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两处光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柏楼是何等机敏,当即就明白过来,那先前的玄机便是全藏在了这些叶片里,感情对方一退再退,就志在这一举上面。一旦他削断了龙绡,那一树的叶脉也就失了灵气,自然而然就落下了,到了这时候,在纵些几张符箓进去,那便是轻而易举的事。

    若论品阶,那符不过中品,乃是查探灵脉仙府的小玩意儿,平日里未必能用得上,然他这一败,还当真是栽在这上头了。先前万叶飞舞,柏楼一心只看着对手出招,这些忽略不计的东西更是理也未曾理会,他那套衰荣刀法,固然能轮转五行,但也需得刹那功夫,朱厌刀使得极快,自无人勘破其中的奥秘,然这些空中飞散的符箓,只需遇上一二,这内里底细还不全让江离给知道了。

    五行之术如何?自是有填海砌山之能。但柏楼所使的,不过是一道衍生而出的刀法,既被人看出了究竟,捡着相克的术法对着,这输赢也就明摆在那了。

    法外分/身,虽说是修士以己身神识,婴元所造,但同本尊相比,到底有几分不同的,柏楼自己也清楚,他这身体神识本就塑的仓促,能同阴神期的修士对上一刻已是极致了。

    但若论起这一局中的计策,手法,却也值得思量个三两分,所以这一局打下来,他也不恼,倒是在琢磨起了对方的来路,从那些魔修宗门一个个推演,却是没能想出半点由头,不过也罢了,等到这逐日令给出去,还能有不来的人?这般想着,柏楼便是从袖中取出两团东西,对直放在了离天手中。

    饶是离天进过十来回洞天,拿过十几种令牌,此时见着这逐日令,也是一怔,莫说是令牌,这物就连末等的灵物也算不上,就跟路边的石块似的,黑不溜秋,死气沉沉的,单从外面看,找不出半点能进大夏城的端倪。但堂堂昆仑山的渡劫修士,总不能拿两块石头糊弄过去吧?

    离天那质疑,便是写在眼皮子底下的,柏楼也知他的意思,便解释道:“为防有心之人抢夺,逐日令便早就成了这等模样,待到大夏祭前夕,它自会破石而出,引领二位前去。”

    上古的术法,稀奇古怪的不少,到这处不过两日,离天亦有些转不过来,对方既这么说了,他也不查探,将两块顽石扔进了乾坤袋,这方问:“不知我那师兄如何了?”

    柏楼听后,眯起眼便是一笑:“他若真是你师兄,还需担心个什么?以我之见,却是个后辈吧。”

    这明摆着的事被揭了去,离天也未变色:“居主既然看出来了,就更当同我说说了。”

    柏楼算是看出来了,这对面的魔修,就是无拘无束管了的,任他怎么拆台,这人也就厚着脸皮堵上了,本还想讨点嘴上便宜,如此一看,倒也是条死路了。不过他从不爱计较,想通这一层,便毫不吝啬道:“那蛟女选人次次如此,没有半个时辰,是回不来的。”

    “她乃慈悲心怀,时间虽长了点,却不至舞刀弄剑的,萧道友就是无功而返,也不会断不会有失的。”柏楼这话,说给离天玉牌听,自是无半点纰漏,

    但若是萧景在此,就是他不喜多话,也会驳上柏楼三两句。毕竟对方所言的,同他这一路所见的,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也就在柏楼同人保证这会儿,萧景面前,就倒下了一人,半刻前还好端端的,手持着一对条风铃,在空中挥得肆意,听说是南边祁连谷的修士,也是听闻嘲风居的逐日令牌,这方过来查探的,不想没半日光景,人就半死不活的躺着,五窍出血,看着像是伤了内府。

    这人对面站着一个赤膊道士,七分似人,这剩下的三分则有些说不清楚,浓须赤眉,眼如牛般悬挂,乍一望去倒像是什么得道的精怪。

    “跟道爷说话也不长长眼,我赤羿子,是你能指划的?”道人冷哼,手里的铜锤往地上一摆,那石板上就下陷了几寸。

    周遭人不约后退了三两步,这道委任也是在嘲风居放了好久了,原是黄阶的嘱托,报酬却是一等一的好,足足有三百个上品灵石,这一心瞅着赚点外快的,修为不足的前三等委托的,都赶着来了,不想遇着个横蛮道人,那祁连谷的,不过同他顶撞了一句,这莽人就半点余地也不给,上万斤得铜锤一挥,就把人撂倒在了地上。

    这体修的,常有脾气暴烈之辈,可穷凶极恶成这样的,倒也少见得很。众所周知,嘲风居内不允有纷争,这赤羿子竟是毫无顾忌,事毕还扫了眼在场诸人:“还有谁不服,站出来让爷松下筋骨!”

    那祁连谷的修士也有四五人,却是被旁的人拽住,悄声细语的提点了两句,萧景隔得近,倒是听得一字不漏。

    原来在嘲风居,这赤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