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黑暗星系(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黎昕对酸雨所知甚少,但是在地球上也没听说谁被酸雨淋到后脸跟被泼浓硫酸似的,地球上酸雨ph都不算太低,本身腐蚀性就不高,而人脸上的油脂也会起到一些保护作用,所以黎昕完全没有想到,这略带刺鼻的雨水滴到身上居然会有刺痛感,这ph值该有多低!

    衣服的材质能够让它不被酸雨侵蚀,可是黎昕露出的脸、脖子、手就惨了,不断地感受到刺痛。他呆呆地看向周围还在嚎着《死了都要爱》的人,发现他们丝毫不觉得酸雨有什么问题,依旧在嚎。

    一把抓住饲主·风烈云,将他从激动的情绪中唤醒,风烈云皱眉看向他,黎昕连忙指着自己的脸说:“这是酸雨吧?我怎么觉得脸有点疼?”

    风烈云仔细看看黎昕的脸,别说,真的有几个被雨滴滴到后腐蚀出来的小坑,毁容了o(╯□╰)o

    “你太弱了!”风烈云这一次彻底明白自己弄来个怎样麻烦的宠物,曾几何时风烈云一直认为研究院那些身体素质极差的研究员是全人类中最弱的,现在彻底被刷新了认知,这个时候还能有被雨淋死的人!

    不耐烦地一把抓过黎昕的手腕,由于心烦兼心急忘了控制力气,腕骨折了,咔吧咔吧的。

    风烈云:“……”

    黎昕现在是真哭了,上一次被阿木捏骨折他好像就哭了,这次也哭了,他不是什么擅于忍痛的人,也只是个不小心得到金手指的人,这种捏碎骨头的疼痛,他真心忍不了。

    泪水滑过被酸雨腐蚀的皮肤,脸更疼了,黎昕的表情更扭曲了。

    风烈云第一次露出名为无措的表情,他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脆弱的生物怎么办。虽然他很强,但是像蚂蚁一样捏死一个人一直都是比喻的修辞手法,换到黎昕身上,就是在用陈述句阐述事实了o(╯□╰)o

    认命地搂住黎昕,将那口洗澡用的多功能大锅倒扣过来,将黎昕塞到里面避雨。黎昕表情更惊悚了,拼命挣扎,却还是被风烈云塞进去。好在这一次风烈云终于想起这个脆弱的宠物相当容易死掉,彻底扣上锅之前问他一句:“这样避雨行吗?”

    “不行!!”惊吓加疼痛的黎昕一边打嗝一边拼命往锅外爬,“我会缺氧死掉的!”

    “无氧模式?”风烈云歪歪头,一般人无氧模式都能持续十个小时左右。

    “只能维持2分钟!”黎昕压根没有无氧模式,2分钟不呼吸他肯定完蛋。

    风烈云:“……”

    这个会被冰冻死、被雨淋死、被锅闷死的脆弱生物,让风烈云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无奈的情绪。

    战舰已经被分食,风烈云只得无奈地将自己的衣服脱下,黎昕举着风烈云的衣服站着,他连坐都不敢坐,生怕雨水积成水洼把他屁股给腐蚀了。风烈云赤/裸着上身站在雨中,黑夜里淅淅沥沥的中雨里,是他有些寂寥的背影。

    [新养的宠物太容易死,到底该怎么样,急,在线等!]黎昕看着他的背影,脑中浮现出这么一句特别特别煞风景的话。

    好在黎昕将战舰里的物资都收起来,那里有恢复剂。小心地给自己注射了半瓶恢复剂,将身体上的伤治好,黎昕的生理性眼泪这才止住。

    这场雨下了足有四十多个小时,其余人根本不在乎下雨,个个都在雨里奔跑,反正衣服能自动排水,完全不怕湿。睡觉的时候就直接在坑里找个地方一躺,你挤我我挤你也就睡了,真是野生得让黎昕羡慕。睡醒了这些精神抖擞又吃饱了撑的家伙来找黎昕唱歌,教他们唱死了都要爱。一群人伸出满是雨水*的手跑过来,黎昕吓得躲在风烈云后面,风烈云将人都踢飞,继续苦恼如何才能不养死宠物这个大命题。

    没办法,四十个小时里一直在下雨,没个能遮挡的干燥地方,黎昕根本无法睡觉。四十个小时未休息,眼下淡青的眼圈让将注意力放在黎昕身上的风烈云不由得问:“多长时间不睡觉会死?”

    黎昕想了想说:“六七天吧。”

    经常一两个月不睡觉的风烈云:“……”

    “为什么你会这么弱?e级基因等级再弱,也不会这样吧?”风烈云将黎昕拽到比较安静的地方,免得手下那群疯狂的人又跑来不小心弄死他的宠物。

    站了四十个小时腿已经麻木的黎昕认命坐在风烈云大腿上,想想后疲倦地说:“我是完全返祖碳基。”

    在现今的星际世界,硅基粒子基因是通过几十代胚胎实验完全融入人类基因组中的,所谓完全返祖,其实并不能用返祖,返祖是指人类的个体身上出现了人类祖先具有而现代人身上已消失了的解剖生理特征。而黎昕的现状是原本基因中应该有的硅基粒子根本不存在,使用完全返祖这个词,只是为了形象地说明一下黎昕的情况,其实不能叫做返祖。

    彻底遗失一段基因,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风烈云不是失去记忆的迷糊阿木,他在研究院中待了二十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识水平是很高的。他很清楚地知道,黎昕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是自然产生的,概率太低,而且如果是自然产生的,父母的照顾毕竟会像照顾硅基婴儿一样,如果真是在那样的环境生存,黎昕连三天都活不到。

    这是一个被精心照顾一直活到现在的……实验体。

    风烈云看向黎昕的视线变得复杂起来:“你是实验体。”

    他的语气十分笃定,让黎昕心中最后一点期待都破灭了。

    没错,能够被那样细心呵护长大,他一定是实验体。只是不明白,实验体为什么不在研究院长大,而是黎家长大,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到十六岁的时候,测出他是完全返祖,当真一点硅基基因都没有后,就被人丢到埃米尔了呢?

    说是销毁失败品也不对,当时他身上还有一些基本的生存用品,丢弃的人没打算让他死去。那么,为什么又要丢?

    疑点太多,黎昕想着风烈云也算是实验体战友,肯定不会背叛他,便简要地说了一下。风烈云这么多年一直处在不正常状态下,思维并不是那么清晰,不过他对研究院的人十分了解,针对黎昕的情况,他大概有一个猜想。

    “有些胚胎实验,是会将实验体投放到普通人身边观察生存情况的,实验体的监护者必须是知情人。而如果突然丢弃实验体又不直接销毁,很有可能是因为实验体本身已经确认失败,但还有一点观察价值,就彻底投放到恶劣的环境中榨取最后的价值,有新发现就收回,没有新发现就任其自生自灭。如果发现不好的萌芽,研究院会认为销毁。”风烈云解释道,这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黎昕沉默了,他还在被人观察记录着吗?不,应该没有,否则自己多次让人从躁狂状态恢复正常,一定会被研究院第一时间发现重点研究,却不会像现在这样想去哪里去哪里。

    那么他现在就是自由状态,原因应该就是个人终端。个人终端自毁就被默认为死亡,那个时候大概他就会成为无数失败案例中的一个被留在档案中。没有人想到他会没有死,没有人想到有一个异世界的灵魂进入这具身体,带着神奇的系统活了下来。

    “如果我刚才猜的是真的,”风烈云轻轻捏了下黎昕的下巴,“那这次研究院可就亏大了。你不是失败品,你是迄今为止,最成功最有研究价值的实验品。”

    风烈云的“夸奖”并没有让黎昕开心,他的脸反而更白了。只要想起风烈云脑中的芯片,就会知道研究院的研究手法是有多么惨无人道,为了获取实验数据什么都会做。如果当真被研究院知道自己的能力,他即将面临的又会是怎样的未来?

    “不用那么害怕,”风烈云说道,“你是仅有一例的成功案例,在未确定你的克/隆体会拥有同样力量时,他们都会使用保守的研究方法,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

    克/隆体……的确帝国的科技早就完善克/隆技术了,以研究院的本事克/隆一个完全一致的人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那不会被称为人,而是克/隆体,他们在帝国没有任何人权。实际上克/隆在帝国是被完全禁止的,就像现代社会假/钞一样,被发现是要被销毁的。不过研究院是官方,为了取得合适的实验体,经过批准后是可以克/隆的。不过这个要求非常严格,无论是国会还是帝王都不允许研究院随便克/隆他人,克/隆的仪器也都被官方收藏,研究院想要使用必须提出申请,经过军部、国会、帝王三方审查后,才被批准使用,使用时还必须有人监控着。

    像风烈云这样的实验体,虽然ss级很强大,但是就因为他强大,便更不允许被克/隆,一个风烈云都能随意屠杀上百万军队,再来一个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克/隆体由于不是正常出生的人类,他们的心理十分容易扭曲,比起本体更加容易精神异变,一定要绝对禁止。

    但是黎昕情况不同,他太珍贵了,绝对符合克/隆条件,研究院说不定会克/隆很多个他来辅助研究。

    黎昕深深地沉默,他的未来太艰难了。

    如果只是要保护自己,他大可以在原始星生存。埃米尔有帝国的研究院比较危险,可是原始星帝国根本管不着,虽然是二等公民却很自由。可是不行,原始星的居民太少,就算所有人都成为他的粉丝都不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