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请安风波(修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等柳凌落到了怡和园时,屋子里都坐满了人,其中最光鲜亮丽的莫过于坐在柳吴氏下手的柳天荷了。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粉色长裙,袖口上绣着藕色莲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显得清新美丽,典雅至极。

    见到袅袅走进门来的柳凌落,柳天荷掩唇一笑,“大姐可来了,老夫人疼你,可盼了你好久了。”

    却是说柳凌落摆架子,以生病为借口不来请安,当下引得柳老夫人微微蹙了蹙眉。

    柳吴氏一直都教导柳天荷和柳傲雪端庄有礼,可能是性格影响至深,结果教出来的都是面善心恶的。

    柳天荷虽然总端着嫡女的姿态,但此话间的挑拨离间,难免会让老夫人不喜。

    “是凌落啊,赶紧来给老夫人请安吧!”柳吴氏淡淡开口道,却是帮柳天荷打圆了场。

    柳凌落目不斜视地走上前来,给柳老夫人请了安,取出了个绣工精致的香包,她脸上浮起羞涩,垂头道:“这些日子凌落病了,屋子里的夏雨说,祖母身子弱,让凌落别把病气过了给祖母,凌落挂念不能来给祖母请安,心中愧疚。凌落听说祖母近来睡眠不太好,故而绣了个香包,里面放了些宁神的药草,可安助睡眠,还请祖母原谅凌落的不孝。”

    柳吴氏一听这话,面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柳老夫人的郭嬷嬷接过那香包,只见上面绣着个福,旁边还绣着吉祥的龙凤呈祥,栩栩如生,极为精美,不禁暗赞了句,正要呈给了柳老夫人。

    这大小姐虽然是乡下长大的,但这针线活儿做得真是没话说的。

    这时,坐在柳天荷下头坐着的一个少女,尖尖的巴掌瓜子脸,丹凤眼微微吊起,多了几分刻薄,一身烟云蝴蝶群,配着海棠色上襦,发鬓上插着一对精致的蝴蝶点翠簪子,脖子上戴着赤金璎珞锁扣,显得这少女越发的明艳照人,赫然就是庶出的四小姐柳飞雨。

    柳飞雨一见那精致的荷包,眼底闪过一抹恶意,忙道:“祖母,这香包您不能收啊!”

    柳老夫人闻言,冷淡地觑了一眼过来。

    柳天荷眸子一转,就知道柳飞雨想给柳凌落下绊子,“四妹妹何出此言,这香包精美秀致,哪里要不得啊!”

    柳飞雨微微昂头,“家里头都知道大姐姐早年算命,说是命数太硬,克父克母克夫克子,这才会被送去了乡下庄子里长大,父亲才能官运享通。而且祖母现在身子正好有些弱,若是让她钻了空子,克了祖母可如何是好?”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柳凌落就想起前世死去之时,柳天荷吐露的真相。她娘本就是爹爹的原配妻子,但吴氏看上了爹爹,以家世逼迫,硬是让爹爹降妻为妾室。最后更是容不得她娘的存在,在她娘生产之时痛下毒手,更是把克母之名安在她身上。

    吴氏还特地请了人给她批命,说她八字太硬,今后克父克母克夫克子。以此为由,把她送去了乡下庄子里长大。还暗地里让人蹉跎她,给她养成了怯懦的性子。再施以援手,让人以为她仁慈大方。

    柳凌落眼底飞快地掠过一抹暗芒,垂着头,她状似沮丧道:“祖母,要不您还是把荷包还给我吧,我……我屋子里的夏雨也总说外头传我克父克母克亲人,若是因此让老夫人有个好歹,凌落真是万死难辞其咎的!”

    柳老夫人脸上瞬间变得难看至极,她看了眼那香包,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子一暗,厉声喝道:“你给我跪下!”

    ————————

    女主可不是个花架子,坐等女主神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