飘起……

    脑海中的人儿越舞越是激烈,已经形成了一团红影,飘渺无定,但却红成了漫天红绡,同时一阵曼妙凄凉的歌声从红影之中幽幽传出……

    “一生不轻舞,一舞一生苦;今生为君舞,纵苦舞一生!”……

    这是定情之夜,莫轻舞所作的一首小诗。犹记得,当时莫轻舞眼中含泪,眼神凄迷而幽怨,她……早知道自己是用她的情来练功,但她却依然飞蛾扑火一般的扑进自己怀中,任由自己尽情燃烧!

    那个兰质蕙心的女子呵……楚阳怅惘的想着,心中酸涩难禁,生命到了尽头,才知真情的可贵……可自己,已经回不了头……

    犹记得,那次莫轻舞最后一次被自己拒绝,心伤魂断之下,魂不守舍,归途遇袭,一代红颜,终于香殒玉消。

    自己闻讯之后,立即赶去,却终究是迟了一步。虽然自己之后将那伤害莫轻舞的世家所有人全都斩尽杀绝株连九族鸡犬不留,但佳人终究不能复生!

    那位绝代红颜,在临死之际,柔柔的躺在自己怀里,对自己说:“楚阳,若是有来生……若是我还能遇见你,希望你能够好好地……看我一眼。我比剑好看!”

    “楚阳,能死在你怀中,我很满足……”这是莫轻舞最后的一句话……

    轻舞,你不满足,你有遗憾,否则,你眼角怎会有泪?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佳人脸上,却蓦然垂下的那两滴清泪……配着她临死之际为了怕自己伤心而强行装出的笑容之上,是那样凄艳……

    两滴清泪,却将自己的心,在那一刻砸的粉碎!从此,此心尘封!

    轻盈如梦梦亦飘,

    血海骨山舞妖娆;

    仗剑千里君莫问,

    生死相随到九霄!

    这是当初天下第一才子雪泪寒有感于莫轻舞对楚阳的深情,特意所做的一首诗。

    而现在,轻舞,你到了九霄,我却依然在人世中……但,我立即就能与你生死相随了……生生世世!

    楚阳出神的想着,一向冷硬的嘴角,挂出一丝温柔凄楚的笑容。染血的长发在风中飘起……

    轻舞,等我!

    轻舞,你可知,若有来生,我宁可不修炼什么剑道,宁可不要什么巅峰,宁可不要报仇,也要与你在一起!这世间,有什么能够抵得上你满足的那一笑?没有!

    脑海中的曼妙歌舞渐去渐远,莫轻舞的声音似乎也越来越是飘渺:“今生为君舞……生生为君舞……千折心不变……万死犹不苦……不苦……”

    刷的一声金刃劈风照面而来,楚阳神思恍惚,随手一剑格挡,他的心思,还在倾听着冥冥中莫轻舞的声音……此生已了,轻舞,临死前,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吧……

    不苦……轻舞,你苦,却不觉得苦,如今……我很苦!好后悔!

    刀剑加身越来越多,鲜血点点飞出,疼痛一点点从全身各处聚焦,终于将脑海中的歌舞打断!

    楚阳狂怒的长啸!猛然站起,黑色长发激烈飞扬而起!崩碎了发带!他竭斯底里的狂怒起来!

    生命的最后时刻,你们也来打搅我们相聚!该死!

    砰的一声,一剑刺在楚阳胸口。楚阳心头一痛,低头一看,挂在脖颈上的那块玉佩啪的一声就在自己眼前粉碎。玉佩中间,一个“舞”字悄然片片碎裂……

    楚阳茫然伸手一摸,一手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