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蛊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疼?”白月秋挑起秀眉,见陌生男子痛入骨髓,她感到疑惑。

    这点皮外伤不应该很疼啊?难不成……

    “君尘,快脱去他衣袍。”白月秋放下手中的药膏,匆忙下了楼,在药房里拿了银针,又匆匆折回了阁楼。

    上楼的那一瞬,白月秋傻了眼。

    “果然……”白月秋万分震撼,虽是意料之中,可她没想到,这毒尽是这般严重。以至于胸口如铁钉扎过一般。

    “白姐姐,这到底是什么毒?竟然这般阴险?”顾君尘这辈子都没见到这么诡异的毒。肌肤内仿佛有虫蚁窜动,样子及其可怕。

    “君尘,快,油灯递来,点上蜡烛。”白月秋摊开银针,用自身的内力替陌生男子输入了真气。

    “白姐姐,你怎么……”顾君尘感到不解。他头一次见到白姐姐面对这种病例时手足无措,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毒?

    “别问,君尘,把麻醉散撒上他胸口。”

    语闭,白月秋飞快的用另一只手烧红了银针,扎进了卫正清的静脉跟动脉。

    紧接着,用匕首扎破了卫正清的胸口,见一丝污血流出,白月秋睁圆了凤眸,嘴里喃喃自语,“果然……”

    卫正清痛的撕心裂肺,开始嘶叫哭喊,

    白月秋飞快的点住卫正清哑穴。“快,君尘,摁住他的双手。”

    一个时辰后

    白月秋松了口气,刚刚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这个陌生男子就死在自己手里。要不是师父留给自己的那颗还魂丹,恐怕,自己现在已是杀人犯。

    卫正清眼泪婆娑,不断的摆着脑袋。样子十分乖楚可怜。

    白月秋于心不忍,解开了卫正清的哑穴,果不其然,这小子安分不少。只是委屈的盯着自己的胸口,语气及其无助,“大姐姐,正清,好痛。”

    兴许是麻醉散药效已过,白月秋又在卫正清的胸口扎了无数针,即使换做内力深厚之人,也依然会痛楚难耐。

    “公子别碰,否则伤口感染,后果会更严重。”白月秋坐在了卫正清的床沿边。

    “大姐姐,谢谢你今天救了正清。”即使痛的要死,卫正清依然坚强的忍住眼泪,给眼前医治自己的大姐姐道了声谢。

    “公子不必客气,只是,公子是否有些仇人?怎的会被人下这么丧心病狂的蛊毒?”白月秋很是好奇,这古怪离奇的嗜虫蛊失传百年,如今怎会重现江湖?而制蛊的幕后黑手又到底谁??

    “仇人?正清不认识什么仇人,正清只有一个奶奶,跟两个哥哥。”卫正清天真无邪的用手指比划自己所认识的人。

    显而易见,他根本不理解仇人跟蛊毒的含义。

    白月秋凤眸眯成了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