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94,域言故事1事0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所以,你是无论如何都不肯跟马沫莹结婚了?”

    “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既然你会用照片反击我,那为什么当初你不用?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就算我当初我这么做,你也还有其他的方法对付我。那个时候我也还没有拿到足够多的股份,而现在……”

    容域祁眼眸凛然的凝视着他,“爷爷,您要是真的敢动她,敢逼我娶马沫莹,深炀现在收集到的股份我就不会要回来了。深炀这个人的在商场上能力如何您是知道的,一旦他进入了容氏内部,基本上这个公司就等同于是他的了,容柏锦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混账!”

    容域祁笑,任由简老爷子骂。

    容老爷子脸色铁青,“现在你跟马沫莹的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现在你说退婚就退婚,这个烂摊子,你想怎么收拾?”

    “爷爷,随您怎么收拾。您既然能逼我结婚,现在怎么收拾烂摊子,我想这对您来说应该只是一个小儿科的事情罢了。”

    容老爷子沉默了下来,最后告诫他说:“域祁,凡事你都要拿捏一下分寸,不要乱来,知道吗?”

    容域祁煞有其事的点头,“谢谢爷爷教诲,孙子一定铭记在心。”

    容老爷子轻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

    “我今晚有朋友过来,白总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认识认识?”

    在吃午饭的时候,季倾野看了眼温言,忽然对白宥亭说。

    “这……能认识季总的朋友自然是我的荣幸了,就不知……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应该没什么关系。”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季倾野的视线却是落在温言的身上的。

    温言低头喝茶,所以没有注意到季倾野的目光,可白宥亭注意到了。

    所以白宥亭才答应的。

    温言放下茶杯,然后对其他三人说:“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们聊。”

    白宥亭点头,温言起身离开。

    她推开门,刚转身,就撞上了一个宽阔熟悉的怀抱。

    温言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给抱住了,随即温热柔软的唇就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吻着。

    那含笑的声音叫着她:“我的小猫猫是不是知道我要来,所以特意出来的?嗯?”

    温言想到两人现在的身份,小脸微沉,立即推开他。

    “你放开我。”

    可容域祁在她推开他之前就已经伸手将她紧紧的抱着,那力度,是无论如何她也对不开的那种。

    容域祁笑了。

    不放反而更加用力的抱着她。

    不,与其说是抱,不如说是桎梏了,整个人像一条八爪鱼一样赖在她的身上。

    他有力的抱紧了她,像个委屈的孩子那样在她脖颈处蹭着,鼻翼扑扇着,冰凉的鼻尖轻轻的在她脉搏处轻轻的滑动,感受着她的心跳和温暖,闻着她身上那熟悉诱人的清香。

    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几分沙哑,“小猫猫,别动哦,让我好好抱抱你,好久没抱你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容域祁做这个举动的时候,温言愣住了,心口被人狠狠的撞了下,不疼,可是有点麻,有点酸,有点胀。

    他们父子实在是太像了,都爱这样抱着她寻求安慰和温暖。

    想到这,温言忽然的又想到了延延,鼻腔没由来的变得酸涩起来。

    现在正是中午时分,走道里有很多人往来的,温言想到她跟马沫莹的事,又开始用力的推开他,“容域祁,你——”

    温言来不及说完,容域祁就笑了,放开了她,随即轻巧的在她的唇边轻啄了下,膝盖微弯,唇角眼眸均含笑,温柔的凝视着她。

    白希修长的大手捧着她的脸,就好像捧着自己的珍宝,“小猫猫生气啦?”

    “你……”

    容域祁不是没有这样用温柔的目光看过她。只是,现在容域祁现在的温柔溢满了他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好像将他的一切都摊开在她的面前,任她采撷。

    温言小脸温热,低了头。

    容域祁高蜓的鼻子蹭了下她的,笑米米的问:“小猫猫,怎么啦?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嗯?”

    “这……不是容少爷吗?容少爷——”

    此时,有人走了过来,笑着跟他打招呼。

    而其中,就有容柏锦在里面。

    那人的声音再次让温言在沦陷中清醒过来,在容域祁不悦的凝眉瞥眼过去看别人的时候,她推开了容域祁,转身离开。

    “小猫猫——”

    容域祁皱眉,忙追了上去。

    只是,他还没追上去,温言就转弯,进去了女性的洗手间里。

    容域祁眯眸,双手抱胸的站在女性洗手间门口,叫道:“小猫猫,我给你五分钟哦,要是你五分钟没有出来的话,我可是要进去了哦。”

    洗手间里可还是有不少人的,见到门口站着一个无论怎么看都无比完美的男人,一时间忘记了叫色狼,看着他的视线都舍不得移开。

    容柏锦好像恰巧的只是经过这里,拍了下他的肩膀,“域祁,你打扰到女士们了。”

    容域祁淡笑,轻轻的拨开了容柏锦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可是……我怎么觉得这些美丽的女士都并不介意我站在这里?”

    容柏锦走远了一些后,才问:“你跟温小姐和好了?”

    容域祁模棱两可的笑着,“你猜?”

    容柏锦笑,“域祁,你这是跟我玩文字游戏?”

    “大哥,我现在可是在跟我的小猫猫谈情说爱哦,大哥是不是该识相一点,不要打扰我们?”

    “好吧,只是……最近几天都没有见到你,想跟你说点事。”

    “哦?大哥有什么不妨直说。”

    “虽然我知道你一直不把我当亲大哥,可是……就算你把外人当亲人,那也得注意点,毕竟牵扯到钱权的,还是分清楚一点为好。”

    “大哥说的是,所以我跟大哥的事我会分清楚的。”

    容域祁说完,又笑道:“说起来,对于延延的事我还没正式跟大哥道谢呢,大哥当年会出手帮助我的小猫猫,帮我保住了延延,我真不知怎么感激你好呢。”

    “你叫我一声大哥,这个还有什么好感激的?”

    “大哥,我是真的将您当亲大哥的,所以……我也希望您能当我是亲弟。”

    容柏锦笑了,“你就是我亲弟,怎么能不把你当亲弟?”

    说完,见到他助理过来叫他了,他才罢罢手,先离开了。

    容域祁眯眸的看着他的背影,沉默着。

    过了会儿,他又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女性洗手间上。

    见温言还没出来,又笑米米的叫:“小猫猫,五分钟过去了哦,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哦。”

    容域祁这个人,做事向来不嫌事大。

    他这么一叫,不管是男人,女人都往他那边看过去了。

    偏偏的,他还不嫌丢脸,笑米米的又说:“我数三声哦,三声要是你不从里面出来,我可是要进去了哟。”

    容域祁跟温言说话的声音是最温柔,最有耐性的,就像无条件的宠着自己的孩子那样的语气。

    让人忍不住的多看几眼,有人还逗留下来,想一探究竟呢。

    “3——2——”

    容域祁数到2的时候,温言才捏着包包,从里面出来,小脸都憋红了的睨了他一眼,然后当不认识他的继续往前走。

    容域祁立即没害没臊的从后面抱了上去,“小猫猫终于出来拉?我都等你好久了哦。”

    温言被人当猴子一样看这,小脸更红了,推开他,“你干什么呢?”

    “好久没抱你,想你了嘛,难道我的小猫猫不想我?”

    容域祁粘着她不肯放手。

    “容——你够了没!”

    “当然还没够,怎么会够了呢?”容域祁笑嘻嘻的,可是下一句他却很认真的在她耳边轻喃,“抱一辈子都不够,更何况现在?”

    温言脸色很不自在,想推开他,可又推不开,只能说:“要说我们找个安静少人的角落去说。”

    容域祁现在也是一个媒体主要的八卦对象,要是被人拍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容域祁眼眸微亮,“好啊。”

    容域祁刚说完,肖霖忽然就急急忙忙的从另一边跑了过来,快速的在他耳边说了句:“先生,出事了。”

    容域祁眼眸一缩,缓缓的放开了温言。

    温言愣了下,刚想说话,容域祁就说道:“小猫猫,我还有事先走了,今天晚上我再联系你哦,记住,不许挂我电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