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壹叁叁回人回初心(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啊——”

    “孳——”

    大牢里不见天日,分不出白昼黑天,刑房那边不知道哪个在走过场,火钳炙烤皮肤的“孳孳”声听得清明,叫人看不到活着的希望。

    梅孝廷着一袭挂血的素白中衣,苍白冷颜上凤眸半睁半闭,死气沉沉地斜倚在墙角。寒冬腊月的天,蚀骨的冰凉从破砖石地上往骨髓里渗透,连动一动都怕把体温驱散。看四周阴萋朦胧,浑浑噩噩,辨不清是梦是真。那寒意便催生着魂魄离体,迷迷糊糊又往梦中游荡。

    去了趟将来又回了过去,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春溪镇。花厝里弄玉兰飘香,春末的天,人也爱清淡,总爱着一袭月白绸裳。一抬敞篷竹轿儿吱呀吱呀,听荣贵在巷口走进去第五家叫停,“少爷,到家了,奶奶们都在等你。”

    哦,等他。人生这样冷寂,竟然还有人肯等他嚒?

    一座泛着松木沉香的江南老宅,阳光总是照不进潮湿天井。那屋堂下被日头反射出一面灰蒙,眯眼看去,怎生得花花绿绿、姹紫嫣红。一个,两个,三个……脸面也这样眼熟。

    叫他一声“相公”,好半天才想起来都是谁。那正中间的一个穿一身红红,怜怜楚楚,是他的发妻,名唤张锦熙,不太会讨人喜欢,总爱把他管制;身旁给她捶背儿的,十四五六,青春活泛,是她的表妹叫琴儿,一定想起来被自己堵在花坛边亲-嘴,看他一眼脸就红了;那斗篷还未换下来的,是舍弃芳华随他从京城回来的小柳春吧,总是明艳动人、仪态大方,前头说肚子痛,还忘了问她是为甚么。

    都在等他,见他回来,便笑盈盈扯着他的袖子进屋坐下,这个端茶沏水,那个揉肩伺候。他才恍然自己原来从未少过女人,一个个也都这样可爱,这样暖心。

    从前怎么都没发现呢?

    不珍惜也是种错啊。

    看到旁边还空着张椅子,椅面上有未绣完的绣样,还有一对儿碧绿耳环。那耳环他认识,是他从母亲那儿偷来送给她的,她把耳环还他,人就去了。

    要不要去找她?

    ……不找了,从小跟着自己受了那么多欺负,母亲也羞辱算计她,放她走吧。错的是他自己,明明早已经对她不再挚纯。

    他的心忽而便释然了,海空天空,风轻云淡。

    这个世界里都是安静,清悄悄的,人与人之间没有算计,没有辜负,也没有世仇。上一辈造下的孽不叫这一辈人来清算,哥哥也没有死,干干净净,阳光暖暖。人沉在梦中便不愿醒,魂去到那虚幻便不愿归,只想懒懒地坐在八仙椅上,从此挪不开步。

    ……

    牢狱里冷意越来越渗,梅孝廷蜷缩在梦中,忽而嘴角便勾起来。真好,他决定要去了。

    “呱当——”牢门却被打开,刺入鼓膜的吆喝粗噶吵闹:“里头的,起来起来,出狱了!”

    沉重睁开眼睛,迷糊中看牢头络腮胡子邋遢,还以为已入十八层地狱衙门。低声问:“这位衙官,你刚才在说什么?”太久没进水,嗓子都沙哑,嘴唇起白。

    牢头不耐烦:“出狱了,算你小子运气好,有人物保你!”言毕扔过来一套半旧布衣,不耐烦地把他推出门去。

    外面是阳光,冷风一吹,才领悟又回到现实世界。看大路人来人往,车停车走,那梦中美好不再,这新生却才开始。

    多日未曾伸展的双腿有些无力,在路口思想该往何处去,想来想去,能容留自己的却只有一个地方。开始想她了,这一回想她的感觉却与从前每一回都不一样,是相濡以沫,是烟火油盐。恁远的路,跌跌撞撞,往寓所方向徒步,竟也不觉得累。

    “吱嘎——”一声推开门,怎生得屋中却空了?冷寂寥,像没有人气,许久不曾有人回来。

    想她是不是被邀去城外走场?

    听见脚步声响起,便弯起眉眼回头,叫她一声:“柳春?”阴阴柔柔,欣喜盼望。

    “是爷回来了?”却不是她,是看门的婆子,面无表情。

    隐约觉察不对,眼底悄生出凉薄,但还是扯着嘴角笑:“是我回来了,柳春她去了哪里?如何她的东西都找不见。”

    婆子微福了一福:“六世子给柳先生另租了豪宅,几天前就搬过去了。”看他如今寒酸打扮,便惜字如金。

    梅孝廷的笑容顿了顿,声音低下来:“哦,她还是去了……去了的好。我不值得她等。”

    婆子不说话,柳先生走之前在床前坐到天亮,后来六世子亲自来接,方才眼睛红肿地上了马车,一步三回头。但看梅孝廷此刻落寞,想想还是不要告诉他。怕潦倒纠缠。

    婆子从屉子里取出一枚小盒:“这是她留给您的,说是这些年的积蓄,一直舍不得花,怕您出来周转不便,留给您用作盘缠。还有一些首饰,是先前您送给她的,也都还交还清楚。说没有缘分,就不带走了。缘来缘散,东西也不要留。”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