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密林救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西南边陲丛林,古树参天,浩如烟海。树荫遮天蔽日,中间藤蔓缠绕,蚊蝇如织。

    密林中传来一阵嘻嘻笑声,清脆宛若银铃。一个身着西瓜红色雪纺衫、牛仔中裤的少女手攀着林中粗壮的藤蔓,在空中一荡而过,身姿翩跹,宛若仙女。

    她一边飞荡而过,一边冲树下一个老者喊:“师父,你走路累不累?要不要也来荡秋千?”

    老者精瘦无比,却脸膛红润,鹤发童颜,身上背着一个简易的采药竹篓,手提一把镰刀,行走在落满树叶、杂草丛生的林间却如履平地,不见一丝疲累之态,看上去颇有一些仙风道骨。

    他听见少女这样说,呵呵一笑,也不说话,随手捡起地上一截枯枝信手掷出,树枝落处,却听那少女一声惊呼落在地上,一边揉着手腕痛处一边跺脚撒娇:“师父你耍赖!”

    老者只是呵呵笑,伸手抚摸着那少女的头发,神色间甚是宠爱。此时若有外人在此,一定会被吓得半死,因为那少女虽然身材窈窕,面目却丑陋之极,如同鬼魅。右边脸颊尚算白皙完好,左边脸颊上却又生了一张小脸,小眼睛半睁,只见眼白,鼻梁塌陷,嘴唇歪在一边,蠕蠕而动,恐怖至极。而更可怕的是此女自左肩处至裸*露在外的左边半截小腿,皆焦黑如炭,形如枯枝。

    少女撒娇片刻便拿出随身带着的水壶,拧开盖子先递给老者,等老者喝完之后才自己喝了一小口,问道:“师父,你确定是在这个地方?”

    老者拿出一个小巧的罗盘,一边确定方位一边道:“据我连日来夜观星象,那灵星必是降落在这附近,樱樱你放心,只要我们觅得灵星,到时定能助你脱胎换骨。”

    樱樱虽然生得丑陋,心胸却颇为豁达,心知此行耗费了师父无数心血,连忙出言安慰:“师父,人各有命,如若命该我亡,贪恋凡尘反而徒增烦恼……”

    老者神色黯然,长叹一声:“世人皆忙忙碌碌只为生存,你这傻孩子……”自从十八年前捡得这个孩子的时候便知道她一定会夭亡,只是这孩子一见到他便展颜一笑,叫他这位看淡了人间生死的百岁老人也不禁生出恻隐之心。而随着她渐渐长大,聪慧伶俐、善解人意,他所教的本领更是一点即通,他便越来越喜欢她,可是她体内的寄生儿却渐渐长大,吸食她的气血,令她渐渐形容枯槁,油尽灯枯。纵使他遍寻上古良方也无济于事,可怜她虚岁才只有十九岁……

    好不容易现在算得灵星降世,纵然拼了老命,也要为这孩子谋一个好的未来。而所谓灵星,不过是奇门的称呼,其实只是一颗陨石而已,不过与普通的陨石不同,此陨石含有旺盛的生命气机,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良药,能够生死人而肉白骨。如能得此良药,就能为樱樱重塑肌肉,再造血脉。

    樱樱见师父黯然不语,便柔声笑道:“皇天不负有心人,若是今晚真有灵星降世,我们一定能找到的!”她笑时左边脸颊抽搐,更是恐怖无比。

    “嗯,”老者显然见惯,浑不在意地点头,“不在今晚便在明……”他一句话没说完便立即顿住,拉着一脸惊愕的樱樱隐身在一颗参天古树之后,刚一站定便听见前方树林中传来沙沙的声响,虽然极轻,但在这万籁俱寂的密林中却听得格外真切。

    樱樱心中有些害怕,又有种跃跃欲试的兴奋,看着师父,以唇语道:“野兽?”

    老者同样以唇语答复她:“不像,等等再说。”不消片刻他再度开口,这次神色警惕得多:“是人!”

    这不见天日、浩瀚如海的原始密林,是毒枭组织藏匿的最佳窝点,况且此处也十分接近金三角地带。

    两人说话间,“噗”的一声轻响,不远处一个光点所在的地方立时传来一声闷哼。

    这时那光点附近传来一阵低沉的叫嚣,樱樱耳力极佳,听得清清楚楚,却是一句也没有听懂,便疑惑地看向师父。老者年轻的时候多方游历,此时却能辨别出对方讲的是缅语。

    “注意隐蔽,对方只有一人,东西在他手上!”

    听这语气似乎是军方人士。老者对樱樱打了几个手势,樱樱颔首,轻手轻脚地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只弹弓,又取了一包药粉,架在弹弓上,用力一拉对着刚才发出说话声的地方射了过去。

    淡紫色的烟雾弥漫开来,接着便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显然是有人中毒倒地了。他们等了半晌,发现再无声响,樱樱才悄无声息地爬上树,利用藤蔓荡了过去,仔细一瞧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倒了九个人,皆是身穿迷彩服,脸画油彩,手里握着长短不一的枪。

    而这边老者也不敢慢怠,利用树木的遮掩,迅速闪身到刚才发出轻响的地方,却发现一个身着迷彩服、头戴着丛林伪装藤条帽子、满脸油彩的年轻男子已然昏迷不醒了,他手边只有一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那边樱樱见没有危险了,便跑了过来,兴奋地说:“一共九个人,除了刚才一个狙击手头部中枪被打死了,其余都晕过去了。师父,你说怎么处理?”平时的电视毕竟没有白看,樱樱一眼就看出了那个死了的人是个狙击手。

    老者道:“你先来看看这个人,他受了很重的伤,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那些人我来处理。”

    樱樱歪着脑袋,满脸疑惑:“他难道不是华夏人吗?”

    老者笑起来:“傻孩子,所有的东方人都长得差不多。”

    “可是这是我国边境啊!”樱樱的思维非常简单,理所当然地认为在我国边境的便是自己人。

    “先找找看!他们这么多人追杀他一个人,可知此人危险无比。”师父的话里透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樱樱点点头,答应了一声,又说:“他伤得很重,不及时处理会死的,还是等处理了伤口再来求证他的身份吧。”

    老者闻言叹息一声:“罢了,这也是你的善缘。”说罢径直朝着那些缅甸人走去。

    老者先将这些人的武器收缴了,其中一只高倍军用望远镜便留给樱樱玩,其余的枪支弹药统统埋在一颗大树底下。接着将这些人的衣服全剥了只留一个裤衩,割了些藤条将他们尽数吊在树上。按照他的想法是裤衩也不给他们留,不过樱樱在一旁看着很是不妥。

    忙完了这些,老者也有些累了,毕竟已经是一百多岁的老人了,虽然身负武功,身子骨健朗,也架不住将八个一百多斤的汉子吊起来啊,这可真是体力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