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密林救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擦了一把汗走到樱樱身边坐下,问道:“怎么样了?”

    这时男子脸上的油彩已经被清理干净,脸上虽多处擦伤,但仍旧能看出这是一个器宇非凡、丰神俊朗的人。

    “他伤得很重,胸前一颗子弹伤到了肺,腿骨里也卡了一颗子弹,已经被我取出来了,幸好我们带了很多药。”顿了顿樱樱脸上一红,嗫嚅道:“还有一颗子弹,在那里……”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老者立刻明白了。虽然樱樱长得丑,可并不代表她没有十*岁女孩的羞耻心。

    樱樱低着头,正不知所措,却听师父的声音如平地惊雷般响起:“孩子啊,不管他是什么人,在医者的眼里都只是个病人,这一点若是看不破,永远也不能真正地治病救人。我们这一脉多以毒为医,剑走偏锋,不被正统所承认,但却能治好许多正统医学所不能治疗的疑难杂症,只要专心医道,同样能造福于人!”

    师父的话如暮鼓晨钟般敲在心头,樱樱听得无比汗颜,忙收敛心神,脱去那男子的裤子。伤口在小腹下方,靠近男根处,此处穴位密集,中极、大赫、归来、曲骨、横骨、气冲都在这附近,更是任脉、足少阴肾经、足阳明胃经的必经之所,一个不小心便会伤及经脉,导致他今后不举。

    不过樱樱年幼,又没有经历过男女情事,加之师父又是男子,也不好教导一个姑娘家这方面的知识。因而她虽然知道这处经脉较集中,却也不知稍有损坏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

    是以她虽然出手慎重,却也难免有所损伤,只是她不知,当事人也不知,而老者更是不放在心上。

    这样忙完了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钟,丛林里迅速暗了下来。蜻蜓般大小的蚊子肆意横飞,幸好他们带了足够的驱蚊药,不然就以这三个蚊子一盘菜的架势,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吸成干尸了。

    师徒两人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便用藤条编了一个简易担架,将那男子抬了往前面去,好在那男子十分精瘦,并不很重。樱樱和师父都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此时抬了个人也并不吃力。

    樱樱给那男子用了昏睡的药,因而他一直没有醒,否则要是看到她那副尊容,恐怕没死也会被吓死了。当然师徒两人将这男子身上翻了个遍,除了一把没有子弹的手枪和一小瓶不知道是什么的淡绿色液体,再没有任何东西。他们这样的人,没有身份没有名字,即使被敌人抓到只要不开口也泄露不了任何机密。

    老者接过樱樱递给他的小瓶子,打开盖子放在鼻端嗅了嗅,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将瓶子重新盖好递给樱樱:“这个你收好了,即使我们这次找不到灵星,对你的恢复也有望了。”

    “真的?”樱樱一脸惊喜,将那个小瓶小心地放在牛仔裤的裤兜里,心中不由雀跃,再没有人比她更渴望能够做一个正常人了,即便是没有漂亮的容貌,没有财富,什么都没有,只要能够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生活,结婚生子,侍奉师父,她这一生便再无所求。

    老者一脸喜色:“当然,这里面有灵气波动,一定是灵液无疑。”

    樱樱听师父说得斩钉截铁,心中更加高兴起来。

    晚上师徒两人在两颗古树之间清理出一片空地,搭了个简易的帐篷。樱樱又在周围撒了一圈药,用以驱赶蛇虫。西南丛林,气候湿热,毒蛇、毒虫特别多,要不是他们有药物在身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老者打了两只野兔架在火上烤,而樱樱则拿出他们从路上采的岩蜜,敲了一点下来调成水给那个男子喂下。这是他们在一处山崖上采的,正宗的岩蜜,不是街边小贩卖的假货可以比拟的。

    男子喝下蜂蜜水,睫毛忽然动了动,樱樱心里突然一慌,迅速从包里拿出一方手帕遮在脸上。

    男子睁开眼,下意识地便去摸枪,一下子摸了个空,眼神顿时一寒,手腕一翻,一柄锋利的小刀出现在手心里。

    樱樱吓得惊呼一声,刚才他们将这男子全身上下都搜遍了,都没有找到这把小刀,他是将小刀藏在哪里的?

    老者闻言顾不得放下手中正烤着的兔子,一个箭步窜过来,用串着兔子的树枝指着那男子,冷声道:“这位小哥,是要打算恩将仇报么?”烤兔子身上的油滴在地上,滋滋有声,香气四溢。

    男子神色一振,仿佛此时才看清了眼前的人,神色慢慢放松下来,却在这时,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男子十分尴尬,翻手收起了小刀,喉咙动了动,半晌才吐出两个字:“谢谢……”

    老者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坐到帐篷外的火堆旁继续烤兔子。

    男子忽然道:“太香了……容易引来野兽……”

    樱樱看出他是好意提醒,也不解释,说道:“你伤得很重,我已经帮你处理了,先不要开口说话。”她说话时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甚是灵动。

    男子喘了口气,再次道谢,他声音沙哑,仿佛拉木锯般,相较之下这樱樱的声音清甜悦耳,恍若天籁。

    男子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因吸了一口气,呛得咳了起来,他肺部受伤,这一咳牵动伤口,吐出一口血来。樱樱赶紧拿了湿纸巾来给他擦,不过那黑如焦炭、形如枯枝的左腿在接触到男子的目光时不由颤抖了一下,惊慌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幕落在烤完兔子、掀帘进来得老者眼里,顿时心酸无比,心里更坚定了要将樱樱变回一个正常人的想法。他叹了口气:“丫头身有残疾,我们便是来这里采药的。”算是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男子微微地点了点头,说:“我叫龙腾,谢谢你们救了我。”

    樱樱给他擦完血渍,问:“你饿了是不是?”

    她的善解人意让龙腾心里一暖。

    樱樱已经道:“你伤得重,不能吃肉,我这里有泡面,给你煮点。”说着已经动手拿了一只小钢筋锅到外面煮面,然后又到老者的竹篓里翻出今天在树林中采到的野山菇,用包里的山泉水洗了洗丢进锅里。

    不一会儿已经香气四溢,勾得龙腾食指大动。因为肺部和腹部受伤,只能躺着让樱樱喂,樱樱喂得很仔细,每一口面都吹得温度刚好。却让龙腾很不习惯,他是一个一米八零五大三粗的汉子,何时做过这样躺在这里要一个女孩子喂饭的事情了?

    不过能得这样一个温婉解人的女子喂饭,也是人生中一大幸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