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3.173这就有点尴尬了,她竟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2/2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他这是要拒绝她?

    指尖掐进掌心,傅深酒哑声叫了他的名字,“薄书砚……”

    彼时,薄书砚堪堪走到办公室的门边。

    他侧眸看了傅深酒一眼,随后将办公室门反锁了,又将靠着办公大厅走廊的一方的帘子尽数放了下来。

    咽了咽喉头,傅深酒咬了下唇,心底快速滑过一个念头,在那个想法还未清明的时候,薄书砚已经骤然回到她身前偿。

    “薄书砚,你又想干嘛?”傅深酒朝后退了一步。

    “干……你。”他眸渊中有暗火翻涌,直接勾了她的腰肢,将她扑在了沙发上撄。

    傅深酒大脑白了白,待明白过来的时候立马开始挣扎起来。

    “薄书砚,这是办公室,要是被人撞见了,就没脸见人了!”

    “那就不见人了。”

    “………我没洗澡,身上很脏。”

    “我还没尝过脏的你,刚好试试看。”

    “……我不喜欢这沙发。”

    她的话音刚落,男人就将她捞了起来,阔步往他的办公桌走去。

    傅深酒还没明白过来他的用意,整个人就已经被男人仰面放在了宽大而质感的办公桌上。

    她白皙的脸上已经遍布红云,撑着身子就想要从桌子上下去。

    他却突然捉了她的一双脚腕往上抬去,就让她穿着高跟鞋踩在桌上……

    “薄书砚,别这样……”本就睡躺在桌上的傅深酒就已经够难堪了,双腿和双脚却又被他摆成这样弓长开的势姿,她在那一刻只觉得心脏都被快烧停了。

    男人将她已经摇摇欲坠的裙子掀了一下,那裙子就顺着大褪的弧度朝下滑落下去。

    在傅深酒拿手来挡的时候,他的身子却率先叉进那分开的褪之间。

    他的手一刻也未消停,偏偏还在她耳边问,“不喜欢这样,那我们换一个势姿。”

    傅深酒已经被这样的“变故”羞震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听他这样问更是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都藏起来。

    男人也并非真的询问她的意见,将她从桌子上捞起来后放在了地上。

    傅深酒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势跌进他怀中,想将自己藏起来。

    男人却肆无忌惮,在最后将傅深酒转了过个面,使她趴在了办公桌上……

    ……

    在傅深酒几度都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终于出来了。

    汗水交融,乎吸纠葛。

    薄书砚靠坐在办公椅里,傅深酒几乎是瘫在他身上,全部的力气都被抽干了,连乎吸都困难。

    他却余兴未消,一双大手仍旧兴风作浪。

    傅深酒被他弄得烦了,费力睁开眼睛的时候不满地咕哝,还将他的手给挥开了。

    男人在这时候全然没了自尊,不消三五秒又一次来袭。

    傅深酒累得不行,被他反复折腾终是怒了,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薄书砚却趁势捏了她的下颌,又口勿了上去。

    “……”傅深酒没力气再怎样,干脆任由着他。

    她原本以为,他嘴上动动就算了……哪知道……

    傅深酒也是那时候才发现,她和他……尽管早已结束……但一直是“在一起”的!

    所以薄书砚嘴上为所欲为完了,现在又开始……

    “我真的不行了……你放过我好不好?”她开始求饶。

    “不好。”他很干脆,“这种事没有停下来的道理。”

    “……”傅深酒还想再说什么,男人却全然不再给她任何机会。

    而且这一次,比上一次更久。

    这场拉锯战,一直持续到了天黑,若不是傅深酒的肚子突然咕咕地叫起来,薄书砚不知要何时才肯放开她。

    薄书砚在千石集团的办公室虽然不如在美国那边的办公室奢华,但仍配备有休息间。

    只不过休息间里,除了卫生间,就只有一张单人床了。

    薄书砚细致地替傅深酒清洗过后,就将她放到了小床上。

    傅深酒累到了极致,脑袋刚一沾上枕头,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在完全睡沉之前,傅深酒脑袋里只残存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跟薄书砚恩爱,是需要体力的。

    唔,她明天还得一早去翟家给薄景梵准备生日小聚会呢。

    ……

    傅深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希顿酒店的房间里了。

    她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便找了一套衣服冲进卫生间,匆匆洗漱过后就准备出门。

    “等着,别慌。”薄书砚突然从书房里冒出来,沉声吩咐她。

    傅深酒一看到他,立马就想到了昨天在办公室那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的…温存,一张小脸儿不自觉地就红了,竟就乖乖地等在那儿。

    薄书砚边整理袖口边往她走过来,“准备去哪儿?”

    傅深酒愣了一下,正准备说话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忘了告诉薄书砚,薄景梵明天就要满4岁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她竟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抿了抿唇,傅深酒小声道,“我突然想起,明天是梵梵的生日,所以准备趁现在出去给他买个生日礼物。”

    果然,薄书砚一听到这话,脸色蓦地就黑沉下来,幽幽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是你突然想起我儿子明天要过生日,还是你突然想起要将这件事告诉我了?”

    见薄书砚转瞬就将自己的心思拆穿,傅深酒也没再遮掩,弱声道,“对不起啊,这阵子发生的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