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3章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宋允宜拿着报纸,怎么也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她是听好友说了她要去参加这个白公馆的宴会的,那么既然她去了,那就证明她是在现场听见了报纸上报道的这件事,可她却是瞒着她。

    宋允宜心底的愤怒慢慢平息,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哀怨。

    她原本相信的人,一个个都背叛她,既然这样,这里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她将手上的报纸捏成一团,起身径自上了楼,拿了自己的东西悄悄地离开了。

    她的手袋里有不少的银票,更重要的是有一把袖珍洋枪,是当初她母亲送给她的礼物,她离开的时候除了带上一些大洋和必要的银票,也带着这把枪。

    当初宋允宜觉得这把袖珍枪怪吓人的,可是现在,她发现它可以帮助她复仇。

    等到宋允宜的朋友发现她不见以及地上的那一团报纸之后,总算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她当机立断,马上打电话过去宋公馆把事情告知她的家人,如果宋允宜真的出了事,她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宋公馆也没人在,接电话的还是佣人,她只好把电话打去宋家的洋行,宋北连得知妹妹真的在得知唐其臻和梁意年的事情后再一次出走,真的差点疯了。

    按照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如果不做傻事,那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宋北连知道这件事不能再耽搁了,再一次加派人手去找她,尤其是让人特别注意唐公馆和白公馆那边,多守着点唐其臻和梁意年俩人,保不准他那个傻妹妹就对着那俩人下手了。

    在她离家出走之后,宋北连就记得他母亲送给她的袖珍枪,他把她房间搜了一个遍,枪没找着,那肯定是带着走了。

    如果她敢再一次明目张胆地杀人,那么谁也保不了她。为今之计,宋北连只能是这样让人守着了,同时也不再犹豫,把事情告知了宋中业。

    宋中业原本听到女儿离家出走了,十分担心难过。

    可是在听到儿子说竟然是她把汉娜医生杀了之后,整个人好像傻了一般。

    他一向知道自己的女儿虽然对外的名声很好,还有上海滩第一名媛这样的称号,可是却也知道自己的妻子将女儿宠坏了,就属于那种心气十分高,在家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千金小姐,脾气也不太好。

    可是他们就一个女儿,还那么有出息,宋中业也是打从心里宠着她的。

    对于妻子的宠溺,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谁知道,睁眼闭眼是小事,放手不管,她却是捅出了这么一个天大的篓子。

    不过是怕自己的病情泄露,她就敢杀人,那么在她母亲去世之后,没人牵制她,估计这次是真的要做出更糊涂的傻事了。

    更过分的是,他的儿子竟然还帮着她们善后,这就是帮凶。

    宋中业看着这几天因为劳累而显得疲惫不堪的儿子,也没有心软,抬手狠狠地送了一巴掌过去。

    宋北连也没有躲,也是不敢躲,只能是忍着。

    被打了,就低头捂着脸,一副等着挨训的样子。

    刚好,宋子蒙推门进来,看到这个情况,三人面面相觑,随即他很自觉地就要推门离开,却是被宋中业给叫住了。

    宋北连觉得自己此刻很狼狈,他父亲给的那一巴掌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也不是皮糙肉厚,一巴掌下去还是有些明显的痕迹。

    而且,看他父亲这个样子,似乎是要留着宋子蒙下来说话,他就怕父亲把事情和宋子蒙说了。

    “父亲……”

    “你不要说话,这是你的弟弟,有什么不能知道的。”

    宋子蒙没有说话,其实他觉得自己来得很不巧,他也没兴趣听他们俩父子的秘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宋家的事,不必和我说。”

    宋子蒙这么冷淡,倒是让宋北连发怒了,“那你的亲妹妹的事,是不是也和你没有关系,她好歹也叫过你哥哥,你就这么冷血无情?”

    宋子蒙皱皱眉,顿住脚步,看他没马上要走,宋中业也是没辙了,开口把事情和他说了。

    说完了,才询问两兄弟的意见,希望俩人可以齐心协力地把宋允宜找回来,如果被巡捕房知晓这件事,那么她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就算宋允宜做了再罪大恶极的事情,她也是他宋中业的女儿,他怎么可能忍心看着她继续泥足深陷。

    宋子蒙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其实他已经计划好了,等拍完手头的这部电影,参加完梁意年还有唐其臻的婚宴,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许准备南下,说不定可能会北上。

    南下北上都无所谓,反正他就是孑然一身,自由得很,早就想这样做了。

    只是,宋允宜出了事,还是要帮一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有妹妹名头的她去死,当初,他们也曾经有很好的感情。

    “我会让他们两个注意,也会让人帮忙找她,但是,巡捕房那边,还是不要惊动了,以免打草惊蛇。我对你们做过的那些腌臜事情没有兴趣,不必担心太多。”

    宋子蒙说完,便离开了,宋中业的心也稍安一些,不过,对于宋北连,还是满肚子的气。

    他没想到这个儿子蠢就算了,还蠢到这个地步,竟然还做帮凶,人不见了也还瞒着掖着。

    宋允宜虽然脑子有时候不太清醒,可是清醒的时候,她却是不蠢的。

    她知道自己离家出走,家里人肯定会让人铺天盖地寻找自己,估计也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但是这些都无所谓,她也不害怕,也不打算自投罗网,让那些蠢货捉到自己。

    所以,此时的宋允宜在寻找一个时机下手。

    当然,她思来想去,原本是想要出手找一些狠辣的杀手搞掂梁意年和唐其臻的,不过很可惜的是,她觉得通过别人的手杀了他们,那根本就不能让她解恨,最好就是亲自杀了她。

    她买通了人,让人盯着梁意年和唐其臻,特别是梁意年。

    唐其臻虽然是真正伤害她的人,不过罪魁祸首她也不会放过。

    就这么一等,竟然很快到了俩人婚礼的前夕,因为被宋子蒙告知宋允宜很有可能对他们下手,俩人是尽可能少出门。

    再加上白蕙宁喜欢服装,梁意年新婚穿的西洋婚纱还有旗袍都是她亲自设计的,就算一次外出,也有不少人跟着护着,宋允宜根本就没有近身的机会。

    眼看着俩人就要结婚了,宋允宜所有的耐心已经全部耗光了,既然不能直接从那俩人身上下手,那就利用小的,小纯熙就这样被她盯上了。

    小纯熙不同于梁意年,来了新家之后,白蕙宁这个表姨姨就给她安排了老师上课,有时候在家上课,更多时候是和许多的年龄相仿的小朋友们一起到固定的地方学习。

    这个消息打听来很不容易,收买小纯熙的老师也是不可能的,不过却是可以收买她去上课那边的打扫的下人。

    小纯熙长得可爱,也不怕生,宋允宜让人哄着她出去,直接就让自己出钱雇来的人把她给掳走了。

    等到尹妈来接孩子,发现小纯熙竟然不见的时候,唐公馆和白公馆马上派出出去找,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还有人看到是一个大汉子把孩子抱走了。

    当时,梁意年和唐其臻很快想到了可能是宋允宜搞的鬼,便马上二话不说地报了巡捕房。

    这一次,宋子蒙也没有多说一句,如果她真的丧心病狂到连孩子都伤害,那她真的是没救了。

    宋允宜看着床上被大汉掳来的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伸手轻轻地摸着她的脸,没一会儿怜惜的心便成了嫉恨的嫉妒心,伸手掐了她的脸一把,马上就红了一片。

    因为给她下了不多迷药,宋允宜捏她脸,小丫头还是感觉不太舒服地皱皱眉,便睁开了大眼睛,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看着眼前的宋允宜,不明所以,也没有动。

    宋允宜最恨看到这无辜的眼神,她觉得恶心,便伸手再次掐了她的脸蛋,声音温柔地开口,语言却是极其恶毒。

    “都是你这个小贱种……如果不是你,唐其臻和梁意年也走不到一起。你就是一个野种你知道吗?小小年纪就长成这副模样,想必长大之后和你那个下贱的当舞女的母亲一样。”

    小纯熙刚刚醒过来,脑子不太清醒,也没有什么力气。

    可却是听清楚眼前这个漂亮的阿姨心肠坏坏的,竟然骂她和阿妈,她想说话,却是啊啊啊了几下说不出来。

    宋允宜笑了,“哈哈哈,你想说话?你这辈子就别想了,我让人毒哑了你,那么以后唐其臻还有那个贱人就永远记得我,是我把他们的贱种女儿给毒哑了……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