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95,域言故事10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温言冷淡的问:“说什么?”

    这会儿轮到容域祁不说话了,只是,似乎有点失落。

    他沉默了好半天,才说:“一个人去哪里了?很晚才回来?外面不冷吗?”

    虽然是这么问,他看上去却被没有平常那样这么心疼她。

    “散散心。”

    “怎么不叫上我?”

    “叫上你,等着别人骂我小三?”

    “你知道你不是小三。”

    “是不是不是你我说了算,而是别人客观的评价才算话。”

    温言冷冷的说着,然后淡笑了下,“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们之间这样到底有什么意思?”

    容域祁愣了下,似乎没有想到温言会这样决绝。

    他笑了,眼眸瞬间变得猩红,“没意思?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娶了马沫莹,然后跟你分手?”

    “对。”

    “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容域祁唇瓣发抖的上前,双手狠狠的握着温言的肩膀,激动的说:“从你答应了跟我逆许下去之后,就不可能了!”

    “如果我就是要分手呢?”

    比起容域祁,温言冷静多了。

    “不可能!”

    容域祁胸膛激烈的起伏着,似乎在压抑着自己不要生气,“所以,你相信了那些话?”

    “你觉得我不应该相信?”

    毕竟,容域祁这个人爱戏弄人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我容域祁这个人这辈子是喜欢玩弄人,爱开玩笑,可从来都不曾这样对你!你温言不是猴子,玩弄你并没有什么有趣!还有,你觉得我为了玩弄你所以还费尽心思的不跟马沫莹结婚?跟家里的人闹掰?我吃饱了撑着了?!”

    温言却说:“吃饱了撑着的事情你做得还少吗?”

    “你……”

    容域祁放开了她,笑了,“所以,你觉得我容域祁对你的爱就到这里?就这么一点?还是说……其实你对我的感情,对我的信任就这么一点?”

    温言不说话。

    “我这次过来,本来是想跟你说我跟马沫莹的婚事取消了,可现在看来,你也并不稀罕我这个消息。”

    温言不说话。

    似乎,就默认了容域祁的话。

    容域祁脸色苍白,眼眸发红,眼底里有心寒,缓缓的后退了一步,他似乎还有话想要跟温言说,只是,他似乎不想说了,可是他又没有离开,缓缓的蹲在了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沉默的抽了起来。

    温言也站了好一会儿,见到容域祁还继续的抽烟,她也不管他,自己掏出磁卡,打开门进去了房间。

    容域祁愣了下,刚想站起来,而温言已经关上门了。

    “温言!”

    容域祁咬唇,拍着门,眼眸泛红的大吼,“你给我开门!”

    温言不管她,进去房间后开始找衣服洗澡了,找了衣服出来后,她想到门外的男人,叹气的揉了揉眉头,最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还是打开了房间的门。

    容域祁眼眸更红了,“温言,我容域祁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犯贱的事,可是……”

    容域祁说不下去了。

    他似乎在整理情绪,“总之,你别想分手,这辈子都不可能。你要是敢分手我就……不让你见延延。”

    “哦,你舍得?”

    温言很淡的给了他一句话,“我见不到延延会伤心,你舍得?”

    容域祁顿住了,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进来吧。”

    温言说着,扭头回去了房间里。

    容域祁眯起了眼眸,“小猫猫,你……什么意思?”

    温言准备拿衣服进去洗澡,“哦,你不是试探我吗?所以,我也想试探你一下,结果,我看到了。”

    “小猫猫……你——”

    容域祁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都瞪大了眼眸,随即笑了起来,扑了过去,“你没有生气?”

    温言拍着他的抱住自己的双臂,不说话。

    “等一下,你,小猫猫,你以为你在门口里听到的那些话是我让其他人故意说给你听的?”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着,是那几个吃饱了撑着最近闲的要命的人乱说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算不是你叫他们这么做的,可是在知道我听到了那些话后,你到这里来等我不是也在试探我吗?试探我够不够信不信任你吗?”

    温言不以为然的说着,啪了下他的手,“放开,我要洗澡了。”

    “我是这个意思。”

    容域祁哪里舍得放开她,所以他反而越抱越紧。

    “可是小猫猫,可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没有安全感。”

    温言没有再挣扎,等着他接下去。

    “我容域祁这辈子其实什么都不怕的,可是从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怕你不爱我,可现在我觉得你爱我了,我又怕你不够爱我。”

    “其实我这个人从小就率性纨绔惯了,我从生下来就什么都有。至于追求,说真的,我没有什么追求,我只是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而已。”

    “可是,就仅仅这一点,我从我十多岁开始就知道不可能了,因为我知道爷爷他想要什么。”

    “其实啊,那时候我也觉得无所谓的。无论是爷爷叫我娶某个女人以达到壮大容家的目的也好,还是容氏集团要落入容柏锦的手中都好,其实都不是我在乎的,所以,我什么都无所谓。”

    “可是……可是我有了你就不一样了哦。”

    “容域祁将温言转了过来,面对面的抱着她,有了你之后,我怎么还可能随随便便的跟一个女人结婚?”

    “既然不想,那我肯定就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所以我有了我自己的公司,强大的足够跟家里的人对抗,不让他们逼我我就自由了。”

    “可是现在看来,没这么简单。以后可能会发生很多事,而你就是我以后要处理这么多事的原动力。”

    “所以……要是你都不在我身边了,你觉得我做这么多事还有意义吗?”

    温言垂眸,将他的话接下去,“所以你就试探我,想知道我够不够信任你?够不够决心无论什么事都要坚信要信任你?”

    “嗯。”

    容域祁闷哼了一声,整个人都挂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抵在墙边,“其实我也不想试探你的,只是见到你刚才那冷漠的模样,我心里难受。”

    温言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沉默着。

    “小猫猫……”

    容域祁的声音还是很沉,“你不会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的,所以你可能也不会懂我心里的那点恐惧和不安,除了你,我容域祁这辈子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和事像为你这样这么患得患失过。。”

    “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的。”

    容域祁越说。

    温言就低了头。

    其实,有时候她也不明白容域祁到底喜欢她什么。

    她也不觉他们有多般配,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所以,容域祁到底喜欢他什么?

    思及此,她迷惘的抬起了眼眸,凝视着他。

    “感觉……那是一种感觉,当初我看到了你就整个魂魄都不在自己身上了。”

    说起来,容域祁兴致勃勃的抱着她,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小猫猫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吗?”

    温言垂眸,摇头。

    容域祁失落了,整个人像是蔫了一样,“小猫猫你可不能这样伤我的心哦。”

    “我确实没什么印象。”

    她有点不好意思,也不想伤他的,可是事实。

    说起来,她也已经忘了第一次见到容域祁是什么时候了。

    容域祁这个人留给她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长得好看,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围在他身边。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容域祁更加伤心了,蔫了一样黏在她的身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温言推了推他,“好了,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跟白总一起去季氏集团谈合作,要早点休息。”

    “那……我们一起洗?我好久都没有跟小猫猫一起洗澡了,好想——”

    他说着,唇瓣就啃上了温言的。

    温言现在整个人都被他压在墙边,四肢都被他有力的双臂桎梏着,推不开他,只能接受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