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r />     刘疆叹了口气关上门走了。

    顾向阳转过身来问如愿:“我看你买了很多菜,要不要我帮忙?”

    如愿一愣,点点头说:“那……你帮我洗菜吧……”

    “好。”

    顾向阳走到厨房里,如愿站在原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情平静下来也跟了进去。两个人在厨房里忙着,除了做饭的事情,别的事他们只字不提,都知道这温馨太短暂,谁都不愿意去破坏。

    如愿炒着菜,却有种想哭的心情,既眷恋又感到一丝心酸。这团聚的日子,人人都和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一个屋子里一张桌子上吃饭。只有他们两个不被别的人需要。他们两个都是被世界不要的人,虽然都有同事朋友,但说到底对于他人还是无关痛痒的人。只有他们彼此真正的需要对方。

    菜都摆上桌子,已经快八点了,如愿说:“要不要看春晚?”

    “看看吧。”

    如愿打开电视,两个人坐在桌边吃年夜饭,电视里热热闹闹的,小品不算有意思,但他们都愿意笑。如愿给顾向阳剥着虾,顾向阳给如愿挑着鱼刺,两个人有一搭每一代地说着这世上最无用的话。有的人天天过着这样的生活,以至于理所当然的觉得这就是寻常,哪里知道平常的可贵?可这两个人都知道,知道简单温馨的生活最难得,所以每一分每一秒,都感念着,不舍着。

    这顿饭两个人都吃得很慢,心里都有些逃避的想法。

    “要不喝点酒吧?”顾向阳说。

    “你身上的伤好了吗?喝酒不合适吧。”

    “都一个多月,早就好了。喝一点吧,今天想喝一点。”

    如愿没有办法,便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喝了杯酒下肚,有些话顾向阳才有勇气说出口。

    “你怪不怪我?”顾向阳忽然问。

    “怪你什么?”如愿疑惑地问,手上还继续给他剥着虾。

    “我醒了之后就一直没有联系过你,出院之后也没有找过你。”

    如愿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又继续剥虾,微笑着说:“怪你什么,是我跟你提的分手,你不来找我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又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

    “我不是不想找你,是因为……”

    “我知道的。”如愿把剥好的虾放到顾向阳碗里,笑眯眯地说:“于情于理,你做的都是对的。”

    顾向阳无奈地苦笑起来,道:“有时候真觉得你要是不讲理一点就好了,然后再自私一点,再为所欲为一点……”

    是啊,如愿想,逼着他放弃抓捕自己的哥哥,逼着他放弃这份工作,逼着他选择她,而不是他的人生理想,逼着他从此之后只有她,别的都不要。这样子,说不定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我哥哥不会再找你了……”如愿低着头说:“他已经答应我了,你以后不用再小心。”

    “我知道,要不然我不可能活着离开那里。”

    顾向阳了解木如夜,他的个性是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的,不会留给敌人任何反击的机会。要么安抚,要么就让对方永远都不可能有反击的机会,木如夜从来是这样。那日他被抓走,就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有机会活着离开。

    “对不起……”如愿的手在微微颤抖,她的声音低低地,有些哽咽地说:“我哥哥对你做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虽然如愿知道对不起这三个字太轻了,可是除了这三个字,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顾向阳说:“你不用说对不起。而且我跟你哥哥之间的事情……已经不存在对不对得起了,我们都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所以……”

    所以最终只得一个生一个死。顾向阳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他看着如愿,心里觉得一阵难过,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却是她一直在失去呢?

    “你哥是因为我所以才生你的气吗?”

    如愿苦笑道:“他要是是生气就好了……”

    生气还有消气的时候,哥哥对她现在是冷漠。

    两个人又沉默下来,屋子里一时只有电视里的热闹的声音,小品演员们夸张的演绎,观众们配合的大笑和鼓掌。顾向阳和如愿多想也投入其中,只可惜他们都不是好演员。

    “顾向阳,我从没有问过你,你为什么选择当缉毒警察?”

    “我爸爸从前就是缉毒警察,小时候他在我的世界里就是超级英雄,我希望长大以后能变成他那样的男人。我记得我小时候对我爸说我也想当警察,他问我知道当警察是做什么吗?我说,抓贼。他又问我,为什么要抓贼,我说,因为他们是坏人,我要抓坏人,保护好人。我爸很高兴,他对我说,要我记住这个回答,一辈子都不要忘……”顾向阳很少一次说这么多的话,他回忆着从前,嘴角有淡淡地笑容,继续说道:“抓坏人,保护好人不受坏人的伤害,没有什么复杂的,也没有多余的原因,从我还是个小孩子,到我成为了一个警察,很多事情都变了,只有这件事情,在我生命里贯穿始终,从没有改变过。”

    如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的家人……是怎么死的?”

    “被毒贩子报复……”顾向阳捏紧了桌上的酒杯,眼眶有些红,声音沉沉地说:“我的父母都被杀了,姐姐被他们糟蹋,精神失常,在精神病院里自杀了。”

    “就是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吧……”如愿想起来,那段时间他消失了一阵子,情绪非常不好,回来的时候带着母亲的遗物。

    “是。”

    如愿眼里酸酸的,问:“你一定很恨毒贩子吧。”

    “那几个人已经被抓起来枪毙了。我不恨毒贩子,我谁都不恨。但是我知道,我必须把他们抓起来,绳之于法,我必须。”

    如愿擦了擦眼角的泪,她真庆幸,庆幸自己那时候狠心地把顾向阳关在了门外,庆幸她没有逼他放弃他的自我,他最好的结局是做一个好警察,而不是仅仅在她身边,做她的男人而已。

    “你呢……”顾向阳凝视着如愿,问道:“我也没有问过你,你为什么要做疾控医生?”

    “我父母因为吸毒染上了艾滋病,后来都死了。因为他们的原因,我和我哥哥受了不少欺负,我小时候总是想,要是有人能帮帮我们就好了,只是那时候。所以后来想做这一行,因为我觉得这世上肯定有跟多跟我和哥哥一样的人,也有很多跟我爸爸妈妈一样的人,也许他们会需要我的帮助,我能够帮帮他们。”

    如愿没有解释太多,她知道顾向阳会懂,就像顾向阳不用向她解释为什么他一定非要抓贼不可一般,他们懂得彼此,所以宽容对方的选择。如果他们不做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他们也许依旧可以很好的和对方相处,却没有办法跟自己相处。

    两个人一起收拾了碗筷,顾向阳洗碗,如愿切水果,准备零食,然后他们就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天气有些凉,南方没有暖气,即便是坐在屋子里,也依旧寒冷。如愿拿了一张毯子出来,搭在两人身上,他们沉默地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顾向阳说:“你过来。”

    如愿往顾向阳那边挪了挪。

    “再过来一点。”

    如愿挨在顾向阳身边坐下,顾向阳伸出手搂住她,她把脑袋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两个人就这样在冰冷的屋子里静静相拥。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冷,除夕夜里下了雪,家家户户都在自己的屋子里庆祝着新年的到来。辞旧迎新,意味着旧的失去,好的坏的都成为了昨日,明天值得期待,新的希望会在新年的一年里孕育。

    如愿这间小小的屋子只是这个小区几千户中的一户,外面还有千万万万个这样类似的家庭。他们只是这世上很渺小的两个人,分享着着除夕夜里这渺小的温暖。

    不知不觉如愿睡着了,直到外面的鞭炮声把她吵醒。电视里正在唱着这一年的第一首歌,顾向阳轻轻地在她耳边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愿你百岁无忧,愿你无怨无尤。

    两人在沙发上依偎了一夜,早上顾向阳起来洗了个澡,准备回警局上班。从浴室出来发现如愿已经把早饭做好了,他忽然想起从前新年也是这样,爸爸大年初一也要去警局值班,妈妈会做好早餐,把爸爸的警服熨好,然后送他出门。

    顾向阳坐到桌前,沉默地吃早餐,吃完如愿送他走到门口,他换上鞋,在门口站定,伸出手将如愿紧紧拥进怀里。

    如愿的眼眶红红的,她不会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因为她知道他不会回来,她也不会问他们什么时候再见,因为她知道他们再见只会在特殊的情况之下。

    终于,他们都放弃了彼此,选择了做自己。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