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6回 他一定很爱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你二嫂就这样嫁了?”

    丹阳最近吃什么都喜欢吃酸的,这和什么酸儿辣女她觉得没多大的关系,她没怀孕之前也喜欢吃酸的,咬着梅子入口酸溜溜的胃口觉得刚刚好,看得她妈一脸的酸,她是上了年纪,绝对不会碰这样的东西,羡慕孩子,还是年轻的好。

    她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自己说让他们办婚礼吧,一定要搞特殊,结果你看看你弄的和没妈似的。

    不过实在唐真身上的故事太多,当时闹的动静那么的大,就是看新闻都觉得瞠目结舌,这哪里是亲妈,看着都吓人,不管怎么说她理解不了,在一个吧,觉得自己女儿和人家没妈的孩子好像一样,她这心里就觉得不舒服。

    “嫁了被,不然呢?还跑去她家提亲?好像关系都断干净了。”

    官司不是还在继续打嘛,唐真估计也是彻底发狠了,不过想来也是,换做自己,对这样的家人还留什么情,没步步紧逼就不错了,缘分也就到这里结束了。

    “我看新闻,新闻上没有提到她父亲,是父亲很早就过世了吗?还是和她母亲离婚了?”

    季丹阳她妈这辈子走过的路和女儿差不多,毕业就嫁了家庭相当的丈夫,然后就生孩子,生孩子的时候她还是孩子呢,公婆对着她也好,当女儿一样的照顾,一转眼这不就孩子也这么大了,她老公也没有什么花心的毛病,没上过班,接触的都是一些老姐妹,偶尔也会八卦八卦。

    “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她妈都这样,她爸如果不是离婚的,那就说明爸爸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你想啊,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就像是爸爸妈妈生了我一样……”丹阳双手搂着自己妈妈撒娇,她妈的脸色有些不好,似乎有些僵硬,掐了季丹阳一把。

    季丹阳一抬头就看见了唐真。

    她也是有点心虚,背着人家说人家的事情还被抓了一个正着,不过她和唐真一贯是没有什么接触的,也就没有说话。

    唐真看了季丹阳两眼,准备离开的时候,还是认真的开了口。

    “我的父亲是一位非常好的父亲。”她的声音平常,然后就离开了。

    季丹阳心里紧张的同时又觉得唐真这是听见了吧?然后觉得自己侮辱了她的父亲?

    她哪里知道,当时报道又没有报道这些。

    回到家里越是想越是不对,原本也是多少有点小姐脾气,一直别人都捧着让着的,今天觉得跌了面子,晚饭就没吃,她吃不吃饭鹤来着急呀,还指望她给自己生女儿呢。

    上楼哄她。

    “不高兴了?”

    丹阳说没有,心里也劝自己,不应该生气,她背后讲人让人给抓住了,这是自己理亏,但是她妈当时还在现场呢,唐真就不能过后和她说?

    “没不高兴。”

    “你想吃什么,我开车出去给你买。”

    季丹阳从床上坐了起来:“我今天干了一件蠢事,现在恨不得时间倒流回去。”

    她多那个嘴干嘛,什么都没说,她也就不心虚了,烦人死了。

    “说说看,老公给你靠,帮你解决。”

    “没什么了,我想吃芒果芋圆你出去买吧。”

    “行呀。”鹤来亲亲老婆的脸蛋,怀孕都没变丑,原来多好看现在更加好看了,笑呵呵的就去了,这个时间你就是多折腾他几次也不至于翻脸,怕的就是大半夜的把他踹醒然后说要吃这个要吃那个的,那就别怪他翻脸了。

    季丹阳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想着唐真会不会告诉婆婆?

    别人的话,她敢说绝对不会的,但是唐真自己一直和她僵着,过不去的,借着这个机会还能不给自己小鞋穿?

    错就是错,但是也不能失了先机。

    离开床上踩着脚上的笨熊拖鞋就奔着李时钰的房间去了。

    季丹阳拉着婆婆的手撒娇,家里她婆婆和她最亲,也许是因为住在一起的原因吧。

    “妈,我不该说她闲话的。”

    时钰叹口气,儿子多就是这点不好,儿媳妇一多,就容易出事。

    “是不应该说。”

    丹阳撅着大嘴:“你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当时就那么一说,她家的事儿……闹的动静那么大,我妈就随口问了我一句。”

    时钰拽着丹阳让她坐在床边,她不能蹲,到底是怀孕呢。

    “丹阳啊,你和妈说说看,你为什么不喜欢你二嫂?”

    季丹阳漂亮的小脸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玉石一样,带着层层的光辉,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里有什么理由?

    “觉得你二嫂家不配?”

    季丹阳神情有些不自在。

    “那要说家庭,我三嫂家也不是多好……”

    她才不是因为这个呢,只是先入为主,觉得家庭什么样,养出来的孩子就什么样,唐真她妈……怎么说呢,看着新闻,她也很可怜对方,但一旦这个人变成了自己嫂子,那种感觉怪怪的,反正不是高兴的感觉就对了。

    “丹阳啊,妈对你们任何一个儿媳妇都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我儿子说喜欢,我就支持,真的过不好那是你们的问题,你可能会认为妈这样的想法有点问题,我一个母亲都是这样去想的,我希望将来你生了孩子之后,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也要这样去想。”拉着季丹阳的手,到底还是年轻。

    心性没定呢。

    要是换个嘴不好的,说白了那是嫂子,嫂子什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要是嘴在损点,那你自己如何,你还要求嫂子。

    季丹阳低着头。

    “那我就是不喜欢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安娜姐,喜欢三嫂。”

    她也不是不能容人的,柳絮那么不爱说话,她和柳絮依然沟通的很好,是姐妹一样。

    当然丹阳敢说这里面三嫂也有付出,不光是她自己好相处。

    “好吧,反正又不是让你们俩生活在一起。”

    妯娌之间喜欢不喜欢的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妈,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个性挺糟糕的,还有点狗人看人低的意思?”

    她讲不清,但她就是不喜欢唐真,没有理由的,反正不也不全是因为她的家庭,说不好,她也表达不出来。

    “挺好的,只要不上来那犟劲,妈脾气也不是多好,互相包容被。”

    季丹阳觉得这话就太假了,天知道都没见过你发脾气,也没看见过甩脸子,就这样还脾气不好呢?说真的,她是真的没见过公婆吵架,不过也是,她公公这脾气,换个女人都吵不起来的。

    你想,要是一个男神娶了你,你好意思成天跟他吵架吗?

    她是肯定不好意思的,而且婆婆真的长相有些普通,她这也算是有什么说什么,没撒谎,以婆婆的长相找了公公,半夜都会乐醒的,反正她是这样看的。

    “你脾气挺好的,我脾气不好,嘿嘿。”

    李时钰笑笑,季丹阳的脾气是不怎么太好,但当婆婆的不至于当着儿媳妇的面去说,老小的这个就得哄着,各人怎么应对都要看方式方法的,比如安娜,你不需要哄她,不需要对她做特别的事情,她自己可以分析的,对柳絮呢,就千万别客气,更加不要太热情,不要一直贴着她说话,季丹阳就相反了,你买什么就找她,让她陪着你去,平时和她多聊聊天,这孩子是属于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没有别的心眼,你对她好点,她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你。

    至于老二家的,唐真她接触的也是少点,不过多少能看出来,那孩子其实对亲情挺渴望的,也是个好孩子。

    “妈,当初是你追的我爸吧。”

    季丹阳觉得一定是这样的,不过她就纳闷,你说公公比婆婆小了这么多,奶奶是怎么愿意的?

    在季丹阳的心里,她认为反对也是纪母应该反对的,相反的婆婆家应该很愿意,而且还是巴结的那种,天知道突然天上掉下来一个白马王子,那种感觉应该是非常的震撼吧。

    “嗯。”

    李时钰对丹阳不讲以前的事情,也不喜欢讲,季丹阳自然也就问不出来什么。

    鹤来买好芒果芋圆回来,给父母带了一份,主要他妈几乎这些都不碰的,碰也是浅尝辄止,顺路给柳絮送了一份,反正也不是很远。

    “妈,我放在这里,我爸呢?”

    “在花房倒腾他那些花呢,最近上肥料不知道是不是上多了,死了两盆花,有点上火。”

    纪以律就属于闲的没事儿干那伙的,原本花就养的挺好的,他非常搞创新,结果花没受住,烧死了,他蔫了。

    鹤来拎着袋子上楼,小祖宗在床上坐着呢,现在看着可比刚刚高兴多了。

    “我问妈,是不是她主动追爸的,妈年轻的时候可真生猛。”

    鹤来:……

    他现在其实还彻底搞清楚,纪禹不让他上手去管以前的那些旧事,那叫什么陈什么来的,他也是懒得去理会,他妈离过婚这事儿,鹤来就一直犯嘀咕,很奇怪的,当然内里的内容他没好意思问,也不敢问,他爸当时的态度那么的决绝。

    鹤来就想,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你说他爸和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让他娶个大自己十岁的,他肯定不干,开玩笑,季丹阳这样的他觉得刚刚好,偏巧他妈又结过婚,你说人家又恨他妈恨的跟什么似的,难不成是他爸抢的他妈?

    摸着下巴,觉得这点倒是可能,因为是抢来的,所以感觉不同。

    原来他爸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人呀,真是没想到。

    大家都是男人,他懂的。

    “追肯定是我爸先追的。”不过他妈这是有丈夫的时候被追,还是没有丈夫被追这就说不清了,要是前者呢,那他爸就是妥妥的小三了,要是后者呢,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季丹阳对这事儿就放心头上了,她就是好奇。

    公婆肯定不会讲了,让她去问公公她也不想去,问了也不能说,不如直接去问奶奶。

    纪母人在医院休养,身体没有毛病就是进来住一段,最近有点咳嗽,方便医生护士来照顾她,丹阳抽空中午就来了,说的好听,说是来陪奶奶的,想奶奶了。

    “你怀孕呢,别总往医院跑,过几天我就回去了。”

    这是大孙子紧张,一定要她进医院来住一段时间,她也是不想麻烦苏蔓,她一有点身体的方面的不舒服,苏蔓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她不觉得是大毛病,但是可怜苏蔓。

    纪母现在就是拿苏蔓当女儿看呢,亲女儿也不见得能达到这种地步,说是婆媳,其实感情胜似婆媳,这些年交心,苏蔓靠着她,拿她当亲妈妈一样的看待,她妈早就过世了,那之后也只和纪母一个人好。

    纪母知道自己现在老了,年纪大了,有时候也觉得活着有点累,都这把岁数了,但是她不敢死,自己死了眼睛一闭就完了,那苏蔓呢?苏蔓以后怎么办?要是纪极真的提出来离婚怎么办?

    苏蔓不离,她还有个家,至少不管怎么样,大家还能打着亲人的旗号来关心她,要是离了,她自己怎么活?就是能活,她死都闭不上眼睛,她得得到儿子的保证才敢去死,不然就只能能多活一天会多活一天。

    小儿子和李时钰她不担心,老小的命跌跌撞撞的到现在,她真的死了,以律有个什么,她也看不见了,也就不会伤心了。

    “奶奶,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你说吧。”丹阳给奶奶买的华夫饼,奶奶正在吃呢,胃口倒是挺好的。

    “我爸和我妈谁先追的谁啊?”

    “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了?”

    “就是好奇,那天我问妈了,妈说她追的我爸。”

    纪母:……

    这是为了给她儿子留面子吗?

    “不是,是你公公追的你妈。”

    纪母想起来也觉得好笑,就这么一个儿子,那个年纪要是身体好,怎么都不能到李时钰的手里,捅破天她也绝对不能干,别说她,就是纪极也绝对不行,这是没办法,以律的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他能活这些年,别说这些年感情,她还是会重新选择的,选择一个更加门当户对的来配儿子,这些年她就觉得对不起儿子,虽然他们感情好。

    以律的责任心还是很强的,换了一个女人,他还是能一样的从头爱到尾。

    其实这事儿就是挺现实的,和纪丹阳所想的完全就是两码事,她是不能理解,经奶奶一说,似乎也就明白了,这情况……

    人活不活得成,那是没什么可选择的,都要没命了,谁嫁?谁想守寡?除非是为了某些目的。

    “你婆婆那时候条件也就一般吧,也离过婚……”

    季丹阳:……

    季丹阳被奶奶给刺激到了,中午就跑到四海去找鹤来,神神秘秘的。

    “我下面有四五个会呢,你跑来干什么?我可没有时间陪你啊。”鹤来把丑话说在前面,他今天忙的要死。

    “你妈离过婚你知道吗?”

    鹤来没好气的看着季丹阳。

    “知道,你是听谁说的?”

    季丹阳沉默了一响:“奶奶说的,我去问奶奶了,根本不是妈说的那样,你爸先追的你妈,你爸那时候身体好像特别的不好……”季丹阳不怕惹鹤来生气,反正就是半斤八俩吧,你也别说谁的条件特别好,站在谁的立场都能说一大堆,挺难的,能走到今天不容易。

    但是她看着公公挺好的呀。

    季丹阳从来没见过公公犯病,就更加觉得那些所谓的身体不好似乎有点假,这是不是就为了娶婆婆才编造出来的?

    要是这样说,公婆还挺现代的呢。

    鹤来的语气平常。

    “我小时候我爸身体是真的不好,今天要死明天要死。”

    死这个字,小时候接触的太多,可能他接触的还不算是多,他妈对纪禹好就是因为纪禹见的是最多的,据说纪禹和纪瞻不大的时候他爸接连几次犯病都是很严重的,说句不好听的,后事都开始准备上了,这些是鹤来从云娇的嘴里听见的,云娇记事也挺早的,云娇和鹤来说的时候,就说纪瞻每次去医院还好,后期也不太去了,倒是纪禹一开始死活不肯进去,后来慢慢的就几乎长期的在医院待着,这不是云娇看见的,而是她奶奶偶尔会和苏蔓聊天,她听见的。

    纪云娇对李时钰特尊敬也特别的好,因为她觉得小婶很不容易,和她妈一样,纪家的两个女人都很难,或者说,算上她奶奶三个都挺难的。

    鹤来能记住的不算是太多,但对这个大哥,除了恨,也有爱,他心里是承认,纪禹对这个家付出的。

    “你崇拜你大哥,这太不像是你说的话了。”

    “我这人从来不撒谎,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我不喜欢他比我臭屁,端着老大的架子,下辈子我当老大我一定提前抽死他。”

    丹阳翻着白眼,摸摸肚皮,可千万别给她孩子做这样的胎教。

    季丹阳准备回家,特有意思,公司楼下的转角有个瞎子在算命,真瞎还是假瞎那谁知道,你总不能上手去扣他的眼睛吧。

    “姑娘算个命吧。”

    “我可不信这个。”丹阳谢绝,并且好意的提醒他,说一会保安就会过来的,叫他赶紧离开。

    “你怀孕的了吧。”

    那人眼睛动了动,装的和真的一样,现在季丹阳几乎就能断定了,这是假的,她挺着肚子,谁看不出来她是怀孕了?不然一个苗苗条条的小姑娘哪里都不胖,就胖肚子呀?肚子上扣了一个盆?

    这用算吗?

    算命的也是想讨两个钱,说两句吉利的话。

    “怀的是个儿子……”

    哪里会有人不喜欢儿子呀,大部分的人都会喜欢的,这样说肯定没错。

    换了别人季丹阳不知道,但是她听见儿子两字,小脸冷飕飕的,脸上刮着几级的大风,她干嘛要生儿子?

    鹤来都说了,纪家缺女儿,缺女孩子,生女儿就是女皇,生儿子她就当仆人,她干嘛要生儿子?

    之前有个阿姨来家里给她看肚皮,就说她的怀像怎么看都是女儿,当时给季丹阳乐的,看那阿姨怎么看怎么顺眼,瞬间就觉得美不止上升了两三个层次,马上就要盖过她妈的光芒了。

    现在的科技也不是不能看,但她就想保持神秘先。

    “你才生儿子呢,你全家都生儿子。”

    气呼呼的就上了车,让司机开车,回到家还是这张脸,李时钰还以为她是受了什么委屈。

    “有个不长眼的就非说我怀的是儿子……”

    李时钰:……

    她怎么觉得儿媳妇在拐着弯的骂人呢?

    她摸摸自己的鼻子,其实她也觉得丹阳会生儿子,感觉就是这样的,但现在不敢说,生孩子你越是盼越是不来,就像是她最后怀鹤来,那时候就想最后收尾能来个小姑娘她这一辈子都完美了,但老天爷就是不肯给你完美,最后一个也是儿子,知道是儿子的时候,她老公差点没晕过去。

    气晕过去。

    “丹阳怎么了?我看着她气呼呼的就进门了。”以律才倒腾完他的那些花,才换过盆,刚刚洗过手。

    “不知道哪个人说她怀的是个小子,就不高兴了,鹤来不是一直嚷嚷要生女儿吗?”

    以律得意一笑。

    “你看着吧,最后我们家的儿子都会和我一样,全部失望的,没有女儿命。”

    时钰用白眼斜他。

    “没有女儿你就那么高兴?”

    “那是,老大这个女儿都不该有的,我没有的,别人也不能有。”

    李时钰:……

    这到底是什么爹啊?

    太狠毒了。

    “老四当初和我说,他要生四个女儿,生吧,他生出来四个女儿,我和他姓。”以律指着鼻子说着。

    老四就是生一百个也是儿子命。

    “你现在就和他一个姓。”李时钰提醒丈夫。

    季丹阳一大早的就和同学有约,昨天晚上被鹤来闹腾了半宿,怀孕也没耽误他们俩,该怎么还是怎么的,她除了肚子大,哪里都没胖,灵巧的很,出门的时候化妆了,她可以说每天都化妆,李时钰不说,就家里的保姆偶尔会念叨两句,说怀孕化妆了不好,这点李时钰她是真不管,因为好不好他们心里也清楚,他们认为没问题那就没问题,医生也没讲过会有事情的。

    佣人给他们收拾房间,出来的时候就和李时钰说了一声,昨天肯定是同房了,季丹阳现在怀孕呢,以前这两人看着就折腾,动静大不大的,遇上一般她们都会避开,但是现在不同了,你看她那点体重,你真要把她给折腾坏了。

    “等鹤来回来,我说说他。”

    鹤来开着车,等着她呢,季丹阳一身的黑,牛仔裤也是破洞的,柳钉单鞋,拿的包是配套的,带着黑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去参加葬礼呢,急匆匆的拉开车门坐了进来,鹤来这人就烧包,开的车自燃也跟着烧包。

    “等你半天了。”

    丹阳也叽歪,她要化妆,要穿衣服要找衣服很费时间的,加上她是孕妇不能跑不能跳,挺着肚子她还觉得麻烦呢,问题能不怀吗?

    带上车门。

    “今天看着天气也不是太好,还要出去?”

    鹤来不太愿意让她出门,平时就算了,看样子今天是要下雨,她一个孕妇的,出门没人跟着,要是出点事情谁能负责?

    “和人都说好了,昨天我们俩不也说好了吗?”

    她昨天晚上能同意,大部分的原因就是想要今天出去和同学见面,其二是因为她想鹤来了,身体挺好的,医生也说没有关系,不然才不给他亲近呢。

    她同学关系是最好的,现在遇上麻烦了。

    “去去去,我没说不让你去,等结束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没看见我,不能给走啊。”

    “我自己打车就回来了,不用你接。”

    鹤来才开起来的车靠边停下,季丹阳喊:“你干嘛停车啊,我都要迟到了。”

    “我去接你。”

    “知道了知道了,大暴君。”

    非得要他来接,这人可真是的。

    丹阳到咖啡店的时候她朋友都已经到了,也带着墨镜,她就觉得奇怪里面够黑的了,还带墨镜啊?她带是因为觉得自己现在见不了人,觉得自己太丑了,对着自己不敢下眼。

    其实任何一个人看见季丹阳都说她比没怀孕的时候好看,以前太瘦了,偏她自己的风格就觉得以前好看,现在难看的要死,说自己的腰是水桶腰,自己的腿是萝卜腿,天知道她哪怕就是怀孕,她的那两根腿依旧还是那样,根本没长多少肉,所谓的双下巴根本不存在。

    “来了。”

    “你昨天在电话没说清楚,怎么搞的?”

    同学是她的高中同学,两个人关系最好,后来丹阳出国,对方去了别的国家,那时候也联络,偶尔还会一起玩,反正距离的不是很远,在后期她和纪鹤来结婚,被纪鹤来给坑的怀孕了,就消停下来了,肚子和球似的,实在不太愿意出来,也不愿意见别人,觉得自己变丑了,不好看了。

    康乐雅不同,她们手机都有联系。

    康乐雅用了三年的时间去陪伴一个男人,看着那个倒霉蛋从破产到一步一步又重新爬了起来,好不容易接受她了,结果对方的前女友来闹了。

    康乐雅有些头疼,她不是怕别的,也不是怕人能被抢走,她就是觉得这已经对自己造成了困扰了。

    女孩儿的妈妈总是来公司,说她的女儿为卓展做过流产,要求卓展负责。“不会吧,他们都分手这么多年了。”

    丹阳完全不能理解,要是才分手说这样的话就算了,分手三年了,莫名的跑出来就说她女儿为前男友打胎了?

    “卓展之前上了电视……”说起来这事儿康乐雅也是很无奈,卓展低潮的时候,对方怕他拖累自己,加上女方的妈妈也是看不起卓展,逼着分手了,现在她们的意思就是想捡起来,让卓展重新接受。

    “你这也能忍?我要是你,我就让她们哪里凉快滚到哪里去。”

    该狠就得狠呀。

    康乐雅无奈,现在对方已经跑到她家里去了,去跪她父母,弄的她父母很是尴尬,弄的邻居都知道。

    “卓展是怎么态度?”

    “他也被缠的很惨。”

    对方总是这样来闹,卓展加上又出了一点名气,你知道的,这种时候一点风吹草动人家都有兴趣的,卓展怕的就是这个,但偏偏对方就好像掐住了他们的软肋一样,那个女的说,因为打胎她以后不能生育了,要求卓展负责。

    “这样也行,都分手三年了。”

    康乐雅和丹阳分手回到公司,这个公司那时候是她投资了全部的积蓄,她知道卓展喜欢过别人,也知道卓展和别人在一起过,但是分干净了,她全部都知道,后来慢慢的起了规模。

    “出去见朋友了?”

    康乐雅看着男朋友这样也是不忍心,他一定也很烦。

    事实上卓展是烦死了,他都撂的差不多了,见到那人也不会有太大感触的,结果那母女俩蹦出来了,说句不好听的,当初他没想分手,但是他欠了很多钱,公司也垮了,都要结婚了,她们把婚礼给推了,她妈让把孩子给打了,说以后桥归桥路归路,现在又跑出来。

    季丹阳上了车,鹤来坚持要来接她,还真的来了。

    鹤来就听了一个大概,挑着眉头。

    “你朋友活该被人吃。”

    对待不要脸的人就得不折手段。

    丹阳有点扫兴,她也是为康乐雅发愁,哪里有这样的,没钱你就把人给踹了,有钱你在捡回来,什么叫患难见真情?你以为这是开玩笑呢?全世界都不要你了,那种感觉多凄凉啊,那之后能有个人帮帮你,那绝对就是真心的。

    “我好像又变丑了。”

    鹤来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他怎么看都是又好看了,就她矫情,今儿我又难看了,明天我不能出门见人了。

    回到家,丹阳就想减肥,想要控制体重,学明星说只要胖肚子,其他的地方不胖。

    “我不吃饭了,我要减肥。”

    李时钰由衷地说:“你真不胖。”

    “妈,你就骗我吧,你看我的双下巴……”

    李时钰看了半响也没看见,鹤来看着自己老婆的目光就有点深究。

    “不吃了是把?”

    “那就吃点吧……”

    季丹阳一对上丈夫的眼神,想想还是说吃了,鹤来想要吃了她似的。

    上楼去换衣服,见他也不搭理自己,去摇他的胳膊。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不搭理我了?”

    “我没什么气好和你生的,我都说了,你不胖帮你不胖,你就偏生认为自己很胖,季丹阳你觉得我说的都是废话是不是、”

    丹阳嘿嘿的踮起脚抱着鹤来的脖子。

    “老公你一生气可男人了,浑身都是男人味,我可怕你了。”

    鹤来差点破功夫,被她这么一贴,觉得太热了。

    原本就喜欢她,你说这小样的往你身上一贴,是个人都扛不住的呀,心里火烧火燎的,季丹阳自己还不知趣,用腿摩挲着鹤来。

    “你离我远点。”

    他要是上火,火大了她这身板现在不行,碰两下就叽歪的,他也是怕她身体真扛不住。

    “老公,我可喜欢你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别耍贱啊。”

    丹阳嗷嚎,揉着自己的头,他这个无耻之徒,竟然敲自己的头。

    纪鹤来,我今天不让你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和你姓。

    “老公,我头疼……”

    鹤来换好了衣服就准备下楼去了,季丹阳在这里唧唧歪歪的,躺在床上死活就是不肯起来,他也不知道她是真假,过来看看她,这装的是不太像,和那些科班出身的一比就落下风了。

    “别装了,赶紧起来,下楼吃饭,爸妈都等着呢。”

    “你亲我一下,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季丹阳耍赖,到底鹤来还是亲了。

    下楼的时候两个人腻腻歪歪的,她说下不去,让他抱,他到底最后给抱下来的,下面的那两个人都习惯了,纪以律撂下筷子:“我也抱你下来。”

    “你在摔了我,把我牙都摔掉了,我就不用吃饭了。”

    季丹阳正好下来听见这一句话,没忍住笑了出来,她不是故意要笑的,就是好像鹤来讲的,爸身体似乎是不好。

    “爸,你饶了我妈吧,多大的恨啊,你想摔死她。”

    以律觉得这就是挑衅。

    “我怎么抱你妈还抱不动了?”

    “过去家里大米你也没抱动呀。”

    最小的时候,那时候四岁多吧,他记得是他姥爷总给拎上来,他姥姥偶尔也给拎,奶奶没亲手拎过一般都是叫司机给送,剩下几乎就都是他妈,他妈力气很大,什么都能搬,他爸呢就负责拎一些青菜了,一些不太重的东西,他们都没让爸爸太抱过,带是带,不抱着。

    抱小孩的力气都没,还抱大人呢?

    简直就是玩笑。

    “那是我没稀得抱。”

    鹤来点头,是的,老先生你是不稀得抱,我是相信你的,你说什么我都信的。

    “不信我们俩较量较量。”

    鹤来放下筷子,较量就较量,来吧,我接受你的挑战。

    李时钰别有深意的看了儿子一眼,鹤来这边就歇菜了。

    他摸摸自己的鼻子,对着自己爸笑笑:“爸,你肯定能抱动,是我抱不动,她就沉的和小猪似的……”

    “纪鹤来,你说谁是猪呢?”

    “就是,丹阳你不能放过他,他现在嫌弃你丑了……”

    纪以律在一边忙着挑拨。

    李时钰摇摇头,吃顿消停饭就是这样的难,父子掐,夫妻掐,从头掐到尾。

    以律给时钰夹菜:“我知道你喜欢这菜,趁着他们俩吵架,你赶紧都吃了。”

    有好菜是要留给老婆的。

    李时钰无语,难不成你就是为了不让别人和我抢菜,所以要撺掇儿媳妇和儿子掐架?

    季丹阳肯定是讲不过纪鹤来的,不过她有大招,捂着肚子,丝丝的抽气,鹤来放下筷子,一脸的紧张,不管怎么说他都要当爸爸了,对肚子里的孩子挺稀罕的,打赌是打赌,自己还是盼望的。

    “怎么了?岔气了?”

    “你别和我说话,现在来关心我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我错,都是我错。”

    等他们开始吃饭的时候,丹阳就发现她盯上的那盘蘑菇好像都吃没了,哀怨的看着自己公公,又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她公公老是这样。

    “爸,不带这样的。”

    丹阳想着讨好公公,拿着一盒饼干打算去献殷勤,也没敲门,想着公公不会在楼上的,刚刚她还看见人在楼下遛弯呢,推门就进去了。

    “妈,我给爸……”

    然后就没声音了,彻底都消音了。

    她公公蹲在地上呢,手里拿着她婆婆脚,明摆着就是给洗脚呢,她婆婆则是明显不好意思了,用脚踢了踢丈夫,那意思提醒公公赶紧的站起来。

    “有事?”

    “爸,我给你送盒饼干。”

    “放那吧,我会想着吃的。”

    “哦,好的。”

    丹阳从房间里退出来,自己往楼上去,以前就是公公喂婆婆吃东西,她都觉得是作秀的嫌疑比较大,她公公这人爱开玩笑,喜欢和儿子斗嘴,特别是鹤来,总是掐,感情好才会掐的。

    但是今天她就觉得有点不太一样。

    她见过她妈给她爸洗脚,她爸身体不好的时候,她妈妈才会这样,但是从来没见过她爸给她妈洗脚,说实话,站在丹阳的角度,因为这是公公婆婆的事儿,轮不到她来管,轮不到她来操心,所以她怎么样认为也不会那么重要的,听奶奶说,她也是觉得就像是落水的时候你突然遇上一个木板,那你肯定会伸出手牢牢抓住的,这是一定的,爱情她和鹤来之间产生的叫爱情,因为他们还年轻,老了什么样她也不知道,到了公公婆婆这年纪,爱情就有点奢侈了吧,她自己妈都说结婚多年,爱情就变亲情了。

    她公公看她婆婆的眼神。

    季丹阳爱纪鹤来,也很爱,她有时候看着鹤来的眼神就是这样的,因为爱,所以看不够的看,公公的眼神也是那样的。

    “我觉得你爸一定很爱你妈。”

    “你晚上没吃药吧。”

    鹤来白了丹阳一眼,胡言乱语什么呢?进门就说胡话。

    “别弄了,丹阳看见回去一定和鹤来讲,到时候又来笑话你了。”

    时钰拽着丈夫的手,想让他起来,今天晚上他就非要闹着给她泡个脚,偏巧叫季丹阳看去了,时钰一点都不希望儿媳妇看见她公公在做这个,怎么瞧着好像都没地位似的。

    以律点头,谁能想着季丹阳就推门进来了,这孩子……

    “你说她要是嫁给一个没丈夫的,就独生子的人家会怎么样?”

    李时钰就笑,还能怎么样,那就惨了。

    说实在的丹阳这孩子不错,但是个性有点毛躁,可能是没受过苦,跟谁都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她和柳絮呢,个性要是综合一下,估计就十全十美了,但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安娜那样的毕竟还是少的,说回来,家里要全部都是安娜一样的个性,那也得掐起来,都管事,情况又不一样了。

    说着话呢,以律接起来电话,家里的座机很少有人会打,打也是打到手机上,除非是发生大事情了。

    是云傲打过来的,哭了,说他妈进医院了。

    以律叹口气,将电话递给了李时钰,时钰看了丈夫一眼。

    “你接吧,说是许翘进医院了。”

    云傲现在有点慌张,纪极人没在国内,他回家没看见他妈人在哪里,找了半响在花园找到的,人跌下去了还是被人推下去的这个云傲不清楚,他现在有点慌。

    “我马上过去。”

    纪极人不在,就只能由她接手来管,不然难道叫苏蔓出面不成?

    那就是太给苏蔓难看了。

    穿上衣服,纪以律不好出面,这毕竟还隔着一层。

    “你让司机送你去,别着急,有事儿给我来电话,看看情况严重不严重,要是严重的话让安娜去,你晚上不能不睡。”他有条不紊的交代着,安娜都能给处理好了,他老婆人年纪大了,原本睡眠就有点问题,要是一夜不睡,那就完了。

    以律送着她出门,是真的很不放心,等李时钰上车就给安娜去了电话。

    安娜才准备洗洗就睡了,接了电话,换衣服。

    “哪儿去?”

    安娜柔声:“云傲来电话,说是他妈从楼上跌下去了。”

    纪禹从床上猛地就坐了起来,好好的在家里怎么跌下去?

    “你去吧。”

    等安娜一走,他就给云娇去了电话,云娇都已经睡了,她和汤子同闹了半天,身上挺累的,这人别看平时话少,闹起来他也没留体力,自己哪里能是他的对手呀。

    “哥……”迷糊糊的。

    纪禹就怀疑是不是云娇去和许翘又说了什么,都和她讲过一千次了,你可以不去认这个妈,没人逼着你去认,但要适度,真的是她把人推下去的,自己也好早点想办法帮着圆谎。

    云娇听了两句就觉得不对了,越是听火气越是大。

    “我做什么了?我就连门都没有出去过……”

    纪云娇觉得头疼,和纪禹在电话里也是吵了两句,汤子同现在还能不醒吗?看着云娇气急败坏的样子接过来电话:“大哥,是我子同……”

    纪禹也不想怀疑云娇的。

    许翘伤的有点重,但好在没有性命危险,云傲坐在外面,时钰拉拉云傲的手,觉得这孩子也是不容易。

    “怎么弄的?”

    云傲说,可能就是看见什么了,趴在看台上,也许是拽什么,结果就摔下去了,好在不是很高,医生说有点轻微的脑震荡,手部骨折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

    李时钰也觉得这摔的有点蹊跷,太过于蹊跷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云娇,不知道为什么。

    纪云娇都要气死了,一大早进公司就去找了纪禹,冷着小脸,上面冷飕飕的,眼窝下方还带着青色,看样子昨天也是没有睡好。

    “我有那么傻吗?我去杀她?”

    “知道了。”纪禹点头。

    “哥,你让我觉得很挫败,你也知道的,我现在是能远离她就远离……”

    “你先回办公室,我中午再找你。”

    纪禹不想和她多谈,他的助理刚刚去机场接大伯,估计马上就要到了。

    “知道了,那我出去了。”

    “出去吧。”

    纪极人回来了,在医院和许翘是怎么说的没人清楚,晚上纪母这边就闹开了,纪母原本身体没什么毛病,现在在里面急救呢,纪极人在外面站着,也是一脸的疲惫,老了很多。

    内忧不断。

    家里的这点事情确实解决不好,只要他妈活着一天,他就做不到随心所欲,但他又不希望自己妈马上去见阎王爷。

    “怎么搞的?”

    苏蔓来的时候老太太人还在里面,苏蔓看着纪极这样子差不多也是猜到了,这些年一次又一次的,和她似乎好像没起太大的冲突,但害得人家母子之间失和。

    “我同意离婚。”

    纪极愣了片刻,随后摇摇头,他不敢离。

    说白了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因为两家上面或多或少的有牵扯,里里外外的说不清的牵扯,不是说不能分,真的分了要动根基,这是纪极不会去考虑的事情,许翘哪怕就是在跟着他几辈子,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喜欢许翘而舍弃四海,这点纪极看的很清楚,现在他想要给许翘一个名分,不过是因为苏蔓的这份力量越来越弱,弱到了即便真的分开,不会对自身产生任何的影响,不会对四海出现任何的动摇,并且云娇得到了苏蔓的全部,无耻一点来说,就是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就可以给许翘一个名分了,但是他妈现在横在中间。

    走廊上就剩他们两兄弟,相比较纪极的快速衰老,纪以律还是那样,也许操心和不操心之间的差距真的是很大。

    “许翘和你提的?”以律发问。

    纪极摆摆手,他不想多说。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不是替嫂子说话,她碍不到你什么了。”

    你想爱就爱,不想爱她都这把年纪了,她还能如何?一辈子就这么的短,她犯傻一辈子都耽搁了,不说别的,至少为你养育了云娇,云娇还算是可以的吧,就冲这么一点,这点体面也得给她。

    这些年纪以律夹在中间,最没资格说话的人就是他。

    那些年一起住,因为李时钰和苏蔓之间也不少有摩擦,住在一起就不可能一点事情没有,人就是这样远香近臭,住的太近各方面的问题就都出现了,龌龊越来越多,他呢,没本事都是吃大哥的,他老婆后期发展这中间借用不少他大哥的关系,这些他都懂,哥哥亲还是嫂子亲?

    以律只能说,他们纪家对不起苏蔓,但他还是哥哥亲,纪极对他的照顾肯定是要超过苏蔓的,他心疼也是心疼自己大哥,可是妈就这么一个心愿,她不想换儿媳妇,老妈现在也就剩这么几年,说的好听点可能活个三五年的,也许还能稍稍拉长,说句不好听的呢?眼睛一闭人就没了。

    以律也知道自己大哥是孝子,如果因为他,妈再没了……

    纪极看了弟弟一眼,他以前最不放心的是老小,现在最放心的也就是他了,纪云娇是他女儿,纪云傲是他儿子,这两个人在他心里和以律一样的重要,不想为许翘解释,到底还是张了嘴。

    “你们觉得我对不起苏蔓,那我何尝对得起许翘?”

    世人说的难听的话都是冲着许翘来的,他不否认自己不是个好男人,但是许翘在他心里就是个好女人。

    以律眼皮子一跳。

    这就是要干到底了?

    “以后我不提了。”

    纪母醒过来的时候让纪极出去,不想看见他,唯一陪着她的就是苏蔓,苏蔓和她待在病房里不知道谈了一些什么,最后纪母是哭出来声响的,攥着苏蔓的手,老泪纵横。

    “你这就是在挖妈的心,你挖妈的心啊……”

    苏蔓站在地上也不动,纪极听着他妈哭就推门进来了,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只觉得苏蔓做的有些过分,老太太这时候你还刺激她?心里也是觉得疑惑,苏蔓不会和他妈告状吧?

    “办手续吧。”苏蔓开口,纪极眼皮狠狠一跳。

    纪母捂着眼睛:“离吧,以后我也不要儿子了,我就要你,你还住在家里,你要是走了,我也活到头了,我一个老太太活了这么多年,儿子也嫌弃我。”

    苏蔓面上有愧色,无奈地笑了笑:“妈,你要是想我,我经常回来看看你……”

    “不行,我习惯和你住在一起了。”

    可不就是习惯了,这些年纪母一个人,苏蔓也是一个人,以前一起带着云娇,家里不停的有小孩出生,她陪着苏蔓,何尝又不是苏蔓陪着她,纪母是下了狠心了,苏蔓要离婚她支持,但是纪极一半的财产她都会帮着苏蔓给要过来,别的补偿她暂时也想不到了。

    纪母想起来刚刚苏蔓哭,她说希望婆婆能给她留点最后的自尊,这张脸面她舍了几十年,现在才要找回来。

    纪极和苏蔓离婚的这事儿,纪以律都是事成之后从鹤来的嘴里听说的,鹤来说大伯母可算是这个圈子里离婚拿到赡养费最高的,不过奇怪的很,他大伯没娶外面的那位,鹤来的阴谋论又来了,觉得那个人就是为了逼宫,这才自己跳下去的,结果最后没料到人家是离婚了,结果没娶她。

    “以后在家里少提这些事情。”

    季丹阳听的正津津有味呢,巴不得多听点内幕,结果婆婆就发话了。

    “妈,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因为你奶奶不高兴,想让你奶奶多活两天,就少说这些话。”

    “可是外面……”外面已经说翻天了,说什么的都有。

    “外面是外面,你不是外面的人,没有理由家里出了事情你和外面的人一样当成笑谈,你是这个家的人。”

    季丹阳眼睛一收明白婆婆的话了,到是没往别的地方去想,毕竟她婆婆没有给她做过规矩,自己和自己妈闲聊天说起来,她妈差点没被自己女儿给气死。

    你明知道不能说,你还当着面说?

    这孩子是不是有点虎啊?

    她就知道的,自己女儿跟谁住的时间一长就要原形毕露,说的好听那是没心眼,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没心没肺,她觉得这不是事儿,所以顺嘴就说了,问题婆婆和妈妈又不一样的。

    “我不是嘴欠嘛,最近哪里都不能去,好不容易家里出点事情,然后我就……”

    “好不容易,丹阳啊,你长点心吧,你说你这样,这是幸好你家没有心眼多的……”有一个心眼多的,就能直接玩死你。

    这世界上不是你长得好就所有的好处你都占了。

    “我改,我保证改。”

    念书的那时候也没有这些事情,也接触不到,现在长大了成家了,却没想到有这么多的事儿,早知道就不结婚了,特别是怀孕,去哪里都不方便。

    “我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