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壹叁壹回汉生得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梅孝奕死了。

    汉生趁他兄弟二人会面的间隙,悄悄给醇济王府递了消息。老德寿正愁在皇上跟前不得好,想借此机会沾点儿功劳,哪儿想嘴一滑溜,被陆盏套去了消息。庚武恰联络铎乾在河边埋伏了兵马,便趁双方斗得两败俱伤之时来了个一网打尽。

    先帝时期乱党南逃,近些年又开始蠢蠢欲动,帮会津贴皆是从南洋那边供给,皇上早就想掐断这一条线,故而对此事甚为赞赏。但因太后对陆总管平素多有依赖,怕此事对她震惊太大,便不将其真实身份泄出。几日之后,京中传出陆公公在私宅暴病而亡的消息。

    街边告示墙上贴着五张画像,正中间的是“罗刹”梅孝奕,只见二十左右风华,生得凤眸清萋容颜冷淡,和旁边四个粗犷的面貌鲜明反差,哪里像是一路人?

    早先的时候便有梅大少爷是陆公公私宠的传闻,后来梅大少爷卷了陆公公的钱跑路,接着梅大少爷死了,不几天陆公公又暴毙而亡。这牵牵连连恁个玄妙,渐渐便有小道蜚语传出,只道两人爱而不得、相爱相杀,在坊间茶肆的书生们嘴里催生出一段凄美虐恋。

    听这个啧啧惋惜:“据说是为了个女人……准备带着私奔,半道上被截住,诬了个‘乱党’名头打死喽。”

    那个摇头附和:“可不是。但那陆公公既是养着他,怎么可能还容他私底下养女人?他敢跑,最后自然是死路一条。”

    多情自古伤离别,唉,好好一个公子爷儿,就这么去了。

    秀荷站在布庄门前看,心中便生怅然,可叹他梅孝奕一辈子空来净去,末了却要与一个太监捆绑着遗名后世。

    雪落之后难得接连放晴,已是腊月上旬,眨眼便要年关。陪红姨出来挑拣料子,那女人自己躲在马车里不露面,叫秀荷去帮着拣。秀荷按她从前的喜好花红绿柳的挑给她,她不满意,说秀荷存心埋汰她是老-鸨婆子。但问她要什么,又说不清楚,秀荷便不想管她。

    抱着甜宝正准备回马车,肩膀却不知被谁人一撞。一道香粉味儿拂面,那浓郁只叫人口鼻不适。蹙眉抬头,却听耳畔传来熟悉嗓音:“哟,是秀荷奶奶,一个人出来买料子?”

    说话者原来汉生。穿一袭簇新短褂长袍,手上摇一柄金色小扇,早已脱尽后生清白的脸庞收拾得油光粉面,不注意看还认不出来。

    这奴才自卖了梅孝奕后,那天晚上又趁乱把老德寿背回了城里。因为掌握着梅孝奕所有的过往,老德寿亲自带他去见了皇上,得了不少赏钱,还给置了个小闲差,如今日子过得风光满面,腰杆儿也直起来不少。

    秀荷语气冷冰冰的,不掩嫌恶:“真是不凑巧呐,你也在这里?”

    “可不是,来陪阿春买几块好料。女人的料子京城就属这霓裳衣庄最好,旁的虽看着花里胡哨,到底上不得台面……也就是二少爷节俭,贯日里总舍不得来。”汉生也不计较秀荷的冷蔑,微一鞠腰,谄媚着往身后看了看。

    “呵呵,那卖主求荣的钱你倒花得很顺手。”秀荷勾唇笑笑,便看见有女人披着艳红斗篷从他马车里走下来。但见黛眉朱唇,妆容精致,竟是和梅孝廷形影不离的小柳春,不由些微惊诧。

    汉生就偏得意这惊诧了,扯着面皮儿笑道:“别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祖宗传下来的至理名言……再则说,我这还不是被您点醒的嚜?”

    小柳春脸上漾着笑,走上前挽住汉生的胳膊:“阿生,你在说什么呐?怎么听着怪里怪气的。”

    口中说着,但见眼前站着的是秀荷,笑容便有些空凉。

    汉生把她小嘴“吧唧”一啄,大手捻着她的臀-肉道:“在说你呢,说要把梅家老二待薄你的全都补回来。

    那肥胖起来的手指把女人-肉儿翻着捻着,捻得披风褶皱成一片,小柳春却也不怒,依旧漾着不浅不淡的笑容忍着。秀荷莫名不想看,自己也说不出是个甚么原因,或许因她与子青同是戏子,又或许因为她先前与梅孝廷的关系。

    “……骨子里卖主求荣的货色,枉他把你当做心腹,仔细什么时候报应就来。”秀荷抖了抖甜宝,剜了汉生一眼,揩着裙摆欲下台阶。

    “咔~~”甜宝粉嫩小手拂过小柳春艳红的斗篷,新奇得直蹬腿。

    只看得小柳春眼眸一黯,便佯作不适地推着汉生道:“阿生,我头晕,想在外头吹吹风,你进去给我买好了。”

    见汉生进去,连忙追着把秀荷叫住。

    秀荷有些不解地停下脚步:“你叫我做什么?”

    小柳春抚着少腹笑笑:“自然是有些话想同你说……我把他的孩子打了。”

    她并未说“他”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