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继女的恨(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要怎样开始呢?

    嗯,从这里开始好了。

    喜珠瞅紧机会,在过门槛的时候伸脚一拌,左边的婆子“哎呦”一声摔倒在地,喜珠顺势也扑倒她身上,照着那婆子的喉管一口咬下去,立时满嘴鲜血,喜珠却不理会,咬紧那婆子的血肉,一仰头,带走婆子脖子上的一块儿肉。“噗”吐在地上,那婆子尚来不及痛呼,脖子上又被咬了一口有、两口、、、、、直到随着喜珠的仰头住口,她下巴下面脖子上的肉就少了一大块,取而代之的是一口血色泉眼。

    那婆子瞪大了双眼,徒劳的手忙脚乱的堵压住泉眼,血从指缝汹涌而出,嘴里“嚯嚯”喘息,可惜,进气多出气少,没一会儿,便只能抽搐惊恐的瞪大双眼,慢慢断气。

    一番变故来的太快,待另一个婆子回过神来,想要尖叫时,又吓得两股战战哑然失声了,想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一屁股跌坐在地,惊恐万分。

    今夜月光正好,照的到处都是一片胶白清晰,再加上赵府阔绰,即便是这么个偏僻的小院子檐下也都点了灯笼,这么美的月色和灯光,却让她清清楚楚的看清了一个正在吃人肉饮生血的恶鬼。

    很快那个平时总是跟她同进同退的老姐妹就没气了,然后,那个披头散发,腥红双眼面色惨白的赵英就扭过头来,对她裂嘴一笑,唇齿间血肉流落在地,舔舔舌头,又向她爬来,近了,她便看到赵英脸上还有丝丝黑纹斑路自脖颈衣领处蔓延到黑发里。

    她确信这已不是那个无能又懦弱卑贱的赵英了,这是一只恶鬼,此时这恶鬼也对她张开了血盆大口,一个激灵醒过来,对着欺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用力推倒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咕噜爬起来就跑,将来时放在门口的灯笼一脚给踩塌了半边。里面的蜡烛将整个灯笼都点燃烧为一团热烈的火焰。

    喜珠爬过去,借着火焰将手上的绳子烧断,火焰烧断绳子的同时也接触到皮肤,灼伤的很痛。不过。这与烈火焚身之痛也算不得什么。

    解开绳子后,喜珠一脚将那灯笼踢到了柴房里,任由那星星之火燎原焚烧。

    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血,看着袖子上猩红的颜色,喜珠止不住的兴奋、战栗,只想要很多的杀戮才能平息心中的怨戾之气,就像在忘川河底时尽情的酣畅淋漓的厮杀带来的畅快感。追上那个婆子,直接就用地上捡起的石头死命的砸,砸的鲜血四溅,直到那婆子咽气,才停手。然后丢下石头,前进。

    一路走来,见到灯笼烛火就推到,任由火星蔓延,焚烧一切。

    很快“走水了……救火”的声音在四周响起,喜珠躲在暗处,悄悄地慢慢的等待,瞅准机会就将一个落单的小丫头拽进暗处,捂住嘴,也不管小丫头的哭泣求饶的眼神,只是死命的掐着脖子,丫头越是挣扎越是掐得紧。

    掐死小丫鬟后,喜珠换上了她的衣服,按照赵英的记忆朝路家一伙人的院落走去。

    路友辉和古氏还有他们的两个小崽子的院落人多势众又戒备森严,路权和路桐两兄弟也不好惹,路成到时不足为虑,还有路湘儿……

    一个一个来,这些人喜珠都不会放过的,他们都是害了赵英的凶手和帮凶,特别是古氏和路成,不可原谅。

    随着喜珠的一路走来,火势蔓延,赵府乱成一,下人都去救火了,可这火越救越大,越烧越多,即便是猜到有人纵火,这会儿也没空去抓,赵府都是木头建的几十年的老房子了,一烧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实在是火势危急,刻不容缓。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喜珠乱中浑水摸鱼。最先混进的是路湘儿的院子,这里没多少人,大概都去救火了,门房只有一个老婆子在看门。喜珠直接过去把那老婆子打晕,进了院子,直奔小厨房而去,毕竟杀人不能老是用石头嘛,不称手。

    这里曾经是赵英的家,自小长在这里,哪都熟,按照赵英的记忆,喜珠很快就找到了小厨房,不过让她失望的是厨房里连一把快一点大一点的菜刀都没有,因为虽然赵府主子们住的院子都有小厨房,但平时都是吃大厨房的饭菜,小厨房只是做些点心宵夜而已,所以只有那些切水果糕点的小刀。

    不过,喜珠还是挑了三把勉强看的上眼的水果刀,正准备再放把火时,她闻到了从锅里传来的香味,揭开锅盖,里面放了一个白瓷盅,揭开盖子一看,汤汤水水里泡着些晶莹剔透的东西,喜珠想不起来那是什么了,只知道是可以吃的。

    吃啊,恩,这是一个多么陌生的词啊!喜珠早就不记得吃东西的滋味了,意识中只记得忘川河上一趟又一趟的摆渡和河底的厮杀拼搏,到底过了多少年早已记不清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