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r08

    如愿坐在抢救室外,白色的纱裙脏兮兮的,衣服上和身上都是血迹,高跟鞋已经被她脱下来放在了一边。这双鞋子非常磨脚,如愿穿着它一路跟着推车跑到抢救室,等到她意识过来的时候,脚跟都已经出血了。

    看着这双昂贵的缎面高跟鞋,如愿苦笑起来,你看,无论多贵的鞋子,都是会磨脚的,旧布鞋穿的最舒服,却被嫌弃平庸。所以还是平庸无奇的人生最好,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人生总是伴随着巨大的心碎和痛苦。平凡的爱情最长久,伟大的爱情是因为伟大的痛苦。

    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哪个不是悲剧收尾?

    只可惜,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选择,她想要跟顾向阳做两个最平庸最无关紧要的人,老天却不允许,非要他们演绎一场爱恨情仇来。

    顾向阳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如愿不知道该联系谁,思来想去联系了今天来哥哥婚礼的那两个警察。不一会儿有三个警员就感到了医院里,两个穿着便服的是白天见过的,还有一个穿着警服的她没有见过,虽然年纪差不多,不过警衔要比另外两个人高一些。

    如愿坐在抢救室外,远远地看着几个焦急的人在护士的指引下跑过来。几个人感到抢救室外,焦急地询问护士情况,护士只说,情况很危险,医生在努力。

    “他是个缉毒警察,这是被毒贩报复,拜托医生一定要尽力救他!”

    护士也有些动容,叹了口气道:“伤得太重了,再晚一点命都没有了……唉……你放心吧,我会跟医生说的,我们肯定会尽全力抢救他的……”

    护士转身又进了手术室。

    三个警官等在外面,其中有一个穿着便服的,有一双弄弄的愤怒的眉毛,似乎时刻都保持着愤怒的姿态。他见到如愿也在这里坐着,气不打一处来,愤怒地冲上前来道:“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你滚!”

    另外两个警官上前拦住他,低声道:“你在这里闹什么!算了算了……不要影响医生抢救。”

    那位愤怒警官这才强忍住了怒火,却还是怒气冲冲地瞪着如愿。

    如愿站起身来,语气低低的。“我想等顾向阳脱离危险了再走,可以吗?”

    “你还好意思留在这里?就是你哥哥害得顾向阳这个样子你知不知道?怎么,你还嫌害得他不够,非要害死他才高兴是不是?”

    那人又冲到如愿面前,伸手要推她走,如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你这是做什么!有气也不要往她身上撒啊!”其中一个警官拦住那个同事,把他拉到一边去。

    穿着警服的警司走到如愿面前道:“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跟顾向阳都是多年的同事,还在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同学了,他情绪激动了,希望你理解……”

    如愿摇摇头,她被骂也是活该。

    “没关系,他说的是事实。”

    “你在这里也不方便,要不你还是先走吧。”

    “我想留在这里等顾向阳,不可以吗?”

    警官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怒气冲冲地同事,有些尴尬地说:“不大好……你看我们同事的情绪都还很激动,你们在这里闹起来,只怕医生没办法安心抢救。而且你也帮不上什么忙,这边有我们警局的同事处理就够了,你放心,组织上一定会好好保护我们的警员的。”

    如愿无可奈何,只能点点头。

    “好,我走。”如愿又看了一眼抢救室,对警官说:“能最后再求你一件事吗?”

    “什么?”

    “如果顾向阳有什么情况,希望你能通知我一声。”

    “好。”警官找出纸笔,写了一个电话递给如愿道:“我叫刘疆,这是我的电话,顾向阳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通知你的,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

    “谢谢……”

    如愿接过那张写了电话的纸条,低头向男人鞠了个躬,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

    “你对她那么好做什么?”如愿身后传来那个警官愤怒的声音。

    “你那么针对她做什么?”

    浓眉毛警官这才闭了嘴,蹲在地上,难过地抹着眼泪道:“我就是替他不值!你说他喜欢谁不好,为什么非要喜欢一个毒贩子的妹妹!他忘了他爸爸妈妈的下场了吗?你看今天他又这个样子,我心里难过!”

    “好了,少说两句吧。”刘疆无奈地说。

    他这才安静下来。

    刘疆看向如愿,她一瘸一拐地往外走,脚上没有穿鞋,仔细一看,脚后跟似乎还在渗血,再看看她身上,脏兮兮的,都是血污。这天色也不早了,刘疆觉得不能让她一个女孩子自己这样回家,捡起地上的鞋子,跑过去道:“你的鞋子掉了。”

    如愿面无表情地接过那双鞋,继续往前走,经过垃圾桶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鞋子扔进了垃圾桶。

    “我送你回去吧。”

    “没关系,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你在这里等着顾向阳吧。”

    “还不知道有多久呢,走吧,他若是醒过来知道我们这么对你,非得又气死过去不可。”

    听到刘疆这样说,如愿的眼眶又红了,哽咽着说:“他真傻……”

    刘疆叹一口气道:“你也不见得多聪明,走吧,我送你回去。”

    城市的夜晚降临,如愿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和来来往往的行人,这个世界那样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这些匆匆而过的脸孔在如愿面前闪过。你不知道,他们都正在经历怎样的人生,是不是也为了亲人进退两难,是不是也因为爱情而心碎着,是不是梦想也曾破灭过,是不是也跟她一样,无可奈何,只能继续承受着生活的恶意玩笑。

    刘疆看了一眼看着车外发呆的如愿,思来想去,还是问道:“你知道顾向阳是在哪里被抓走的吗?”

    如愿一愣,摇摇头。

    “他是29号失踪的。”

    如愿呆住,29号那天,就是顾向阳和自己最后一次见面……

    她忽然意识到,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顾向阳见了自己,才会在哥哥面前暴露……

    “他是因为见我才被抓走的吗?”

    “不知道,只有等他醒了才知,不过你哥哥的确警告过他,不让他与你见面,你不知道吗?”

    如愿缓缓地摇了摇头,已经没什么能再让她感觉到惊讶了。

    “我哥哥只是让我跟他分手,我不知道他威胁过顾向阳……不过也不奇怪……”

    “老顾一直很谨慎的隐藏行踪的,每次去见你都是先打扮成清洁工或者小区的保安,从后门溜进去,他的反侦察能力很强,照说没有那么容易被他们找到……”

    如愿的手抖了抖,她低下头轻声说道:“那天我们……我们两个情绪有些激动,我……我跟他提出分手了……”

    “难怪……”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刘疆才说:“好吧,这样看来顾向阳失踪的事情你可能真的不知道……”

    如愿一愣,难道他们一只都怀疑自己帮着哥哥一起害顾向阳吗?她本来想解释,可是又觉得没什么可解释的,他们这样想也没什么奇怪的。她不指望人人都了解她,为了顾向阳的安全,他们用最大的而已揣测她,也是应该的。

    到了如愿的家,如愿道了谢便下车。

    “等一下……”刘疆叫住如愿。

    “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都知道顾向阳对你的感情很深,但是说实话,我觉得你跟他分手的选择是对的。”

    如愿沉默了,低着头不回答。

    “木小姐,我们总有一天会抓住你的哥哥的,你知道的吧?”刘疆盯着如愿,神情里有一丝警告和威胁的意味。

    如愿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说:“顾向阳后续的消息麻烦你通知我,再见。”

    如愿光着脚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她住的大厦里。

    她现在只想回家去,洗个澡,在脚上贴上两片创口贴,然后钻进被子里好好睡一觉。等到明天,她会去上班,把这几天积累的工作都做完。

    对了,她还要抽时间给小秋打个电话,问一问哥哥的心情如何,会不会原谅她。

    下了班她就去医院看顾向阳,被他的同事骂也没关系,她就去看一眼,医院是公共场合,他们总不能拿枪指着她把她从医院轰出去吧?

    没关系的,即便生活是一团乱麻,但是她不怕,只要还活着,总有解决的那一天。就算是你死我活又如何?也不过是生死之事罢了。

    没关系的,她不怕。

    小秋接了她的电话,如愿听到不远处传来哥哥的声音:“谁啊?”

    “哦,同事……”

    “同事怎么非要几天打电话……”

    小秋捂着电话,小声说:“我休假结束再联系你吧……”

    如愿心里知道,大概是哥哥现在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想听,她简短地跟小秋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如愿问了刘疆,刘疆说他今天值班,但是昨天深夜顾向阳的手术结束,现在应该在观察。

    顾向阳要在icu里观察48个小时,他的麻醉还没有醒,如愿去的时候,只有那个浓眉毛的警察守在外面,看到如愿就要开赶。

    “你来做什么,看顾向阳死没死,好再补一刀么?”

    如愿面无表情地问:“那他死没死?”

    浓眉毛要被气炸了,愤怒地说:“好好的!你死了顾向阳都不会死!”

    “那就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当然没有!你和你哥哥别想再打他的主意!我们现在会全方位地保护他!你快走!你又不是家属!别在这里碍事儿!”

    如愿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道:“那就谢谢你照顾了,我先走不碍你的眼,要是顾向阳醒了想见我,我再过来,你们应该有我的联系方式吧?”

    “见什么见?!鬼门关走了一回,他要是还愿意不认清你的真面目,还不清醒过来,我就再把他回阴曹地府去!”

    如愿忍不住笑了起来,无奈地问:“认清我哪一张真面目?我都不知道我还有别的脸孔。”

    “别装无辜!你敢说你哥哥的事情你一点都不知道?我跟你说,你离顾向阳远一点!不要再来蛊惑他!你非要害死他是不是?”

    如愿无奈地苦笑起来,问:“这位警官,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害人精还是狐狸精?都用上蛊惑这个词了……”

    “都是!没遇见你之前顾向阳好好的!你就是个害人精,求你了,你离顾向阳远一点。”

    如愿无言以对,是啊,不遇见她,兴许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情了,哥哥和顾向阳不会相见,兴许哥哥一辈子都不会找到顾向阳,就不会想要报复。顾向阳遇不上哥哥,哥哥兴许就隐姓埋名在乌干达做他的买卖,蝎子也不会死。

    可是这是她的错吗?

    是她要与顾向阳重逢的吗?是她要蝎子死,是她要哥哥找到顾向阳的吗?

    为什么哥哥怪她,不认她。顾向阳的同事仇恨她,误解她?

    全世界都觉得如愿不好,但是如愿不能自己也这样看待她自己。这么些年,如愿学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日子越糟糕,就越要好好过日子,运气越坏,就不能自暴自弃,别人越是贬低你,你就越要把自己当做一回事儿。

    “我跟顾向阳是在一起还是分开,都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不是你们想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在一起,你们想我们分开,我们就分开的。谢谢你来照顾顾向阳,他能有你这样的兄弟很幸运,但是他的人生轮不到你干涉。等他醒了,他要见我,我一定会来,你拦也拦不住,他不想见我,我就消失,你求也求不来。你明白了吗?”

    浓眉毛愣住,如愿一直都是脾气好好,一脸无辜的模样,怎么忽然就硬气了?

    “你说得对,我不是家属,也不是你们单位的人,没有资格在这里。等他身体恢复了一些,朋友可以探视的时候我再过来。再见。”

    如愿走了,浓眉毛愣在那里,有些懵。

    他回到icu外面,看着身上插满了罐子,还没有醒过来的顾向阳,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木如愿不是木如夜的妹妹,其实他觉得她跟顾向阳其实还是挺配的……浓眉毛在心里暗暗地希望顾向阳晚一点醒过来,最好能在医院里带个几个月,等他们的行动收网,一切都尘埃落定他再归队,这样他就不用非要作抉择,兴许他的人生可以稍稍多一些可能性。

    单位又要派如愿去省里的一个县城出差,大概要去一周的样子。如愿想了想,呆在这里每天难过也没有任何意义,便收拾行李上了火车。

    野县是一个矿业小城,这些年因为有色金属发了些小财,经济上去娱乐产业也渐渐发展起来,进而导致艾滋病逐渐泛滥。这一回如愿他们主要是过去做普查的,这几年出现了很多中老年男性的艾滋病患者,大多数是因为*感染的。野县的色`情很多,有那种一条街的小型低端色`情场所,一次十几块到几十块的都有,一些中老年男性时常光顾,一条街上有一人感染,就很容易扩大化。所以不到几年,野县就成了整个省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地区。

    走访之中,面对这群特殊的感染人群如愿很是无奈,他们很多都是矿场的退休员工,年龄最大的有七十多岁,有的明知道自己有艾滋病,却依旧去嫖`娼,不实施任何保护措施,他们觉得是那些小姐把病传给自己的,就算感染上了艾滋病,也是她们活该。

    有的年纪大的更是肆无忌惮,觉得不是因为艾滋病死,也是要老死的,

    如愿想到,不知道哪里有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要走向堕落和灭亡,心里就觉得一阵无力的酸楚。只是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按耐住自己的心情,继续工作。

    这一回,他们还走访了特殊群体,以性工作者为主,希望她们能够参与普查,但是如愿她们遭受的闭门羹比欢迎要多得多,很多都有防备的心里,而且即便是在这个群体里,谈到艾滋病依旧是要微微色变的,有的甚至是像赶走瘟疫似的赶走他们。

    所以你看,歧视永远都存在,被歧视的人又会歧视比他们更第一层的人,白人歧视黄种人,黄种人歧视黑人。正常人歧视小姐,小姐歧视艾滋病患者。也许这就是人看人的眼光,我们在彼此眼里,都有罪,都不无辜,都不值得原谅。

    野县的工作进行的不算顺利,一行人都有些灰心。

    下午的时候,车子离开那条著名的色`情街,有的小姐已经开始准备做生意了。车子缓慢地狭窄的街道上行驶着,如愿看到一个女孩子正一脸颓靡地靠在门口抽烟,头顶上是大大的沐足的招牌。她穿着短裙和廉价的高跟鞋,腿上的丝袜有些拉丝,头发乱糟糟的还没有梳理,似乎刚刚醒,在打着哈欠,虽然有很重的黑眼圈,但是还是看得出那是一张非常年轻的脸。

    已经有人在往这条街上走,多数是形容猥琐的中老年男人,大大的肚腩、光秃秃的脑门,或者皱皱的皮肤、枯瘦的身材。

    在这条街上甚至很难找到一个身形健康,神态不颓靡的人。

    如愿想,一会儿会不会就有一个艾滋病人或是hiv携带者走进那个年轻女孩子的小店,她收了他五十块,或是一百块,从此之后,她的生命就在这条阴暗肮脏的小街上静止了下来,像是一块扔进了下水道的腐肉,只有苍蝇和蛆虫作伴。

    不远处可以看到滚滚的浓烟,这个矿业小城的空气很差,化工厂日夜排放着毒烟。天气总是阴沉沉的,路上的行人脸上也都看不到一丝的笑容。整座城市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玻璃罩子盖住了,里面的人走不出去,外面的人想帮他们却也走不进来。

    霓虹灯渐渐凉气,形容猥琐的男人们窜进小店里,里面是红色或者绿色的灯光,如愿似乎听到了病毒的狂笑声。她忽然意识到,其实人性到了哪里都一样,乌干达也好,瑞丽也好,野县也好,还是经济发达的w市也好,没有高级和低级,谁都不要瞧不上谁,还不都是一样被钱与欲拖进这红与绿的世界里?

    车子终于驶离了这条长长的小街,飞快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行驶着。

    如愿忽然就释然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是他们不愿意救这些人,是这些人从来都不想要被拯救。

    因为收集资料的困难,如愿他们又在野县多呆了几日。等到返程已经过去了十多天。

    如愿下了火车就直接去了医院,去了才知道顾向阳已经出院了。顾向阳直到出院也没有联系过她,如愿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

    也许他也怪她吧,是她要跟他分手的,如果不是来找她不是她要跟他分手,顾向阳那样谨慎的个性也不会被哥哥发现抓走。他不找她是应该的,他们也已经分手了,他甚至连跟她报一声平安的义务都没有。现如今顾向阳一声不吭地出了医院,可见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哥哥也答应放过了顾向阳,这样子一看,她的确没有再找他的必要。何必呢……

    手机里静悄悄的,小秋也没有找过如愿,如愿也不敢随便去打扰小秋和哥哥的生活,怕惹得哥哥更加厌烦,最后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如愿苦笑起来,最后倒是只有她,两边不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