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9|第 179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四王府的大夫是许幽幽的心腹,就算是许幽幽失了势,可在四王府依旧很有说话的权利。这便是因为许幽幽之前虽然冷傲,但是做人并不差,真正帮她的,她都给足了好处,除却不抠门,为人也不是那么极端,有着前王妃的对比,大家自然会觉得许幽幽人好。

    许幽幽盯着大夫,大夫认真:“刚才明依郡主昏倒,我仔细把脉,发现她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在仔细诊断,发现她是确确实实的喜脉,自然,这喜脉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在下最善于的便是为女子诊病。这点万不会猜错。”

    许幽幽似笑非笑的抿嘴,半响,言道:“大概多久?”

    大夫:“也就刚出一个月。如果是一般人,未必能看的出来。”

    许幽幽笑了起来:“行了,你什么都不要说,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儿,我会处理好。往后……”许幽幽语重心长:“不管王爷如何,我的儿子,是四王府的世子,而我是他的母亲。四王府,总是在的。”

    许幽幽带着嘲讽的笑意,不过屋里的几个心腹却都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王妃放心,我们必然会守口如瓶。”

    见大夫出去,许幽幽笑了起来。

    “老天爷待我还真是不薄。”

    许幽幽的奶嬷嬷言道:“王妃,咱们下一步该是怎么办?”

    许幽幽沉默一下,言道:“等,我们暂且不要让这件事儿曝光。这是我的最后一步棋,我倒是觉得有点意思,你们觉得,明依这个孩子,该是与谁有的?”

    奶嬷嬷沉默,不解。

    “你想想她刚才的行为,想一想这一段时间以来她的行为,其实她能够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什么呢?”许幽幽微笑,虽然她原本没想明白,但是今时今日听说明依怀孕,许幽幽便是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的男人……是、是、是万三!”奶嬷嬷大胆揣测。

    许幽幽颔首笑:“这才能说明,她这段日子越来越得王爷喜欢的缘由。因为有万三再帮她,我甚至觉得,万三应该就藏在她的房间里,所以她才会在有人搜索的时候装晕。”

    许幽幽心情十分好,她觉得,仿佛一切都看到了前景,再回想她害明玉的时候,竟是觉得,万三也在其中隐隐有一些作用,还有明依当时突兀的离开,什么祈福,许幽幽根本就不相信。

    只是这一切说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她从来不后悔害了明玉,而现今,事情发展到如斯地步,她想再多也没用,只是,只有她有庆哥儿这个孩子,别的都是无所谓的。

    有了儿子,那些年少时期的爱恋竟是也显得不重要了。

    曾几何时,她是那样的喜欢傅将军,觉得他英武,俊朗,能干。可是现在在看,竟是也不过如此,不管什么事情,都没有她儿子重要,一点都没有。

    “明依这件事儿,我要善加利用。”许幽幽微笑。

    许幽幽已经知晓明依怀孕,可是明依自己却不知道,这就是大的优势,而这个时候,她是不会说的,她只能等,静静的等。

    ……………………………………………………………………………………………………

    不过一日的功夫,京中的局势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阿瑾只觉得,人世间的事情真是无常,皇上想如何处理他们是不知道的,只希望他能够放宽心。

    皇上并不让几个王爷参与更多,就连二王爷留下,也并非是说道此事。

    阿瑾明白皇上的心思,他有自己的为难。

    京城中一时间倒是风声鹤唳起来。

    可阿瑾相信,很多事情都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至于四王爷,她是不希望此人有好下场的。

    晚饭之后,阿瑾换上衣裙来寻六王妃,六王妃心情似乎颇好,不过也只是在自家人面前,见阿瑾到了,六王妃含笑:“你怎么过来了?”

    阿瑾笑眯眯的凑了过去,抚着肚子言道:“我吃多了,我们散步吧。”

    六王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和你说晚上少吃点才健康,你总是不听,现在知道吃多了。”

    阿瑾对手指:“娘亲,其实我只是想和你一起走一走啊,你一点都不理解我做女儿的心情。真是的。”

    六王妃微笑:“我看你是有话要说吧?”

    阿瑾摇头:“这个真没有。”阿瑾觉得,她就算是有话,也不知该是如何开口。总不能言道,嘿,娘亲,四王爷作死,你高兴吧?总觉得十分违和呢。

    看阿瑾纠结的小包子脸,六王妃揉了揉她的头:“没事儿的,一切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你无须担心太多。”

    阿瑾还真就不担心,她挽着六王妃去花园散步,言道:“其实怎么说呢?除了皇爷爷的身体,别的我都不担心,而我也看过皇爷爷了,他没什么大碍,如此一来,我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现在之所以有点焦躁,可能也是关注事态的发展。”

    人人都在关注事态的发展,阿瑾也不例外,可纵然如此,她并不表现的十分明显。

    只……想了想,阿瑾言道:“其实我一直奇怪,他们做了什么,能给四王爷逼得拿刀子出来得瑟。当然,我是不相信他真的会刺驾,他又不是蠢死了。”

    六王妃微笑:“年轻的时候冲动还可以说是涉世不深,单纯;可岁数大了之后就不是了。如若岁数大了还这般,那么只会让人觉得这人没什么能力,是个庸才。四王爷年轻之时被人捧着,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这几年他虽然也是王爷,但是却越发的郁郁不得志。你爹觉得做一个闲散王爷很好,可是四王爷不那么认为,他觉得,自己就该登上皇位,却全然无视了自己没有那个能力。而这种信念崩塌了,对那个挡路的人,他恨之如何、恨不得处之而后快就在预料之中了。”

    阿瑾瞬间就明白了六王妃话中的含义,她仔细想了一想,在宫中的情形,言道:“四王爷想杀的,其实不是皇爷爷,他想杀齐王爷。”

    如若不是那般,齐王爷不会说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了,事情定然是如此的。

    想到此,阿瑾默默叹息:“娘亲,其实我知道齐王爷会和四王爷摊牌的,傅时寒告诉过我。他还说,这是送给您的一份大礼,我当时有点不明白,只以为他是要针对四王爷,但是却不想事情变成这般。我越发觉得,傅时寒是能够料到这样的结局的。”

    六王妃挑眉,似笑非笑:“那你为什么没有和我说呢?”

    阿瑾认真:“没有做的彻底,我不想过早的下断言,一旦空欢喜一场怎么办?”阿瑾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言道:“这事儿,真是挺诡异的。我爹真的听傅时寒的话去和齐王爷说了,而齐王爷也真的进宫了。可是最后怎么又会在王府闹起来呢?”

    说起这点,六王妃竟是能够理解的,谁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背叛自己,皇帝也是一样,他也希望给四王爷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的结果可能并不尽如人意。

    “很多事情都有不可预知的因素。只是,阿瑾,娘亲还是要谢谢时寒,多谢时寒为我们王府做的这一切。”停顿一下,六王妃感慨:“这么多年了,时寒这个孩子做了多少我都看在眼里,他真的很好。阿瑾,人这一辈子,能有一个合心意的人可不容易,你可不能太过矫情。”

    阿瑾笑眯眯:“娘亲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典型。这还没咋地呢,就处处为他说话,我这个当女儿的还真是一个小可怜。”

    阿瑾嘟着小嘴儿,娇嗔的抱怨。

    六王妃见她这出儿,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丫头,最能胡言。”

    阿瑾不依:“我哪里有胡言,都是你欺负我。你和傅时寒都是坏人。我最无辜最可怜了。”

    六王妃笑着锤她一下,言道:“你呀。还和我叫嚣。再挑事儿,看我不揍你。”

    阿瑾:┏(゜w゜)=☞王妃的尊贵呢!

    “娘。”滢月见阿瑾和六王妃在散步,也跟了上来,“你们散步都不叫我。”

    阿瑾无辜道:“幸好你没来呢,你没看见么?娘亲要揍我咧!我这样好看又乖巧的小姑娘,竟是遇到这样的事儿。天理何在啊!”

    滢月一个踉跄,黑线看她:“前因后果我自是不知晓,但是你能不能不用什么好看又乖巧来形容自己?好看尚且说的过去,乖巧是从哪里说起的?”

    阿瑾眨巴眼睛:“难道不是么?”

    滢月认真点头:“不是,真的不是。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了,现实情况绝对不是这样。”

    阿瑾黑线中……

    “你是我亲姐么?呜呜,你欺负人!”阿瑾唱做俱佳的捂脸。

    等谨言过来,就见母亲和两个妹妹闹着玩儿,他立时就觉得心情极好。快走几步上前,来到几人身边,阿瑾率先看到哥哥,“谨言哥哥。”

    谨言微笑:“刚才宫中传出消息,皇上有令,四伯父拘于长山峰,终生不得出。”

    虽是知道结果可能会让她们开怀,但是乍听这个消息,还是觉得十分吃惊。

    阿瑾缓和了半响,言道:“皇爷爷真的下旨啦。”她还以为,皇爷爷要犹豫一段时间的。倒是不想,结果竟然真的是这样。只是,想他们这么多年想着抓住四王爷的小辫子,小问题也找到不少,可是都没什么结果。

    而这次齐王爷这件事儿出了,竟是就是这般了。

    阿瑾啧啧道:“我现在倒是迫不及待见想见一见时寒哥哥,时寒哥哥在,我才会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谨言:“具体如何,我并未去打探,想来打探也是不妥当的,倒是不如这般静静等待。”

    六王妃颔首言道:“谨言说的对,这个时候可不能乱,要愈发的小心。这样的混乱,大家都是不敢妄动,没有你爹的能力,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儿。”

    阿瑾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戳六王妃的胳膊言道:“娘亲这话说的好生奇怪,到底是夸奖父王呢,还是嫌弃父王呢,我看不懂了呢!”

    六王妃也跟着笑,她自己都说不好,六王爷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想到这人的运气实在是爆棚,而且从来都是稀里糊涂就办了好事儿,六王妃觉得,这样的技能真是一般人都不会有。

    “我没有别的意思。对了,除了四王爷,其他人呢!都有处置么?”六王妃继续问道。

    谨言摇头:“别的人都没有提及,只是,四王爷身边的万三被通缉了,说是他鼓动教唆四王爷诬陷齐王爷。而万三也失踪了,遍寻不到。想来他是事先知道这件事儿的。”

    现在大家的一切想法都是揣摩,阿瑾也不乐意说更多了,她看着天空,惆怅言道:“时寒哥哥咋还不回来呢,他回来了,我们就什么都知道了啊!”

    远在宫中的傅时寒一个喷嚏之后便是揉着鼻子。

    皇帝看他,言道:“你不舒服?虽然如今已是夏日,但是可要小心伤寒,这一下午,你还真是打了不少喷嚏。”

    时寒浅浅的笑,言道:“我想,未见得就是伤寒,我想,大抵是他们在念叨我吧?”

    皇上一听,顿时无语。

    半响,言道:“说来也是,人人都好奇这边的事情。”

    时寒垂首不语,更是一丝都不多问,看时寒这般,皇上言道:“你倒是什么都不好奇,只是这不好奇的背后,是因为真的不好奇,还是你什么都知道?”

    时寒微笑抬头:“那皇上觉得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皇帝抿着唇,并不能看出他的表情,上下打量时寒,他声音十分浑厚。

    “朕倒是觉得,恰好是后者。”

    时寒表情淡淡的,他坦然:“我确实知道这件事儿,只是我知道这件事儿的时间也只比您早那么一丁点而已。”

    皇帝:“你没告诉朕。”声音平静。

    时寒抬头,他丝毫没有犹豫:“我没有办法说,这件事儿,我作为臣子也作为小辈儿,不能说,我是憎恶傅家,可是我在我娘亲临死的时候答应过她。一辈子不去找傅家的麻烦,我可以厌恶傅家,我甚至可以和傅家政见不一,但是我不能针对傅家。她说,说到底,我也是傅家的孩子,她不想我被人戳脊梁骨。皇上,您知道的,当时您也在,不是么?”

    皇上颔首。

    “这件事儿涉及到了傅家,所以我不想说。而且,除却这般,我还有更多的顾忌,我来说这件事儿,合适么?不过,皇上,您说齐王爷为什么会跟您坦诚这件事儿呢!”时寒直视皇上的眼睛。

    只停顿了一下,时寒便是坦言:“是我告诉了六王爷,而六王爷坚持要去找齐王爷。正是因此,齐王爷才决定见您坦诚一切。”

    事是这么个事儿,现实的情况也确实如此,只是,这其中多了“皇上已知晓”这个最大的条件。可时寒却又不会说出来,凡事儿九分真掺着一分假,这事儿才是天衣无缝。

    皇上这个时候面上的表情有了几分变化,他看着时寒:“是你说服老六去找沐儿?”

    时寒摇头:“不是,我只是告诉了六王爷这件事儿,我本以为,六王爷会直接告诉您。但是没有,他还是去见了齐王爷。六王爷是希望这件事儿由齐王爷来说,如此一来,才不会让事情更加扩大化。六王爷说,不管怎么样,虽然他不懂啥事儿,但是也知道,齐王爷是他的兄弟。”

    时寒默默的给自己未来老丈人贴金,果然,皇上表情更加柔和,深深的叹息一声,皇上言道:“几个孩子之中,虽然老六最不成气候,但是朕却最喜欢他。”

    见时寒诧异的表情,皇上笑了起来:“你想不到吧?朕真的最喜欢老六,虽然老六不着调,但是却处处让朕高兴,也是最有人情味儿的。朕已经这么大年纪了,看什么看不透,很多事情,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荣华富贵,更是过眼云烟,老六这样豁达的孩子,才更得朕的心。”

    时寒:“六王爷最是喜欢洒脱的生活,我想,如若皇上有机会,也会是和六王爷一样的选择。”

    皇帝微笑:“不,朕不会,年轻的时候,朕还看不透,朕机关算尽,只是为了这样一个皇位,就如同老四。正是如此,朕最不喜欢老四,大抵人都会在潜意识里羡慕自己不同的人。而现在,朕知道,知道老四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既然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