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一章 大鹏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衣人并不只是以神念传声,就在他声音响起之际,陆正的神念也已被他牵引至于六龙佩之中。±,双方神念皆入玉佩,那是可随神念化转的天地,依旧是如之前一样的茫茫。只是少了原本在天空之中游走的六条金龙,它们已经尽数被陆正炼化了!

    神念相引,睹面相对,白衣人已不再是当初背对之身,而就是以当初圣宗面目与陆正相见。当他急切地说完这一切利害之后,却见陆正始终冷静以对,看起来是丝毫没有被他说动。白衣人一皱眉,叹了口气道:“还是为了风琳吗?若你真是为了她好,就应该让她继续在这天地之间活下去。现在众生劫难,你却还是只顾及她一人。天地都将反复,届时天地之间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你真的愿意这样吗?陆正!”

    白衣人说到最后,已是十分激动,脸上的慈悲不忍,足以让见者无不动容。但奇怪的是,陆正好似铁了心肠一般,还是没有任何表示。别说开口答应,就连一句其他的话都没说。白衣人察觉有异,看着陆正道:“陆正,你这是什么意思?倒是说句话啊,就算你实在不愿意,那你就直接告诉我,让我死了这个心思。全当是天地不仁,一切生灵当灭于此劫吧!”

    “你是谁?”陆正终于开口了,却是最离奇的一问。

    白衣人一愣,不知道陆正为什么问出这个问题。陆正见状,便又再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

    白衣人道:“我是圣宗的一道残念,这一点我不是已经告诉你……”

    白衣人才说了一半,陆正突然打断道:“师父……也许这是我最后叫您一声师父了!您告诉我说您是圣宗残念之身,从我听说到刚才为止,因为心中敬您为师。我都是一直深信不疑的。但是现在我却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再相信了!”

    白衣人既吃惊又不解道:“这么要紧的时候,你怎么会突然胡乱怀疑起这个事情来?难道以你的修为还不知道,如果我不是圣宗的残念,如何能够催动你的命镜?更不要说带着你回看三千年前发生在圣宗身上的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想不清楚吗?”

    陆正没有理会白衣人的解释。移动目光盯住了白衣人道:“师父,现在我只想您回答我一个问题,您为什么要避开丹穴山的妖物?”

    “什么?”白衣人似完全不明白陆正的意思。

    陆正道:“命镜之中所见,圣宗是妖物出身,是丹穴山的麒麟一脉,也是当初留下火灵神树给赤焰豹一族的人。所以说对圣宗而言,丹穴山是绝对可以值得信赖的,但是作为圣宗残念之身的师父你,为什么一直避开丹穴山一脉呢?”

    白衣人道:“我什么时候避开丹穴山的妖物了!陆正。现在可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虽然我们在一念之间交流,但也维持不料多久,地妖可是马上就要出来了,你得赶紧要做出决断了!”

    “我记得很早之前,您说要隐藏我的气运,避开修行人、不要与妖物做过多的接触,指引我行于蛮荒。偶遇了赤焰豹一族。那时我就感觉到了赤焰豹一族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恭敬!当时我不清楚,现在想来应该是他们早就发觉我极有可能就是圣宗转世之身了。所以赤灵大哥一直对我如异常恭顺。后来我入七情劫,您不得不找上赤灵帮忙,但是却一直对他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来对待开阳等也是一样。其实以您的身份和要做的事,依照常理,丹穴山的妖物该是您第一个要找上的。但是您却恰恰没有,这是为什么呢?”陆正没有理会白衣人的焦急,缓缓说道。

    白衣人立即解释道:“圣宗转世牵扯太大,断慈山的妖物岂能不盯上丹穴山。我是为了提防过早暴露你,所以才这样做的。”

    陆正却呵呵一笑。道:“真的是这样吗?您当时真的是怎么想的吗?”语气之中显然满是不信。

    白衣人被他笑得一愣,一时不知如何辩解,他这话说来合情合理,但事实上在当时他根本就没有这样思量过。何况以他的手段和开阳的能为,要瞒过断慈山的耳目,实在是太过容易了,以此为理由实在不足取信。

    陆正也不继续逼问,而是道:“我的修行已至知天境界,再往前一步应该是迈入脱天境界。但是这一步该怎么迈出去,我却有别样的想法了。师父,您应该还记得御龙诀吧,这是圣宗留下的法诀。那您知不知道,在御龙诀最后一层境界的亢龙诀,圣宗讲了什么?”

    白衣人道:“亢龙诀?这个……我并不清楚,你提起它做什么?”

    陆正点点头道:“所有的修行法诀您知道那么多,没想到圣宗所创的御龙诀您却并不尽数了解。可惜了,如果您早些知道御龙诀的内容,只怕早就醒悟了!”

    白衣人愕然道:“醒悟什么?”

    陆正正要说话,身心忽起震动,心知外界有变,只得微微一叹,道:“来不及了!我就直接跟您说了吧,您到底是谁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您确然不是圣宗的残念之身!”

    说罢之后,不等白衣人有何等震惊反应,陆正当即收摄神念离开玉佩天地。这一念回转,双目看去,便见周遭景象已是大不同。被蚩尤劈开的虚空之中,地妖烛九阴白色身影已经来至裂缝之前,眼看只差一个转身就能走出裂缝,天地双妖就要再次出现在天地之间了。

    “渊师兄,看我们的了!”

    危急之际,荒未央忽然大喝一声,手中银丝拂尘一挥,居然是直接抛向了渊无咎。同时他身形从开阳等三妖之间冲天而起,手中碧玉龙簪化为青龙环绕在他周身一起破云而去。再看银丝拂尘落在了渊无咎的手中,他一把将之握在手中,便高高举起。向前方虚空横扫一记。顿时一道如长江大河一般的银光凭空而生,横亘虚空,宛如一座银桥。就在银桥出现的刹那,已经到升空达最高之处的青龙发出九霄之吟,倒转而下,直扑银桥而来。居然形成了碧玉龙簪和银丝拂尘,道门两大传世神器互击之势!

    无数惊呼之中,青龙扑中银桥,两者顿时炸开,铺天盖地的银色光芒倾泻而出却偏偏一点儿不晃眼。银辉之中,却见道海三山之景晃动,原来两大神器相击,却是荒未央和渊无咎施法移转了道海!

    道海铺陈,显现虚空。立即有一声古怪的鸣叫从道海之中响起,成百上千的触须从道海之中刺破水面而出,掀起的无数遮天盖日的水柱浪花,又在刹那之间尽数缩回水中!

    不管是修行人还是妖物,见此一幕都是大为赞叹,这是道海之中盛名已久的混沌之妖,太古之鲲!

    “陆正,引动佛山。小鲲要化形了!”

    荒未央的大喝不知从哪儿响了起来,陆正一听。太古之鲲要化形,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听见无数闷雷似的炸响从道海之中爆发出来,不再是触须,居然是一只带羽的垂天之翼从道海之中抢先破水而出,激荡起三千里溅玉流珠!

    道海水下的妖物只有太古之鲲。但鲲鱼怎么会带羽,怎么会是如此之大的一只翅膀,长短不知多少里?陆正与众同惊,尚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一股天地之力罩顶而来。

    这股力量与他熟悉的天地之力大不相同,且带着难言的玄异古怪。陆正体内天命花中蕴含的天地之力登时受到激引。全力与之抗衡起来。想要再催佛山法阵已是不能,又无法出声,陆正凛然之际,回头一看,正看见地妖烛九阴将身一转,登时带动他仿佛天地倒转,这股异常的天地之力,正是来自她和蚩尤!

    两大天地之力冲撞之下,陆正登觉形神一空,万物无声远去,自己竟被冲到了万物之外,一切都在刹那之间从他眼前幻灭。在他最后一眼所见是,从道海之中冲出了一只大得不可思议的鸟儿,展开之翼相距不知有多少里。更奇者,在他宽阔的后背之上,佛山不知何时已带着所有的佛门中人和修行人再度纵身虚空,瞬间落足在这鸟儿背上。在佛山之前引动天镜的,赫然就是渊无咎!

    陆正看得无比清楚,偌大一座佛山,在这鸟背上所占据的只不及万一之地。而就在佛山落足的刹那,这鸟儿登时大叫一声,从口中吐出一物丢弃,然后便震动双翅,乘云气,驭风雷,抟扶摇而上青天,极速飞天而去。速度之快,所有的妖物都几乎还没有回过神来,鸟儿已经没有了踪影!

    天地之间,竟有这等鸟儿!陆正看见这一幕之后,却见荒未央和三十二相各自伸出一手冲自己抓过来。荒未央的手甚至触到了他的眉毛,但是两人不免还是抓了个空。随后陆正便看见荒未央和三十二相的脸上露出的震惊无比之色,他正不解,眼前便是一黑,天空幻变出一个巨大的漩涡,内中闪烁金色和黑色两种雷电,渐渐地从大变小,最终消弭于无。最后,终于一切都看不见了!

    再睁眼时,陆正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在另一处陌生之地,看起来应该是在一片山谷之中。前方似乎有什么声音传来,他赶紧瞬移过去,发现自己所往乃是此地地气环绕灵枢中央汇聚之地。当他接近灵枢最中心之际,远远便看见前面有一块一丈见方的半黑半白的石头正坐落地气中央之所,而石头上居然还站了身穿一黑一白衣服的两个人,恰好也各自站在石头黑白之分上。

    陆正定睛一看,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人面目竟是一模一样,五官赫然就是圣宗!只不过这会儿,他们都是闭着眼睛的!怎么还有两个圣宗,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陆正心中大讶,顾盼四周,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正要接近想搞清楚眼前到底所见为何。突然石上的两人猛地都睁开了眼睛,对望了一眼,眼中神色各自不同。

    那穿黑衣的圣宗先冷冷道:“这就是你说的转世,究竟是真还是假?”

    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