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5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和章时年通过电话后,陈安修的心总算安定一些,也有了心思筹划下一步的打算。其实他这次之所以下定决心要告魏晓磊,倒不全是为了那一铁钎子。还有更多其他方面的考虑。

    刘雪闹这么大,这案子就是判下来,恐怕也无法拿到全额的款项,听爸爸说大伯家又准备拍拍屁股跑到省城去,他们家倒是太平了。但作为陈天齐的亲叔叔家,就怕接下来几年都不会太消停,三叔家还好,谁都知道他们家拿不出多少钱来,闹也没什么用。可他们家就不同了,手里有点钱,尤其他们还要在镇上做生意,光明正大闹的倒是不怕,就怕有人背后使坏,简直防不胜防。所以他早就打算抓两个蹦跶最高的狠狠收拾一顿,杀鸡儆猴。

    魏晓磊和刘映红两口子没亲自出面来家闹过,但是背后挑唆了不少事情,他早就是知道的,之前顾及到蒋轩和林梅子,又知道这家确实被刘雪坑地很惨,所以也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的。可这次被他们打到脸上,他再不做出点反应,原本就有些小心思的,起先有三分就能膨胀到五分,原先即使没有的保不齐也得生出点来。因为谁知道知道魏晓磊两口子为什么和他闹,说到底不就是为了那些钱吗?这个时候退一步,那些人不会以为这是宽容大度,只会觉得是心虚和好欺负。到时候他和章时年前脚走了,望望又常年住在市区,谁知道那些人暗地里能生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步他都不能退。即便是蒋轩和梅子。

    陈安修做好了林梅子会再次打电话的心理准备,因为他太清楚梅子不是轻易妥协的人,更不会置家于不顾,是不会,更是不能。可他等了一上午,不仅没接到林梅子的电话,连魏家的人都集体失踪了一样,从昨天出事起,大门紧锁,一个人也不见踪迹。当然魏家还有些亲戚在镇上,但魏晓磊又不是人家亲儿子,谁也不会为了个外人来找陈家拼命。所以一时之间,陈家竟然是一片宁静祥和,连镇上那些笃定魏家要大闹或想纯属凑热闹或想趁机搞点事的都觉得不适应起来。

    魏晓磊的的伤是他打的,陈安修最清楚,说造成什么器官的重伤绝对不可能,也就撕心裂肺地疼上个把月。难道真是刘映红出事了吗?在这件事上他是有点懊悔的,如果当时知道刘映红怀孕了,他再厌恶这人也会顺手拉一把的,他还不至于在那个当口和一个孕妇计较,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是马后炮,什么用也没有了。

    上午平安无事,下午天雨将之前约好的店长面试的三个人开车带了上来,原本说好的三个,结果来了四个,其中有一个还算是熟人,就是夏菲,离开君雅四五年,他都差点忘记这人的名字了,当时两人都从君雅离开,他还好点,面上是自动离职,夏菲可是实打实的被开除的。后来两人没了联系也就断了消息往来。绿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离开君雅之后,两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四五年的时间保养再好,也不可能一点岁月的痕迹也没留下,不过是多少的问题。夏菲胖了,可能到了一定年纪,胖就容易显老。他记得自己入职那年,夏菲刚大学毕业,这样算的人,人应该不到三十,但眼前这人看着就有三十好几了,不过气色还是不错的,想必日子过得不算差。

    夏菲见到陈安修,着实震惊了一下,天天见面的人往往觉察不出身边人细微的变化,可对于一个四五年没见的人,特别是这个人还是一个心思过分敏感的女人,变化就太明显了,如果说五年前她初见时的陈安修是阳光开朗的单纯大男孩,那现在这个人更多了一些……她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光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莫名地吸引人的目光,尽管这人的相貌从以前就属于上佳的那个级别,可不会像现在一样让人移不开视线。是单纯气质的改变吗?好像又不仅仅是如此。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夏菲毕竟已经结婚多年,而且孩子都有两个了,即使对着一个男人再感慨,也不会一直盯着不放。所以在陈安修主动打招呼的时候,她也还算大方地给了回应

    当年两人根本没在一起过,所以现在再见面也没什么可尴尬的,至于陈天雨,他不知道当年的纠葛,只是他见大哥和这人认识,多问了一句,陈安修只说是以前的同事就敷衍过去了。

    三个来面试的,之前都有工作经验,能力也不错,必须承认天雨招聘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过他们那个店面不大,又刚起步,只需要一个,陈安修选了一个四十出头的叫金平的大姐,另外两个,陈安修介绍山上还有工作,夏菲的堂姐那个叫夏莲决定留下来管理农家乐的住宿这一块,另外一个可能觉得山上有点偏远就没同意留下。

    至于夏菲,她不是来面试店长的,是陪着堂姐过来顺道看看有什么工作她能做,据她自己说,她离开君雅后第二年就相亲结婚了,她老公现在一家培训公司上班,家里离着果蔬店不远,她结婚后连着生了两个孩子,还都是男孩,在家待了几年闷坏了,想出来找份工作,但她一来没什么工作经验,性格内向敏感,又想找一份能有保险离家近又轻松的,着实不太容易。需要管理能力的,陈安修知道这人根本无法胜任,至于做体力活,陈安修想着她好歹是个大学生,不想太委屈她,正打算拒绝。结果天雨想起仓库还缺一个保管,她是大学生,肯定会电脑,只要做事细心点,也不需要多大能力。

    陈安修噎了一下,当年夏菲离开君雅的时候就是仓库保管,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过这个工作倒是很适合夏菲,他也没反对,果然她犹豫了没多会就答应了。其实她很想拒绝,当年的同事现在成为自己的老板,而且是差点走到一块的同事,看看陈安修如今的事业,这才几年,两人的差别就这么大了,心里没点波澜是不可能的,但她更知道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死要面子活受罪。

    作为陈家除陈安修以外,唯一见过夏菲的人,陈妈妈来农家乐拿东西的时候,和她撞个正着,但是这么多年过去,陈妈妈对她的印象又不深,早就忘干净了,面对面也没认出来。

    出事的第二天就这么平静的滑过去了,又过了几天,魏家的其他人没见回来,倒是林淑芳回来收拾过两次东西,说是刘映红流产了,身体亏地厉害,医生说估计以后想再生也不容易了,现在只能在医院里先养着,以后看看情况再说,两口子刚结婚,年纪轻轻的,就一个小女儿,真是招谁惹谁了,他们家怎么这么倒霉呢。问到魏晓磊,在医院里疼地还起不来身呢,就被人家警察逮住去了,陈安修不依不饶非要告到坐牢。你那侄子侄女婿呢?再有路子也比不上人家塞了钱。小磊爸爸求爷爷告奶奶没用,现在已经气得躺在医院里了,这个家是彻底完了。实在过不下去,她就抱着小孙女一了百了。反正日子也没法过了。

    林淑芳这么说,魏家的亲戚也这么说,不长时间镇上就流言满天飞了,不得不说林淑芳这个方法真的不错,尽管之前有陈爸爸的铺垫,有些明事理自然站在陈家这一边,但总有那么些意志不坚定,容易被人左右的,这个说魏家惨,那个说魏家惨,于是他也觉得魏家真是太惨了。况且这其中还夹杂一些别有用心,刻意想挑事的。

    陈爸陈妈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也不是很意外,毕竟安修是真毫发无伤,魏晓磊先不说,刘映红流产,又年纪轻轻就不孕了,不是陈安修推的是不错,但那也是因为和你起争执摔下去的。就连陈家自家的有些亲戚听到这些话都有人来劝陈爸爸,实在不行别告魏晓磊了,他老婆摔成那样,也算是报应到了,真要继续闹下去名声不好听。

    陈安修不松口,陈爸爸也咬紧牙关谁也没应承,就在这流言鼎沸的时候,刘映红家打上门来了,魏家人带着,刘家人跟着,前前后后来了五六辆车,下来二十几个大小伙子,可能是顾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