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1|第 181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许幽幽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是会变化成这个样子,她坐在虞贵妃的宫里,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咬唇看着贵妃,不确定虞贵妃是说真的还是只是在试探她。可是,试探她也是没什么用的吧?

    嗫嚅嘴角,许幽幽终于开口:“贵妃娘娘的意思是,我可以带庆哥儿回去养?”

    虞贵妃脸上笑容得体,她微笑言道:“本宫想过了,既然谨安是四王府的世子,也承袭了四王府的王位,那么回四王府长大,才是极好的。”

    许幽幽的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她几乎不敢想象,竟是有这样的好事儿。

    “娘娘……”许幽幽带着哭意。

    虞贵妃看她一脸感动,言道:“你也不用太感动,本宫年纪大了,也是不愿意照看孩子了。”话虽如此言道,虞贵妃还是将一旁谨安蹬下来的小被子为他盖好,那态度十分自然,仿佛就该是如此。

    许幽幽见了,内心温暖不已。虽然虞贵妃这样说,可是她知道,这不是她的心里话,她只是不想自己太过难受,这般想着,许幽幽突然就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不了解虞贵妃这个人。她误解了她,也许虞贵妃确实不简单,但是对孩子,那是真的好!

    想来也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也许,虞贵妃的软肋就是孩子。

    她认真言道:“我会时常带谨安进宫看望娘娘的。”

    虞贵妃笑了出来,“本宫可不稀罕你们来看。”

    许幽幽想到阿瑾往日里总是缠着虞贵妃的样子,坚持言道:“我一定会来。”

    虞贵妃果然笑容更加灿烂,“随你吧!谨安这孩子十分好看顾,只要给他吃的,他就能老老实实,呃,也不闹人,能吃能睡,只一点你要记住,他到底是早产,身子骨弱,变天的时候,要看好看了,饮水什么的,也要不冷不热,最合适的温度。本宫会让奶嬷嬷跟你一起回去,帮你照看,有些不知道的地方,你问她就成。”

    许幽幽忙不迭的点头,她认真:“我知道了。”

    虞贵妃琢磨了一下,言道:“虽然你父亲他们害死了明玉郡主,这事儿对你颇有影响,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如今四王爷也被圈养了,你该是好好的承担起王妃的责任,好生的照看四王府,抚育谨安,将他养成一个豁达懂事儿的好孩子。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掺和了。”

    许幽幽立刻言称:“是!”

    “至于说明依,明依总是要嫁人的,现在大抵也该是教教女德之类。为她出嫁做些准备,你是王妃,也是她的母亲,可莫要和她那个不靠谱的亲娘一样。”虞贵妃继续言道。

    提起明依,许幽幽当真是觉得七上八下,犹豫了一下,她低声:“臣妾有话想要单独和娘娘言道,不知……”她扫视一眼周围的下人,话中含义不言而喻。

    虞贵妃挑眉,摆了摆手。

    待众人鱼贯而出,许幽幽靠在虞贵妃耳边,低声言道:“昨日搜查六王府找寻万三,明依郡主晕倒,臣妾唤了大夫为她诊断,发现她已经怀有身孕。”

    许幽幽肯告诉虞贵妃,一则是为了示好,抛出自己的诚意。另一则也是希望能够迅速的处理掉明依和万三。明依这个女孩子虽然看着温温柔柔,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那般好相与的一个人,她原本不知,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种种事情,她早已看得清楚。不早些处理掉明依,只怕谨安回到府里,她也是个隐患,那万三更是个必须早日除掉的。

    权衡之下,说与不说,就已经显而易见了。

    虞贵妃到底不是那些小年轻,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她看着四王妃许幽幽,谨慎问道:“这件事儿,可曾确定?”

    许幽幽颔首,“昨日查出来的,事情发生的突然,臣妾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便是暂时瞒了下来。只是这事儿终究纸包不住火,如若……”

    纵然许幽幽蹙眉,虞贵妃依然面不改色,她冷然的言道:“她的奸夫,是谁!”

    虞贵妃并不耽搁,十分开门见山的询问。

    许幽幽摇头:“这件事儿发生的太快,我并没有查出来。但是,我怀疑、我怀疑是万三。如若不然,当时她就不会那般表情,我甚至揣测,万三当时是藏在她的房里。”

    虞贵妃似笑非笑:“既然你觉得万三在她的房间,当时为什么不指出来。”

    许幽幽认真:“当时我没想那么多,而且,当时我并不知道明依怀孕的事儿,也没往那方面联想,等人都守在了门口,大夫才悄悄的告诉了我这件事儿。我也是越联想越觉得像。”

    “行了,这事儿,本宫知道了。你暂且别管,本宫好生的想一想。除了此事,另有一人,也得好好安顿。明依的母亲周氏,她也不能总是关在四王府的柴房。本宫会建议由周氏陪四王爷去长山峰。他身边也不能没有一个照顾的人,周氏不管怎么样也是做过四王妃的,虽然行为上有几分偏差,可是当年也是大家闺秀。”

    许幽幽一听,顿时喜出望外,看样子,靠拢虞贵妃果然是对的。往常她总是自命清高,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怎样,可是现如今,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家也败了,如今她才明白,很多事情,从来都不是她想的那样,她也该成熟起来了。如若她自己都不筹谋,又有谁来为她的孩子筹谋呢!

    没错,其实更大的问题是周氏,可是周氏如果跟着四王爷走了,那么对她真是极好的。

    “多谢娘娘。”

    虞贵妃挑眉:“本宫也是为了谨安着想,她留在那里,终究是个祸害。倒是不如让她好生的陪着四王爷,左右都是真爱,她不是一辈子心心念念的就是老四么?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相伴到老吧,也算是了了她的心愿。”

    许幽幽立时跪下:“多谢娘娘的厚爱。”

    “至于万三……和明依,这两日本宫会处理,你无须想太多。”

    许幽幽立刻:“多谢娘娘。”

    “既然已经和皇上定好了,孩子你今日就抱回去,不过护卫的事情,你一定不能松懈,毕竟,还有这么多的不安定因素。”虞贵妃语重心长,不管喜不喜欢许幽幽,她还是很喜欢谨安这个小娃娃的,为了他的安全,她也不会坐视不理,而且,看许幽幽的样子,倒是越发的清明了。

    其实想想也是的,为母则强,很多女人都是有了孩子才发生了改变。

    虞贵妃不理解许幽幽为了自己坑害了娘家,如若是她,她是做不到的,可是她又想,谁也没在那个当下,真的就不能说自己全然不会那样做。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许幽幽从来没有这样感激过一个人,可是她现在真的特别感激虞贵妃,如若没有虞贵妃,她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甚至不敢想,自己可以带回谨安。

    待许幽幽离开,虞贵妃身边的心腹嬷嬷进门,虞贵妃对她交代一番,她颇为不解言道:“四王妃原本与您并不亲厚,如今将这一切说了出来,会不会是为了利用于您?而且,咱们真的要为她处理这些么?”

    虞贵妃微笑:“于本宫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既是小事一桩,又能让许幽幽听话,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皇上极为厌恶万三,如若除掉万三,也算是得了皇上的心意。”说到这里,虞贵妃脸上的笑意已经变成了冷笑,她讥讽道:“万三拼死也要去瓦剌调查真相,结果搭上了自己的儿子,就是不知他想过没有,他这样做,其实也是触动了皇上的逆鳞。傅颖欣……皇上哪里会由得了别人去动傅颖欣和她的儿子呢!有时候本宫在想,究竟是活着的人胜了还是死的人胜了。想来想去,竟是不得其解。“

    老嬷嬷担忧言道:“娘娘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啊!皇上待您极好的。”

    虞贵妃冷笑言道:“说的人纵然相伴几十年,纵然为他搭上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呢!他记得的,依旧是死了的那个,我们从小熟读女德,不是说女子该温柔似水体贴可人么?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越是外向男孩子气,越是招男人喜欢?当年皇上还不是皇上,而是三王爷的时候,他就爱慕傅颖欣,如若不是傅颖欣战死沙场,想来她就会成为皇上的侧妃。你不知道,那时候本宫虽然可惜,但是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我实在不敢想,傅颖欣成为侧妃之后会是怎样一个格局。只她竟然没死,不仅没死,还阴魂不散的回来了。”

    虞贵妃陷入深深的回忆中,“皇上当时纵然不知她是傅颖欣,却还是立时就对她起了心思。多龌蹉,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恶心,那是他自己的弟媳啊。我努力告诫自己,告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情,可是我不想,不代表这些事儿就不存在。假公主是真爱人,这戏码,也只有皇上才演的驾轻就熟,只可怜了齐王爷。如若不是知道了自己妻子与皇上偷情,他怎么会自杀。病死?呵呵,说起来真是好笑,傅颖欣倒是赚了个殉情的好名声,她难道不是内疚的羞愧致死?”

    “娘娘,您不要说了,这些事情,就该烂在肚子里啊!”老嬷嬷忧心忡忡。

    “嬷嬷,您在我身边比我在皇上身边都久,您说,我对他如何。我从来不求帝王之爱,可是他真的太让我伤心了。傅颖欣对齐王爷的死内疚,她自杀了。可是从此却又成了皇上心里的白莲花,她的儿子是最好的,纵然不能给他皇位,皇上却愿意给他其他的一切。如若不是时寒他们从中帮忙,皇上甚至想将敏儿嫁给他,我怎么能让敏儿嫁给他。他是敏儿的舅舅啊!我纵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能不承认。嬷嬷,如若这一切都继续深深埋藏,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们这是再干什么,皇上甚至为了他可以不要性命。你说可不可笑。傅颖欣是他心里的白莲花,连性格与傅颖欣有几分相似的黎夕都深得皇上的喜欢。如若不是我们黎夕有主见,怕是傅将军又成了第二个齐王爷。这一切,难道不都是因为皇上么?再说,明明赵沐才是他的私生子,我们时寒却要背负这样的名声,而且他还坐视这件事儿越演越烈,你说可不可笑。”

    虞贵妃深深的喘息,整个人仿佛不能自持,“如果不是时寒要娶阿瑾,怕是一辈子这个污名都洗不清了。”

    “娘娘。”嬷嬷握住虞贵妃手,意味深长的言道:“有些事儿,您万万不能多说的,如若说了,怕就是大事儿,您已经忍了这多年,三十年都忍了,又何须在意现在呢!皇上这些年与前几年全然不同了,您忘了吧,就算没忘,也还是忍着。就是寻常人家,许也有这样的事情,不说旁的,您看人家六王妃,六王爷那般的多情风流,可六王妃依旧无事人一般,老奴曾细细观察过六王妃,人家是真的不在意。何须让自己过得那般不愉快呢!”

    虞贵妃激动:“嬷嬷,我也能忍,我不是不许皇上有其他人,我只是觉得恶心,与他关系不寻常那个,是他的弟媳。就算知道瓦剌为了不想用受宠的真公主和亲,他也帮着隐瞒,谁让那人是他喜欢的女子呢!他隐瞒一切,人人都怕此事被皇上知晓,可又哪里知道,最担心被人知道,恰恰是皇上。他不想他心爱的女子有了通敌的嫌疑,这就是他!”

    嬷嬷:“娘娘别难受了,娘娘您别难受了哈!”

    嬷嬷拍着虞贵妃的肩膀,虞贵妃低声哭泣,她有多难受,多难过,旁人不知,她自己却无从排解。如今也不过是突然的爆发罢了。

    “我不能说,三十年多前见到他们有染我就忍,三十年后还是忍。我想,再过多少年,我都依旧需要忍。忍忍忍,嬷嬷,我不是一个木头人……”

    屋内静静的,只剩下虞贵妃的抽泣声……

    ………………………………………………………………………………………………………

    齐王府。

    赵沐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书房,他自己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这两日,他一直都是浑浑噩噩,原本他还是十分有主心骨的,也知道该是如何做,可是现在,竟是惆怅起来。他不过是皇上的侄子而已,就算是儿子,皇上一样可以遣到长山峰,就像是四王爷。可是对他,皇上还是极好的。

    赵沐不禁想到小时候,似乎从小时候开始,皇上就待他极好。人人都道,他的父王是皇上最疼爱的弟弟,可是他却又英年早丧。正是因此,皇上恨不能将一切最好的给他。就算是几个皇兄,很多时候都是不如他的。

    可那时他只记得母亲的话,母亲临死前说,他只是一个王爷的儿子,且不可太过张扬,免得被人害了。命总是最重要的,她不求他平步青云,只求他平安一世。

    大抵正是因此,他什么都不敢言道,什么都小心谨慎,一个没了父母的小孩子可不就是这样的。就因为他谨慎过了头,他喜欢的人才嫁了人。想到此,赵沐就觉得肝胆欲裂,苏青眉……如若当时他直接告诉了皇伯父,是不是现在的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赵沐倒是不知自己该如何,怨自己的母亲么?他做不到。遗憾么?确实有,这一世,他竟是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了。之前他信誓旦旦的觉得,自己该争夺皇位,可是现在,竟是又没有这样的力气了,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皇伯父待他如此,甚至连犹豫都没有便是挡在了他的面前,这让他如何是好?当时那般情形,甚至连表哥都没有冲上来,可是一个皇帝,一个九五之尊却做到了。

    他很想夺位。可是……他并不想他伤心。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